跳往主要內容

觀點

返回

Jeffry Frieden教授:全球化要不懼過去,不畏將來!

2017年9月18日

過去全球經濟融合是正常、自然的趨勢,多數人認爲這種趨勢在未來會持續下去。但近幾年,全球化發展勢頭過猛,“逆全球化”的呼聲越來越高。回顧歷史,以往世界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政治衝突與當今世界情形有所類似。基於此,香港大學SPACE學院“2017:全球化vs. 逆全球化”國際論壇上海場,特別邀請哈佛大學Jeffry Frieden教授分析全球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從中總結經驗,用以觀照現實。

兩次全球化浪潮的經驗教訓

兩次全球化浪潮的經驗教訓

兩次全球化浪潮的經驗教訓

全球化的第一個階段發生在一戰之前,大約持續了75年,這一時代經濟快速且穩定地增長,相當繁榮。這一時代也是融合的年代,各國重要領導人在政治、社會、經驗中都達成了一個強大的共識:全球化是一個非常好的體系。可見全球化經濟在一戰以前是可取的,並且應該繼續持續下去。一戰的爆發使得這個一體化的國際經濟秩序中斷了,各國努力重建但以失敗告終。

第一次全球化浪潮中總結出兩個經驗教訓:一是全球經濟的開放與融合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建立一個開放的國際經濟秩序要求主要經濟大國之間的實質性的合作,只有合作纔可能會出現融合,否則經濟的融合只能是空談。二是國際經濟融合不是自我規制、自我創造和自我管理,而是取決於主要大國的一些政治方面的勢力權衡。擁有國內政治意願的支持,即得到國內主要黨派力量的支持, 來實行困難時期的經濟措施,才能夠維護開放的經濟秩序。

全球化的第二個階段是在上世紀70年代,過去40年間全球化比率和幅度越來越大。全球化的積極影響在一些中等收入或者貧窮的國家非常明顯,尤其是亞洲。全球化將亞洲20億人帶入了現代經濟體系之中,其中將近10億人已達到中等收入,這無疑是歷史性的成就。但這也使其面臨一些問題,如全球化發展進程中不斷產生的金融危機、貨幣戰爭、貿易戰爭、政治動亂等,是全球化帶來的負面影響。

第二次全球化浪潮可以總結出兩點:第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真正的受益者是亞洲和其他一些發展中國家而非歐美大陸國家,因爲這些國家早在1970年以前就已經較爲富裕。二,全球化兼具正面、負面影響,具有兩面性。

歐美政治現狀:全球化政策得不到國內政治意願的支持

歐美政治現狀:全球化政策得不到國內政治意願的支持

歐美政治現狀:全球化政策得不到國內政治意願的支持

政治的一個核心原則是:任何經濟政策都會導致贏家和輸家,即使實施的經濟政策使得整個國家的情況好轉,仍然會產生某些輸家。這不僅是指全球化給一個國家帶來正負面的影響,也是指全球化給不同的國家帶來的影響程度不同,亞洲從中受益良多,美國、歐洲卻是不同的情況。

在美國,人們對全球化的觀點發生了顛覆。一些重要的政治家如伯尼森德、唐納德·特朗普已選擇反對全球化、反對經濟融合。20世紀90年代,人們普遍支持民主化、經濟全球化,認可其積極影響。但21世紀初期,經濟衰退、軍事衝突和其他一些社會問題出現,人們的觀點發生了改變。美國公衆對全球化的懷疑態度愈加嚴重,他們將經濟全球化跟惡化的收入分配、上漲的失業率、日益擴大的競爭壓力掛鉤,對全球化的態度越來越負面。

美國人民態度轉變的原因有兩方面:一是全球化與收入分配不平等之間的關係。在過去40年中,美國社會收入不平等程度在加深,其中25%的人和其他的人拉開差距。公衆對於國際投資、全球化、自由貿易的意見主要是基於收入來看。美國富有的階層更偏向於自由貿易,但相對貧窮的美國人對自由貿易協議並不那麼偏好。二是外包。美國公司使用外包服務在國外進行採購等經濟活動。富有的美國人大部分並不支持外包,收入低、受教育程度低的美國羣衆對外包的支持率更是極其地低。美國民衆對全球化態度的演變也影響了美國兩黨政治的走向。目前民主黨擁護全球化,共和黨則偏向保護主義,跟美國過去的情況完全不同,這是政治情形上的轉變。這些轉變是2007年經濟危機所致,經濟危機加劇了美國社會各方面的不平等現象,對社會各階層產生了不同的影響。不同階層受經濟危機影響程度不同,造成美國國內主要的政治經濟衝突。

在歐洲,歐盟的發展也遇到了一些挑戰,如英國脫歐。歐洲人對歐盟與自己國家政府的信心之間有着難以理解的巨大反差。歐洲社會羣體對於歐洲的融合以及歐元給予了非常大的支持,但他們不支持政府,反抗傳統的政黨和傳統國家機構。在動盪時期,國內政治方面也會產生一些爭議和衝突,存在着其他的社會問題。當這些國家花很多時間來處理國內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時,就沒有時間來關心世界上其他國家。

美國與歐盟的國際合作、國際經濟融合並未得到國內政治意願的支持,因而推行起來難度大,批評的聲音較高。

全球化未來:贏得國內的支持,是促進全球化合作的關鍵

全球化未來:贏得國內的支持,是促進全球化合作的關鍵

全球化未來:贏得國內的支持,是促進全球化合作的關鍵

全球化將來的趨勢會還是一個未知數,但未來各國可能很難得到國內羣衆對經濟全球化的支持。

瞭解各國政府意願是達成合作的一個重要前提,只有世界大國之間達成合作,才能使得世界經濟進一步融合。維持一個開放的全球經濟體系需要各個政府的進一步努力,而且這也取決於在美國、歐洲地區的居民能否予以支持。

政府所要做的是給予人民足夠的關注,讓他們從全球化過程中受益,得到相對公平的待遇,強化國民對政府的支持力度,增加國民對經濟全球化支持的意願,減少他們對世界經濟融合的懷疑。只有國內的支持越來越多,政府纔會關注和進行合法的國際合作,全球經濟纔可能是一個促進經濟發展的機會而不是威脅。

回顧全球化歷史進程,歸納總結經驗教訓,是應對全球化時代挑戰的正確態度。美國、歐盟反對全球化的呼聲高,原因主要在於得不到國內政治意願的支持。因此,歐美國家首先要得到國內人民的支持,政府才能融入國際合作,繼而建立一個開放的國際經濟秩序。 

Jeffry Frieden教授

Jeffry Frieden教授,哈佛大學教授,專長於國際貨幣和金融關係政治學。他在國際經濟領域的文章在國際學術圈內影響深遠。著有《貨幣政治》,《20世紀全球資本主義的興衰》,《國際政治經濟學:審視全球權力與財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