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观点

返回

Jeffry Frieden教授:全球化要不惧过去,不畏将来!

2017年9月18日

过去全球经济融合是正常、自然的趋势,多数人认为这种趋势在未来会持续下去。但近几年,全球化发展势头过猛,“逆全球化”的呼声越来越高。回顾历史,以往世界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政治冲突与当今世界情形有所类似。基于此,香港大学SPACE学院“2017:全球化vs. 逆全球化”国际论坛上海场,特别邀请哈佛大学Jeffry Frieden教授分析全球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从中总结经验,用以观照现实。

两次全球化浪潮的经验教训

两次全球化浪潮的经验教训

两次全球化浪潮的经验教训

全球化的第一个阶段发生在一战之前,大约持续了75年,这一时代经济快速且稳定地增长,相当繁荣。这一时代也是融合的年代,各国重要领导人在政治、社会、经验中都达成了一个强大的共识:全球化是一个非常好的体系。可见全球化经济在一战以前是可取的,并且应该继续持续下去。一战的爆发使得这个一体化的国际经济秩序中断了,各国努力重建但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全球化浪潮中总结出两个经验教训:一是全球经济的开放与融合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建立一个开放的国际经济秩序要求主要经济大国之间的实质性的合作,只有合作才可能会出现融合,否则经济的融合只能是空谈。二是国际经济融合不是自我规制、自我创造和自我管理,而是取决于主要大国的一些政治方面的势力权衡。拥有国内政治意愿的支持,即得到国内主要党派力量的支持, 来实行困难时期的经济措施,才能够维护开放的经济秩序。

全球化的第二个阶段是在上世纪70年代,过去40年间全球化比率和幅度越来越大。全球化的积极影响在一些中等收入或者贫穷的国家非常明显,尤其是亚洲。全球化将亚洲20亿人带入了现代经济体系之中,其中将近10亿人已达到中等收入,这无疑是历史性的成就。但这也使其面临一些问题,如全球化发展进程中不断产生的金融危机、货币战争、贸易战争、政治动乱等,是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

第二次全球化浪潮可以总结出两点:第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的受益者是亚洲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而非欧美大陆国家,因为这些国家早在1970年以前就已经较为富裕。二,全球化兼具正面、负面影响,具有两面性。

欧美政治现状:全球化政策得不到国内政治意愿的支持

欧美政治现状:全球化政策得不到国内政治意愿的支持

欧美政治现状:全球化政策得不到国内政治意愿的支持

政治的一个核心原则是:任何经济政策都会导致赢家和输家,即使实施的经济政策使得整个国家的情况好转,仍然会产生某些输家。这不仅是指全球化给一个国家带来正负面的影响,也是指全球化给不同的国家带来的影响程度不同,亚洲从中受益良多,美国、欧洲却是不同的情况。

在美国,人们对全球化的观点发生了颠覆。一些重要的政治家如伯尼森德、唐纳德·特朗普已选择反对全球化、反对经济融合。20世纪90年代,人们普遍支持民主化、经济全球化,认可其积极影响。但21世纪初期,经济衰退、军事冲突和其他一些社会问题出现,人们的观点发生了改变。美国公众对全球化的怀疑态度愈加严重,他们将经济全球化跟恶化的收入分配、上涨的失业率、日益扩大的竞争压力挂钩,对全球化的态度越来越负面。

美国人民态度转变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全球化与收入分配不平等之间的关系。在过去40年中,美国社会收入不平等程度在加深,其中25%的人和其他的人拉开差距。公众对于国际投资、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意见主要是基于收入来看。美国富有的阶层更偏向于自由贸易,但相对贫穷的美国人对自由贸易协议并不那么偏好。二是外包。美国公司使用外包服务在国外进行采购等经济活动。富有的美国人大部分并不支持外包,收入低、受教育程度低的美国群众对外包的支持率更是极其地低。美国民众对全球化态度的演变也影响了美国两党政治的走向。目前民主党拥护全球化,共和党则偏向保护主义,跟美国过去的情况完全不同,这是政治情形上的转变。这些转变是2007年经济危机所致,经济危机加剧了美国社会各方面的不平等现象,对社会各阶层产生了不同的影响。不同阶层受经济危机影响程度不同,造成美国国内主要的政治经济冲突。

在欧洲,欧盟的发展也遇到了一些挑战,如英国脱欧。欧洲人对欧盟与自己国家政府的信心之间有着难以理解的巨大反差。欧洲社会群体对于欧洲的融合以及欧元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但他们不支持政府,反抗传统的政党和传统国家机构。在动荡时期,国内政治方面也会产生一些争议和冲突,存在着其他的社会问题。当这些国家花很多时间来处理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时,就没有时间来关心世界上其他国家。

美国与欧盟的国际合作、国际经济融合并未得到国内政治意愿的支持,因而推行起来难度大,批评的声音较高。

全球化未来:赢得国内的支持,是促进全球化合作的关键

全球化未来:赢得国内的支持,是促进全球化合作的关键

全球化未来:赢得国内的支持,是促进全球化合作的关键

全球化将来的趋势会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未来各国可能很难得到国内群众对经济全球化的支持。

了解各国政府意愿是达成合作的一个重要前提,只有世界大国之间达成合作,才能使得世界经济进一步融合。维持一个开放的全球经济体系需要各个政府的进一步努力,而且这也取决于在美国、欧洲地区的居民能否予以支持。

政府所要做的是给予人民足够的关注,让他们从全球化过程中受益,得到相对公平的待遇,强化国民对政府的支持力度,增加国民对经济全球化支持的意愿,减少他们对世界经济融合的怀疑。只有国内的支持越来越多,政府才会关注和进行合法的国际合作,全球经济才可能是一个促进经济发展的机会而不是威胁。

回顾全球化历史进程,归纳总结经验教训,是应对全球化时代挑战的正确态度。美国、欧盟反对全球化的呼声高,原因主要在于得不到国内政治意愿的支持。因此,欧美国家首先要得到国内人民的支持,政府才能融入国际合作,继而建立一个开放的国际经济秩序。 

Jeffry Frieden教授

Jeffry Frieden教授,哈佛大学教授,专长于国际货币和金融关系政治学。他在国际经济领域的文章在国际学术圈内影响深远。著有《货币政治》,《20世纪全球资本主义的兴衰》,《国际政治经济学:审视全球权力与财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