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特寫

返回

【2018港大講堂人物篇】曾鈺成,中山裝下的中國心

2018年3月19日

作為壹間以“Prospective(前瞻)”、 “Perspective(視野)”為理念的教育機構,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素以搭建內涵豐富外延廣闊的學習平臺為己任。2018年“港大講堂”,學院力邀政、商、學術等各界翹楚作為主題演講嘉賓,以其通達閱歷與洞見多角度解讀“中國模式”面臨的機遇與挑戰,希望藉此開拓視野、啟迪思維、激發思考。
近期陸續推出的“人物”系列將聚焦嘉賓們的發展歷程、專業建樹、觀點立場,為校友們6月的堂上深入交流預熱。

在回歸十多年後,隨著香港與內地交流接觸的不斷深化,兩種社會文化制度下的差異開始顯現,2008年的香港,不僅要面對金融危機的洗禮,也開始經歷融合過程中難以避免的激蕩與撕裂。在此後的數年間,香港政界面臨的壓力與挑戰與日俱增。

 

鞠躬盡瘁的“政治柔順劑”

1

 

曾鈺成,大紫荊勛賢, GBS, JP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第五屆立法會主席 (2008–2016)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1998–2016)

香港特別行政區臨時立法會議員    (1997–1998)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成員  (2002–2008)

這位常常身著中山裝出現於公眾視線中的香港政界要員,予人務實開明、機敏縝密的印象,被喻為“政治柔順劑”——在香港復雜、敏感的政治局勢下,曾鈺成以其豐富的政治經驗與智慧、極大的包容與耐心,在兩屆共八年立法會主席任期中,於各黨派針鋒相對的利益訴求中凝聚共識,於政治交鋒的最前線、媒體聚光燈下恪盡職守,主持立法會工作,促進立法會正確行使其職責——推動香港法律制訂;審核及通過財政預算、稅收和公共開支;監察政府工作。

曾鈺成於立法院工作中

1

聽取各派政議
2

屆滿離任的午夜,曾鈺成與議員話別

3

參與社區活動4

2016年,美國《時代》雜誌將曾鈺成作為壹期封面人物,並形容他是“香港的最佳希望(the city’s best hope)”。

 

教科書般的“港產精英”

曾鈺成不僅是香港家喻戶曉的政治人物,他的成長經歷也不啻於壹部教科書般的《精英是如何煉成的》。

曾鈺成出身基層,自幼聰穎勤奮,是個不折不扣的“狀元學霸”。1958年,他小學會考即斬獲全港第壹,中學入讀港島著名男校聖保羅書院,畢業會考考獲八優成績,成為當屆會考狀元,升讀香港大學數學系,並在1968年以壹等榮譽畢業。

曾鈺成熱愛教育,港大畢業後,他進入香港著名的愛國學校培僑中學執教後成為該校校長。在老校長吳康民的指導下,曾鈺成逐漸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觀和世界觀,並逐漸走上政治道路。

5早年於培僑中學執教時期,講話者為曾鈺成。

矛盾的“顛覆者”

回顧自己的成長經歷,曾鈺成曾在采訪中笑談自己的矛盾性顛覆:他幼時不喜歡墨守成規,讀書時尤愛挑戰權威、離經叛道,常與老師論辯,然而就業時,卻選擇成為教師,成為典型的權威,教書育人;青年時期,曾鈺成思想活躍進步,是針對當時港英政府的地道“反對派”,然而回歸之後,卻成為立法會議員,變成政府秩序的維護者——這些矛盾的背後,實是曾鈺成對香港社會發展的深深關切,以及對祖國的堅定認同與熱愛。

“ 
 

“‘壹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香港特區實施20年,整體是成功的。今天香港社會穩定,經濟平穩發展,各方面事物有進步,很多國際評級機構也給予香港很高的評價。如果說‘壹國兩制’不成功的話,香港今天不可能有這樣的局面。”

香港回歸20周年前夕,前香港特區立法會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在接受香港中通社專訪時,回顧了親身經歷的回歸歷程,細數20年來的發展變化。

談到1997年7月1日零時零分進行的香港政權交接儀式,親身參與的曾鈺成笑言,“我記得儀式完後,我要通宵參與臨時立法會會議,通過《香港回歸條例》,早上又要出席特區成立儀式,忙得不可開交。”

他回憶,自己感受最深刻的,是在正式交接儀式前兩三個月,出席壹家英國人辦的學校(英皇佐治五世學校)的壹個模擬交接儀式。“那是我第壹次看到英國旗降下來,我們的五星紅旗徐徐升起。他們辦得很認真,我看著全校師生的表情,不知道是難受還是興奮,但那場面很嚴肅、很認真、很感人。”

回望自己近三十載的從政生涯,曾鈺成坦言,當初自己想法簡單,只希望香港能順利回歸,平穩過渡。1992年,他與壹批支持北京對香港政策的人士決心組織政團,擔起香港社會與中央之間的橋梁角色。

他憶述,民建聯成立的時候,大家對於民建聯的使命、能夠“生存”多長時間、回歸以後的目標,都沒有很清晰的想法。“當時我們最關註的,只是香港能否平穩過渡、特別行政區能否順利成立。所以當時我們的政綱就只有三句:平穩過渡、繁榮創富、安居樂業。當中,平穩過渡是最重要的。”

及至1995年立法局選舉,曾鈺成以民建聯主席身份出戰九龍中選區,卻以5千多票之差飲恨。“我從來沒有選舉的經驗,首次參加直選,當時根據我們自己做的民意調查,我是領先的,還有點沾沾自喜,結果卻輸了。那次敗選讓我明白,如果要參加地區直選,壹定要全身投入,所以我後來在深水埗開設了第壹個辦事處,也辭去了中學校長的工作。”

20年過去,“全身投入”選舉的曾鈺成不但於1997年當選香港特區臨時立法會議員,及於1998年至2012年間先後5次勝出立法會直選,更自2008年起成為立法會主席,直至2016年卸任。在曾鈺成20年的立法會生涯中,立法會直選議席的比例有所增加,從1998年的20席增加至2016年的35席,從三分之壹增加至壹半。

踏進古稀之年,雖離開議事堂,曾鈺成卻不言休,牽頭成立智庫“香港願景計劃”,並以召集人身份不時現身大小場合發表演說,於報章撰文發表政見。

“回顧香港回歸20年,除了肯定‘壹國兩制’的成功,我們也必須要重視‘壹國兩制’在實踐期間出現的問題,不諱言有些問題至今仍未解決,譬如香港年輕壹代的國民身份認同問題。因此,我希望大家正視這些問題,實事求是找出解決辦法,這就是我們智庫的研究重點。”

“老實說,我現在是能做多少算多少,我卸任立法會主席後去了很多學校,難得有學生邀請我去演講,我不想放過任何機會去跟他們聊天。我覺得,只要我能做的,我都應該繼續做”,曾鈺成道。

"

(本節選自香港中通社專訪,記者林日生

作為中西方文化交融之地,香港以其獨特的政治和區位優勢,成為改革開放的前哨,不僅見證了中國內地改革開放40年來的飛速發展,亦從中獲益匪淺——香港既是中國發展的參與者,也因特殊的地位成為中國發展的敏銳觀察者。

6月,我們將曾鈺成先生,這位曾見於《新聞聯播》熒屏中的香港政治家,請到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港大講堂”的講臺上,與同學們分享他三十年政治智慧理解下的中國發展之路。

小貼士

 

在壹些社會地位較高的港人介紹中,除了常見的學銜、職銜,還有受封或受嘉獎的頭銜。香港回歸後,政商界人士中常見的獲頒頭銜,主要有以下幾種:

大紫荊勛章:GBM,Grand Bauhinia Medal),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授勛及嘉獎制度下的最高榮譽,表彰畢生為香港作出重大貢獻的人士。

紫荊星章:頒授予長期致力服務公眾而成績斐然,或在所屬行業有卓越成就的人士。依照貢獻成績、領導地位、傑出表現等多項標準遴選出金紫荊星章(GBS,Gold Bauhinia Star)、銀紫荊星章(SBS)、銅紫荊星章(BBS)三個等級。

太平紳士:(JB,JUSTICES of THE PEACE),源起於16世紀的英國,自港英政府起已在香港實行了超過150年。這是壹個監督、視察制度,隨著社會治理的平穩,太平紳士的職能範圍也只留下象征性職權。

 

 

香港的五大政黨

民建聯:全稱民主建港協進聯盟,1992年由愛國愛港骨幹成立,現重點吸納中產及專業人士,親政府,常被稱“建制派”。

民主黨:1994年成立初期以團結泛民主派為目的,香港回歸後成為最大反對黨,常被稱“泛民派”。

公民黨:2006年成立,以專業人士為主的政黨,黨綱包括爭取普選、保證獲取信息自由等。

自由黨:1993年成立,主要由富商、企業家及專業人士組成,主張經濟自由,減少稅收和福利,與民建聯同被視為親政府派。

社民連:全稱社會民主連線,成立於2006年,聲明自己是“旗幟鮮明的反對派”、“支持民主的作壹團體”。

 

除曾鈺成先生外,學院亦邀請多位商界領袖、學者名家擔任今年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港大講堂”主講嘉賓。六月初夏,摯友同窗,我們相約海上!——看別樣的風景,聽不同的聲音。

12

掃壹掃或長按識別下圖二維碼,報名參加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港大講堂”。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