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專欄

返回

圍牆

2018年6月19日

早上好,非常歡迎大家來到香港大學。今天的香港有點天寒地凍,不過我相信大家的心還是很熱的。

我相信在座的不少的朋友是第一次到香港大學。今天早上大家走在香港大學校園裡,已經看到港大不是很大。如果跟國內的很多大學比的話,它的校園是很小的,依山而建。如果大家今天有路過這所大樓的話,可能知道這叫本部大樓,是在1910年的3月16號開始奠基的,但香港大學在1912年春季的時候才有正式的學生。當年香港大學是在偏遠的郊區,兩年前香港大學才通了地鐵,今天你們來香港大學很方便,香港大學已經成為了這個城市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香港大學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成為一所世界上知名的大學,當然與它的科研、教學在全球的排名相關。不過香港大學的發展有三個支柱:科研、教學、與終身學習。香港大學非常重視終身教育,早在1956年香港大學就成立了校外課程部,把香港大學的課程帶到社區中,這就是今日的HKU SPACE,明年HKU SPACE就六十周年大慶了。在六十年的時間裡,在我們港大SPACE就有250多萬的人到我們這裡深造過,現在每年都有十多萬人到我們學院讀書,所以HKU SPACE在全球是一所最具規模宣導終身學習的專業學院。

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很年輕,在2010年正式成立。我們的定位非常的明確,我們希望建立一所創新型的專業商管學院。而我們成立這個學院的時候,除了我們重視創新這個特點,我們跟其它商業學院不同之處就是,我們重視專業性professional,還有我們非常強調人本教育。何謂人本教育? 我們希望我們的學生具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學會尊重,學會寬容。獨立,自由,尊嚴,寬容是人本教育裡面非常重要的內容。但商業教育常常忘記了這些重要的內容,而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課程,加強人本教育。我們學院成立的時候,有一個非常清楚的使命。我們的使命就是為內地提供優質的專業管理課程,培養可以推動中國持續發展的人才。過去三十五年中國有一個快速的發展,但到了今天,人才的作用越來越大,不能再依賴過去粗放型的發展模式。未來中國三十五年如何走,走的好不好,就是靠在座的各位朋友有什麼樣的知識,什麼樣的視野。除了明確的Mission,我們也有很清楚的Vision,我們的願景就是建設一所沒有圍牆的創新型專業商管學院,並成為全球一所宣導終身學習的標杆式學院。

在過去幾年每一次的開學典禮,我都會在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的特點裡面去找一個題目來和大家分享。今天該講什麼題目呢?我在這幾天思考的過程中發現,有個很重要的字我沒談過——圍牆。最近又有很多的事情很觸動我,使我覺得我今天應該講這個題目。大家走進香港大學有什麼感覺?香港大學有圍牆嗎?沒有圍牆。香港大學是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進入香港大學,其實香港大學的教室也是開放給香港這個城市的。也就是說它是一所開放的、面向社區的大學,所以它沒有圍牆。只是大家看到我們的建築有秩序地形成了校園,這範圍內是屬於香港大學的“領地”,即便香港的員警進入校園也需獲得校方的許可,在這個範圍內做事必須符合港大的校規,例如,不管是樓裡還是樓外是不能吸煙的,否則會被罰款。香港大學,特別是在地鐵開通前,不少外面的人來這裡的學生食堂吃飯,因為方便且便宜。現在地鐵通了,很多人會來這裡,中午就餐的人數劇增,導致我們的學生沒地方吃飯,才開始在中午的時候限制外面的人來用午餐,有時候會檢查你的香港大學的學生ID,就這麼點區別。所以香港大學是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

我今天要講“圍牆”這個題目。為什麼要講這個題目呢?其實香港大學一直提倡自由、獨立、多元、開放。學術自由對大學至關重要,早在1915年,美國大學教授協會就提出了學術自由的重要性。大學教授,他做的研究,他在課堂上講的內容,是不應該受到任何人干涉的。這樣一個學術自由的原則,1915年在美國就被提出來,現在越來越受到重視。因為獨立的思考,是任何一所大學能夠有影響力的一個最基本前提。所以我們非常重視學術自由,而治學自由最基本的前提就是獨立思考。在這裡,大家重視所有不同的人的不同的思考角度。香港大學有一半的教員來自香港以外的全球各地,因此大家的思維方式不太一樣,它必須有一個開放的環境。但過去這一兩年我也看到我們推崇的這個原則受到了一定的破壞。其實最觸動我的,是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

我們今天上課的地點下面有一個吃面和粥的餐館,有兩位內地來的學生,在買飯的時候,沒有任何理由下被一個香港學生無端端地罵,指責他們來到香港,搶奪了他的資源。這個場面被拍了上傳出去,拍的人是香港本地人,並寫了文章,一起放在網上,但他希望少一點人看這個視頻,他不想太多人看到香港大學是這樣的,他也怕被更多人看見,好像說你是香港人怎麼會去支持大陸人。其實這兩年香港社會發生了不少變化,但在香港大學發生的這一幕還是很觸動我。我們香港大學沒有圍牆,但現在我們裡面的人已經是否在心裡面設立了圍牆了呢?這是讓我非常擔心的。而過去一兩年,香港大學是否也失去了寬容,許多人不夠謙卑,不懂尊重別人,甚至不誠實? 但我必須強調我今天能夠在香港大學講這些話,甚至批評港大自身的問題,這說明香港大學的學術獨立與言論自由還是受到維護的。同時我還要說,你們在內地所聽到的有關香港大學好像已經處在一個危機的中心,好像已經亂套了,這些資訊是不完整的,也是不準確的。但香港大學的確面對以往未曾發生過的危機,發生了一些令人擔心的變化。不過我們相信,如果我們以開放的思維,並積極和獨立思考的話,所有的問題最終都能解決。

我們為什麼要建立圍牆?其實建立圍牆都是源於危機感。不管是建立長城,還是建立柏林牆,還是建立防火牆,都是因為缺乏安全感,怕被別人侵犯,怕自己的利益受損。這沒有比1961年建立的柏林牆更能說明問題了。我今天跟大家分享這個題目,其實是想跟大家分享我的讀書心得,也包括我的行走心得。1991年晚秋我來到柏林,柏林牆已經倒了。這是柏林著名的布蘭登堡大門,前面就是這道柏林牆。柏林牆從1961年8月開始一直到1989年11月,把東西柏林分離。在30多年的時間裡面,竟然有5000位東德人冒著生命的危險,跨過這堵牆,面臨著被射殺的危險。而1989年11月,最後一位東德人爬過這堵牆的時候被東德士兵槍殺死亡,柏林牆也就此倒塌了。可自從柏林牆倒了以後,在全球各地所建立的圍牆反而越來越多了。

據“華盛頓郵報”2011年的一篇文章,在柏林牆之後,尤其是911之後,全球各地建立的圍牆大幅度上升。我們一直說我們正處在一個全球化的進程當中,可是我們越全球化,我們建的圍牆卻越多。請看下麵這一組照片。為了擋住來自墨西哥以及來自拉美的移民,美國人在與墨西哥的邊界建了這道圍牆。而美國曾經是移民的天堂,是開放給全世界移民的。這是朝鮮半島隔離南北方的圍牆。這是印度與孟加拉之間的圍牆。這是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的圍牆。而這個是賽普勒斯,希臘與土耳其兩個民族之間的圍牆。而同樣是相信基督,只不過一個相信天主教,一個相信新教,在北愛爾蘭的首府貝爾法斯特建立的這堵圍牆是將天主教與新教徒分開。而在巴格達,同樣是穆斯林,建立這堵圍牆是將遜尼派與什葉派分開。這是西班牙在北非的飛地,這堵牆是防止非洲人越境借此前往歐洲。所以非洲很多人爬過這堵牆,就可自由進入歐洲。而在這幾年,敘利亞的難民一撥一撥地衝擊歐洲,歐洲許多國家都建立了圍牆。而這個十字架是從柏林牆搬過來的,這是多大的諷刺。所以我們看到,牆一天比一天多。

我剛剛從以色列回來,在以色列,在耶路撒冷,在阿拉伯與猶太人之間,你可以見到不少的圍牆將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分開。圍牆能帶來安全與自由嗎?我認為圍牆恰恰是製造恐懼與仇恨。而擊破圍牆需要良知與人道,突破圍牆需要開放與自信。

圍牆能帶來安全與自由嗎?柏林1961年決定建立圍牆的時候,是因為1945年到1961年這十幾年當中,整個東德三百五十多萬人離開了家園投奔西德。可是我想問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1945年後東德有三百五十多萬人要離開自己的土地,逃奔西德?原因很簡單,追求自由,追求美好的生活。在三百五十多萬人裡面,占半數都是知識份子或是技術人員。我剛才提到了,即便在1961年以後,在長達199公里的柏林牆,還有五千多人冒著被射殺的危險,跨過這堵牆。我1991年來到柏林的時候,當我走在柏林牆的東邊和西邊,我看到的是完完全全兩個不同的城市和世界。西柏林是一個繁華的都市,東柏林衰落與破敗。我一個外國人走到那個地方,都能感受到這座城市間的不同,我相信生活在那裡的人當然有更強烈的感受,更知道自己的選擇。所以柏林牆沒有辦法圍住人的自由,最終這道牆轟然倒下了。

同樣,我們到以色列,看到這一道一道的牆,以色列希望借此堵住巴勒斯坦的恐怖活動。從特拉維夫往北開到海法,在高速公路上可以看到阿拉伯聚集區離地中海邊上的猶太人城市的距離非常近。以色列人建了牆,只留下狹窄的通道給自己,雖然它制止了巴勒斯坦人的自殺性炸彈襲擊,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們仍然沒有看到以色列和阿拉伯的和平曙光。自從奧斯陸和平協議簽訂之後如此之久,我們仍然沒有看到和平。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才會出現911,才會出現ISIS這些激進的恐怖組織。所以圍牆不能給我們帶來安全感,更不能帶來自由。柏林牆建造之後,甘迺迪在1963年來到了柏林發表了著名的柏林牆演說。他說:“世界上的圍牆都是防止外面的人闖進來。只有一種圍牆是防止裡面的人出去。那是什麼,那就是監獄的圍牆。”他又說,“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見到一堵牆把我們人類關在裡面,來防止他們分開。”他還說,全世界都看到,柏林牆最生動,最明顯的例子叫做示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在36年之後,柏林牆就倒了。而我們看到的柏林牆,以及在以色列看到的分開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的圍牆,兩者之間是多麼的相似。但我們依舊以為,建造這些牆能給我們帶來安全。圍牆其實是製造恐懼與仇恨,而權力的最大同盟者就是恐懼。所以我們看到了,在我們的鄰居朝鮮,不停地製造恐懼來加強它的專制和恐怖統治。一個一個的高級官員被殺,連自己的姑父都被殺。所以通過恐懼的手段來加強權力,這是許多專制政權的共性。

這是政權層面的,其實在個人的層面,也同樣透過製造恐懼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過去幾年香港發生了不少排外事件,當然這有很多原因,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數量相當龐大的底層群體看不到未來。這個現象可能你們看不到,但香港不少人看到的是沒有希望的未來,特別是香港很多年輕人看不到自己的未來。因為香港在過去這麼多年的繁榮裡面,甚至由你們所帶來的自由行的表面繁榮,這些年輕人沒有任何受益。相反,這些人看到了自己的社區正在消亡,他們看到自己過去所珍惜的茶餐廳失去了,變成了賣奶粉的藥店,而他們覺得所有的獲益者是那些地產商,和那些擁有店面的有錢有勢階層。所以他們感到無望,而在無望的時候,一些弱勢的階層採取的行動就是將暴力強加以那些比他們更加無助的人身上。他們要驅趕蝗蟲,而那其實也是弱勢群體。不管他們是從內地來購買奶粉的,或是新來的移民,甚至那些香港的水貨客,都是弱勢者。所以很多人是通過製造恐懼,或者仇恨,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看看美國的這次大選,共和黨的總統競選人特朗普在競選當中,不停地用恐懼、用仇恨來煽動美國的白人藍領階層的恐懼與仇恨,以獲取他們的支持,所以他的最大的支持者是美國白人藍領階層。他不停地告訴他們,你們的工作被中國人搶走了,你們的工作被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搶走了,因此他透過煽動仇恨來獲得支持。所以教宗方濟各不齒特朗普這種煽動仇恨的人,他說:“任何人如果只想著建高牆而不是築橋都不是基督徒。”今天這位教皇,是我最尊敬的一位教皇。最近剛剛發生了一件這我看了重要的事件,梵蒂岡的天主教教皇與俄羅斯東正教的牧首,在1054年東正教與天主教分裂之後有史以來第一次相聚。所以他們正在努力地將這個圍牆打開,將這個心結打開。

那我們到底如何去消弭仇恨,衝破恐懼呢?

1991年,當我踏上德國的土地之後,我又來到了布拉格。那時我只知道昆德拉,還不知道捷克有這麼一個作家與昆德拉齊名,他的名字叫克裡瑪,他在1968年布拉格之春後選擇了返回捷克並留在了捷克。他的書十幾年以來在捷克都被列為禁書,他有一本很能體現他思想的著作,書名叫《布拉格精神》。在這本書中,他告訴我們,“解放人的每項努力,都是將他們從恐懼當中解放出來,是為了創造一種情景,於其中他不再感到他的從屬是一種威脅。權力越兇惡越絕對,它便越剝奪人的自由和造成恐懼。”所以我今天其實是跟大家分享我的讀書心得,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一本書。所以擊破圍牆需要良知與人道。

Spotlight,有多少人看過這個片子?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找時間去看一下,香港正開始上映。我是記者出身的,我在美國獲得了500位最有影響力的亞裔美國人,就是因為我曾長達一年時間為美國英文媒體跟蹤報導中國非法移民。中國非法移民1992年的時候在美國受到極大關注,偷渡船“金色冒險號”在紐約擱淺,在美國成為重大的新聞事件。我的相關報導和著作,是我獲獎的其中一個原因。所以在美國,調查報導是非常受重視的。這部電影描述的是“波斯頓環球報”的編輯和記者,如何調查美國神父性侵犯男童的事件。其實他們最初獲得線報的時候,以為只是單一的事件。但他們在調查當中,發現這一問題在美國許多教會裡都時有發生。最後他們決定要深入調查為什麼這樣的事能夠長久地發生而沒有被制止,到底羅馬教皇知道不知道,是否制度上有縱容和包庇這些神父,他們最終把矛頭對準了梵蒂岡。作為一群有良知的記者,他們經過多年嚴謹的調查,找到了天主教教會裡面存在體制上的問題,存在包庇與縱容這一違法行為的問題,而不是把調查集中在幾個神父或者是上百個神父身上,因此這一調查所產生的威力是巨大的,這就是新聞監督的力量。

前天,原新華社記者楊繼繩應該在哈佛領取良知與正義新聞獎。他獲獎的原因就是這本書,《墓碑》。他曾說,在中國內地做記者是非常難的。於是,他就去報導舊聞。他寫的舊聞是大躍進之後發生的大饑餓。他用相當長的時間,查看了很多的檔案,採訪了很多人,用事實證明瞭這場災荒不是天災而是人禍。讓我更加感動的是醫生高耀潔,2004年高耀潔獲得了2003年度中央電視臺一年一度的“感動中國十大人物獎”。因為她,因為這本書——《血災10000封信》,讓世界瞭解到中國的愛滋病感染者不是通過性傳播感染的,也不是通過毒品感染的,而主要是通過血液傳播感染的。在河南,這個秘密被隱藏了很久,也使得病患者得不到治療和救助。這位老人、這樣一位有良知的醫生邁出了這一步,世界才知道真相,病患者才有了希望。2001年,“全球衛生理事會”授予高耀潔“喬納森·曼衛生及人權獎”,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出席了“喬納森·曼衛生及人權獎”頒獎典禮。安南說:“高醫師未能出席今天的頒獎儀式,我深表遺憾。她是一位在中國農村從事預防愛滋病宣傳教育的女性活動家。” 所以擊破圍牆需要每一個有良知的人去努力的。

伊凡·克裡瑪在《布拉格精神》裡面說過這樣一段話,“一個建立在欺騙基礎上的制度,要求人們虛偽,要求外在的一致,而不在乎是否出於內心的深信;一種害怕任何人詢問有關自己行為的意義的制度,不可能允許任何人向人們說話時達到如此迷人的甚至可怕的徹底的真誠。”在圍牆裡面,真實常常是不存在的。這讓我想起了《1984》這本書。大家看過沒有?沒有。看過電影沒有?也沒有。這是一本政治預言小說,寫在1948年,書名叫《1984》。在1984年這本書裡面,有三個大國家,一個叫大洋國,另外兩個叫歐亞國與東亞國。在大洋國裡面有四個部,負責戰爭的和平部、負責維護社會秩序的友愛部、負責文化與教育發展的真理部、負責經濟的富裕部。主人公史密斯就是在真理部負責改寫歷史,將過去的歷史修正為符合目前黨的需要的官方版本,滿足當政者的需求,好讓大洋國的政府顯得無所不知。因為這樣,他不停地重寫記錄,偽造照片,並將原始的資料扔進“忘懷洞”。在大洋國裡,每一個人的生活都被監視,所以書裡面有一句話讓人毛骨悚然,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不管你走到哪裡,老大哥都在看著你。所以你的一言一行都被監視。而主人公最終進了監獄,被不停地洗腦,最後他跟他所愛的人都在監獄中被洗腦之後出賣了對方。雖然這是一部政治預言小說,但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看到了小說中的世界。這本書中的主人公面對這樣的制度如此無力和無望,不過他說出了一句如此絕望中令人重新獲取勇氣的話。他說:“如果你感到保持人道是值得的,即便這不能有任何成果,你也已經戰勝了他們。”因為圍牆裡面的當權者和作惡者都想要消滅你的人性,他們最恐懼的就是你身上依舊殘留有人性。所以這句話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突破圍牆需要開放和自信。其實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組織,任何一個機構,任何一個人,當你充滿自信的時候你是開放的,是不會建造圍牆的。這裡給大家講一個久遠的故事,關於唐王朝李世民的故事。唐朝是中國的盛世,唐朝也是中國文化在全世界最閃耀的時候。但大家是否知道李世民不是漢族人,他是鮮卑人。有多少人知道唐太宗李世民是鮮卑人?不知道。大家最近有看過電視劇《武媚娘傳奇》,大家都知道這部電視劇上演不久就被要求停播,然後要將宮女的衣服往上微調以擋住敏感部位,但人家是鮮卑人,對不對?習俗當然不同了。所以現在你們應該知道唐朝人為何喜歡女性肥胖與豐腴了。還有電視劇裡面唐太宗李世民的兒子唐高宗娶了武媚娘,照漢人的習俗這可是亂倫,可在西域的這些民族,這不是亂倫啊! 就是兒子娶了繼母這是正常的事情,但哪有漢族人是娶繼母的。但我今天不是講這個故事(笑),我要講的是李世民是多麼的開放與自信。

你們知不知道伊斯蘭教是什麼時候傳入中國的?是唐朝。基督教什麼時候傳入中國的?也是唐朝,稱為景教,是基督教的一個分支。而佛教在唐朝時已經廣泛傳播,大家都知道。也就是說,李世民當政的時候,現今的世界三大宗教都在唐朝被接納。佛教其實也是一個外來教,來自印度,更不用提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了。也就是說,來自唐朝之外的三大宗教,李世民都給予了自由的空間,他甚至還讀過中譯本的《聖經》,所以這是一個很自信的皇帝。沒自信的人就是將新的東西、不同的東西當作妖魔鬼怪擋出去,有自信的人就是拿進來。當時能像李世民這樣有自信的皇帝並不多。

默罕默德創建了伊斯蘭教之後,他派了使者去見當年的拜占庭王國的赫克利烏斯皇帝,希望他改信伊斯蘭教。歷史上沒有記載他怎麼回應的,但是歷史上記載了默罕默德派人去見波斯國皇帝卡瓦特。卡瓦特看完這封信之後大發雷霆,把信一扔,趕走了信使。最後呢,西元628年,默罕默德派人到了唐朝,李世民欣然接見,而且同意他們到廣州建立了中國的第一個清真寺。所以,一個自信與開放的王朝有如唐太宗,是不會排斥任何從外面來的東西的。

談到盛事,我們好多時候往往看不到昌盛的時候隱藏在下面的暗流,常常沒有在輝煌的裡面查見脆弱,在盛世的時候查見黑暗。羅馬帝國是非常輝煌的,但很多人都沒有預見到這個帝國會消亡得如此地迅速,而且最後是被蠻族入侵而推倒的。今天我們到地中海沿岸依舊可以看到羅馬帝國的輝煌,我們可以看到那些羅馬的遺跡。但是羅馬帝國到底給我們留下什麼了呢?

威爾斯的《世界簡史》(A Short History of the World)是部很不同的歷史書。順便提一下,我今天凡是使用黑白照片的都是過世的作者,凡是使用彩色照片的都是健在的作者。我這裡想引用一整段威爾斯在《世界簡史》裡對羅馬帝國的總結。

當時的羅馬,幾乎不存在所謂的家庭生活,而那種節制的、在文化思想上積極進取的家庭實在罕見。學校和學院也很少,而且遠離人們的生活區。自由意識和自由精神,在這片土地上幾乎絕跡。羅馬儘管給後人留下了令人驚訝無比的寬闊的大道、燦爛無比的建築遺跡以及有據可循的權勢和法律,但這些都不能掩蓋一個事實:這些表面上的輝煌是建立在對人民意志的禁錮、才智的束縛和欲望的扭曲和削弱上的。甚至是那些統治著這個被征服的龐大帝國(強迫奴隸勞動的王國) 的少數統治者的靈魂也一直處於不安、怏怏不樂中。

在這種社會環境中,自由、快樂心靈的產物,如哲學、科學、藝術、文學等,也會遭到毀滅。社會中,到處都是抄襲和模彷,隨處可見沒有絲毫創造力的藝術工匠以及奴顏媚骨的迂腐學者。然而,與僅輝煌了100年的雅典壯闊的、無所畏懼的精神活動相比,這個榮耀了400年之久的羅馬帝國所取得的成就,簡直就不值一提了。在羅馬的統治下,雅典逐漸走向衰落,而亞歷山大的科學活動也即將被戰火中止,人類的精神在這一時期似乎一天天趨於沒落了。

所以今天我們提起古希臘,我們想到更多的是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等這些哲學家。

這裡我想分享另外一本書,這本書的名字叫做《叫魂——1768年中國妖術大恐慌》,是上個月剛剛去世的美國漢學家寫的,他的中文名字叫孔飛力。這本書記錄的是乾隆年間,1768年間發生在中國的無厘頭事件。這個漢學家,為什麼選擇這樣一個事件去寫這一本書呢?這恰恰突顯了他特定的觀察力,從乾隆盛世的這一事件我們看到了清朝最終為何無法革新與滅亡。什麼是“叫魂”大家知道嗎?這本書一開始講的就是浙江德清,有一位老人,他的侄兒對他刻薄與苛刻,他叫石匠將侄子的名字釘在石碑上,就是詛咒他、釘死他。這本書就是從這裡開始,他講的是1768年,在浙江、江蘇一帶,有很多叫魂的事件發生,不少人在睡夢中頭髮被剪了。這是清朝,你的長髮被剪了,那可是大逆不道。對不對?而浙江跟江蘇,大家知道滿清入關的時候,哪裡的抵抗最慘烈?揚州十日、嘉定三屠都是發生在江浙。當這些事件一層一層地報告到乾隆皇帝的時候,當然要查啦,一時間各地叫魂事件層出不窮,結果查來查去發現,全是擺烏龍,大清王朝眼看事情不可收拾,只好找來替罪羔羊殺頭了結。也就是說,1768年在乾隆盛世的時候,中國社會謠言四起,謠言到處傳播,傳得大家都願意相信,連當政者都相信,在這個過程中官僚統治階層參與了這場庸人自擾的擺烏龍鬧劇,有的人被殺了頭,有的人丟了官。而這本書的獨特之處就在於通過1768年發生在中國各地的妖術事件,發現盛世的清朝,整個的帝國的僵化與體制的僵化。這個故事、這個場景你是否似曾相識?所以看過這本書,你就能在1768年預見清朝為什麼會滅亡。《叫魂》這本書是一部學術著作,但是學術著作我看得津津有味,有點像《萬曆十五年》。

所以自信是什麼?自信是美國人1853年用武力強迫日本人打開國門時,日本人便決心革新,終於在1868年實現了明治維新,在這15年時間裡,日本人圖治勵新,並經過20多年的努力,在1894年打敗大清王朝,又在1905年打敗俄羅斯。日本在短短不到半個世紀裡從一個弱者變成一個強者,靠的是什麼? 我今天不在這裡跟大家辯論日本人的侵略性,我講的是一個民族如何能在半個世紀裡面崛起。靠的就是敢於接納新事物,敢於更新制度,這就叫做自信。如果永遠不敢走出這堵圍牆,最終的命運是什麼?就會像瑪雅帝國那樣終將消亡。

所以開放的社會必然是多元的,也必然是包容的。一個開放的社會是非常多元的。這本書大家看過沒有,喬姆斯基的《911》?在911恐怖襲擊發生之後,美國的一個知識份子膽敢站出來告訴大家,911的肈因不是基地組織,911是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導致的。喬姆斯基是第一個用言詞、用思想向美國當權者挑戰的人,要知道當時的整個美國出於愛國情懷,不要講一般老百姓,連我認識的那些多多少少都非常聰明和有主見的記者們、評論家們,那些主流的知識份子都是一邊倒地支持政府,而他第一個站出來揭穿美國政府的嘴臉,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的。但是這美國,這樣一個“非主流”的學者不會因這樣的言詞受到迫害和禁錮,儘管美國的右派沒有停止過對他的圍剿,而他依舊享受與以往一樣的自由。

如果喬姆斯基是第一個用言詞、用思想來喚醒美國人的話,斯諾登是用行動喚醒美國人。斯諾登讓美國人意識道,911之後的美國陷入了圍牆的心態,而美國的做法不僅侵犯了美國人的私隱權,而且讓大家生活在恐懼當中,並讓美國人自己失去了道德制高點。但有關斯諾登的紀錄片《第四公民》竟然能夠在美國獲獎,這在你們看來是匪夷所思。一個像斯諾登這樣被美國政府通緝的人,關於他的記錄片,竟然在奧斯卡可以獲獎。

對現存社會的批判與思考是一個知識份子的基本權利和義務,這讓我想到了Robert Reich瑞奇,克林頓時期的美國勞工部長,我去年看了這本書,書名為《Saving Capitalism》,就是這樣一個在美國政府裡面任職的高官,現在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做教授,他尖銳地批判美國已經被資本霸權控制了和壟斷了。美國政府的決策加劇了這樣的壟斷,導致貧富兩極化更加嚴重,並嚴重傷害美國的中產階級,影響了美國社會的發展和資本主義制度的自新。這是美國政府裡的高官,寫了這本書對美國的社會進行尖銳的批判。所以任何一個開放的社會,都必須尊重多元的意見。

這是馬里蘭大學的一個教授,他叫奧爾森,已經過世了。他寫的《國家的崛起與衰弱》(The Rise and Decline of Nations),非常明確地提出為什麼利益集團、遊說集團是不利於國家的發展的。少數人的利益受到保護,其實最終會影響國家的競爭力。但是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遊說集團對一個國家產生的影響會如此巨大,因為他們的做法不會被人短期內明顯感受到。但是美國的許多工會組織,其實是影響到美國的競爭力。所以在很多的社會裡面,很多人都在建造圍牆,都害怕競爭,其目標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不要受到損失。所以圍牆也同樣存在於經濟領域,而這樣的圍牆最終會導致一個社會的停滯不前。

所以我從我們香港大學所發生的事情,聯想到全球各地建立的各式各樣的圍牆。我也曾經以為,網上社區的建立可以打破我們的圍牆,特別是在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之後,很多人都說,這個網上無界的時代來臨了。我也以為網上社區會提供這種新的可能,打破地域和時空的限制。但不幸的是,人們依舊在網上選擇攻擊、廝殺、謾駡和對立,並且正以一種新的形式在網上建立圍牆。現在打開Facebook,可以看到憤怒、討厭、喜愛這些表情符號,凡是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就被打成另類。所以,即便在中東茉莉花革命的時候,通過Twitter,通過Facebook,喚醒很多民眾者都感到挫折,其中一個叫戈尼姆的人,他就參與其中,並寫了這本書《革命2.0》。但他現在對前景非常的悲觀。他說,“我五年前說,‘如果你想解放社會,你需要互聯網’;今天我則相信,如果我們想要解放社會,我們需要首先解放互聯網。”

我們不停地建立圍牆,其實就是不願意去尊重和包容別人。大學需要獨立和自由的思想,而實現這一點的基本前提,首先我們要學會尊重別人的自由,而自由並不是無止境的。《言辭之間》(Only Words)這本書告訴我們語言的暴力就不屬於自由的範疇。這是美國一個法律學家,一個法學教授麥金儂1993寫的一本書。她說其實在我們社會裡面,我們在爭論的時候往往用我們的言辭創造新的鴻溝、新的圍牆。我們必須注意到,我們不能夠用言辭製造新的譭謗、新的歧視。我最近看到香港本土主義的理論大師陳雲的一段話,對內地,特別是對內地來港女性的描述,那簡直就是煽動仇恨。他的這句話是如此低格調,我實在無法在這裡重複。

其實講到香港今天的本土派,其思想來源其實是來自德國。不管是黑格爾、康得、還是費希特,德國的這些哲學家都有一個特點,他們出身於貧寒的底層。所以他們的理想是希望創造一個同一種族,或者同一階層的美好世界。所以為什麼共產主義會誕生在德國,納粹主義為什麼會誕生在德國。共產主義是同一階層的人的家園,納粹主義是同一種族的家園。這些哲學家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特別推崇中央集權,因此今天中國的新左派,也同樣受到這些德國哲學家的影響。很有意思的是,今天中國內地與香港之間的矛盾,如果我們去尋找思想根源的話,都是源自德國的這些哲學家。只不過香港的本土主義,它出生於草根,想在香港建立香港人家園;而中國的新左派則希望透過集權,建立對香港的絕對控制和獲取絕對的忠誠,而這群知識份子對中國社會有相當大的影響。因此中港間的矛盾可以從德國哲學思想中找到同樣的根源。

圍牆其實可怕,但心牆就更可怕了,這會影響我們的心智。要改變我們的心智,必須首先打破我們的心牆。很多時候我們都有一個fixed mindset,不變的心智就是以為自己不需要做任何努力,做任何變革。變化一定是別人去變化,別人去改變。而成長的心智,則認為一個人的心態是難以預測的,必須經過努力才能夠獲取好的心態,而即使你不停地努力和不停地學習,也不能保證最終能達到結果。但人必須往前走,所以growth mindset,成長的心態就是通過你的激情、你的努力、你的學習去不斷改變自己。所以我想給大家介紹今天的最後一本書,書名是《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這本書對工作和事業,以及婚姻和家庭都會有説明。

這裡我想引用優努斯的一句話。大家都知道,他是孟加拉的窮人銀行家,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說:“我最大的挑戰是改變人的心態。心態有時候很奇怪,我們看事情的角度常常受到我們心態的影響。”但是你知道,優努斯有不同的心態,他可以找到説明窮人的全新商業模式。其實我想說的是,一個人的心態變了,可以讓自己和別人受益,一個企業、一個機構、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也是如此。

於是我又想起了另一個來自孟加拉的人,就是可汗學院創始人可汗。他在2000年的時候,離開對沖基金,創辦了可汗學院。一個人,一部電腦,來教數學。現在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人在用他的網上免費課程。在美國,幾千個中學老師,借助他網上的免費課程來教課。但就這麼一個人,有投資者要入股幫他上市賺錢,他說他不需要,他就喜歡用一部電腦,一個人,給學習者提供免費服務。而今天,這個網上學院的課程已經讓遠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學習者受益。

最後我想引用聖雄甘地的話,“Keep your thought positive because your thoughts become your words; keep your words positive because your words become your behavior; keep you behavior positive because your behavior become your habits; keep your habits positive because your habits become your values; keep your values positive because your values become your destiny.”他說,“確保你的思想積極,因為你的思想會變成你的言詞;確保你的言詞積極,因為你的言詞會變成你的行為;確保你的行為積極,因為你的行為會變成你的習慣;確保你的習慣積極,因為你的習慣會變成你的價值;確保你的價值積極,因為你的價值會成為你的命運。” 我們今天提到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國家,還有我們每一個個體都有很多問題,但是我們仍然要確保我們的思想是積極的,而這也體現了學習的重要性。

早在1996年,《In Learning: The Treasure Within》這本書出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提出了學習的四大支柱,這就是這本書的書名為何叫 《藏富於學》。learning to know,learning to do,learning to be,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簡單地講這四大支柱就是,學習知識,學習做事,學習做人,學習相處。這恰恰也是《周易》裡面,我們老祖宗早就說過的話,“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而港大的校訓明德格物也恰恰說明了這個道理,“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在明明德就是把自己的高尚道德顯現出來,在親民就是敢於變革成為新人。這也是我們ICB學習社區所宣導的理念,我們要提供給大家豐富和多視角的學習經歷;我們要加強大家學習的責任並充滿好奇心;我們要強化大家創新和變革的能力;我們要幫助大家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所以我今天來這裡並不是到這個開學典禮來致辭,我把這視為我們的第一堂課,我想跟大家分享我的讀書心得、我的遊學心得。而學習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伊凡·克裡瑪說過,“讀書的目的是什麼,無非是心智的改變。”我希望大家在港大ICB的這個學習旅程和讀書旅程可以幫助大家的心智成長,讓大家有一個更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