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新闻

返回

“2017:全球化vs.逆全球化”国际论坛在香港、上海落下帷幕

2017年10月16日

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教授出席香港场论坛并致闭幕辞
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教授出席香港场论坛并致闭幕辞
香港大学副校长 (学术人力资源) 区洁芳教授出席香港场论坛并致开幕辞
香港大学副校长 (学术人力资源) 区洁芳教授出席香港场论坛并致开幕辞
香港场论坛吸引了600余观众到场
香港场论坛吸引了600余观众到场
香港场论坛吸引到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教授(右三)、香港大学SPACE学院院长李经文教授(右二)和副院长John Cribbin博士(右一)到场
香港场论坛吸引到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教授(右三)、香港大学SPACE学院院长李经文教授(右二)和副院长John Cribbin博士(右一)到场
香港场论坛圆桌讨论
香港场论坛圆桌讨论
香港大学SPACE学院院长李经文教授出席论坛上海场并发表开幕致辞
香港大学SPACE学院院长李经文教授出席论坛上海场并发表开幕致辞
上海场论坛圆桌讨论
上海场论坛圆桌讨论
上海场论坛吸引了400余观众到场
上海场论坛吸引了400余观众到场

经过2016年英国脱欧、美国总统大选两件黑天鹅事件之后,学术界关于“全球化走到十字路口”的讨论终于透过媒体发酵,变成大众广泛而真实的忧虑。今时今日,世界或已处于全球化钟摆运动的转折点,全球公共政策的主要议题正在从强调释放市场力量的新自由主义范式向主张社会保护转变。 2017年适值香港大学SPACE学院60周年院庆,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金融商业学院及中国商业学院三所学院联袂,于6月29日和7月1日分别在港、沪两地举办了主题为“2017:全球化vs.逆全球化”的国际论坛。

论坛分别邀请了来自哈佛大学政府学系的Jeffry Frieden教授和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和国际关系学院的Harold James 教授作为主讲嘉宾,分别从历史、政治、经济等角度探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之间的角力。 本次论坛,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教授、副校长 (学术人力资源) 区洁芳教授出席了香港场论坛,并致欢迎及闭幕辞。香港大学SPACE学院院长李经文教授和副院长刘宁荣教授出席了香港和上海两地的论坛。

Jeffry Frieden教授:大国合作,方能创造历

006

Jeffry Frieden教授

作为一位颇具史观的经济学者,哈佛大学Jeffry Frieden教授以“全球化过去、现在、未来”为主题,将“全球化”这一经济新解读放入经济史长河。Frieden教授认为:国际经济融合并非自发秩序和自我规制,而是取决于主要大国的政治势力权衡。一个开放的经济秩序需要合作,这种合作的实质是经济大国之间的合作;并且,这种合作只能够在国内政治意愿支持的前提下才可能出现。

Jeffry Frieden教授在演讲中回顾了近现代史上的两次全球化浪潮。第一次全球化浪潮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大约持续了75年,到1914年一战爆发中断。1918年一战结束,世界经济只有危机开始前的三分之一。第一个全球化阶段结局不美妙,以经济危机结束,演变成贸易战,最终导致最严重的战争史。从第一次全球化浪潮中,我们了解到全球化并不是国家的潮流,也了解到了社会不稳定的源头所在。实际上200年来,任何经济政策都会导致赢家和输家。比如移民,有正面也有反面意义;再比如自由资本流动,对美国有很多好处,但是也危害到另一些美国人,这就是现在全球化与逆全球化冲突的来源。第二阶段全球化为过去的40年。亚洲是它首当其冲的真正受益者。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很多负面效应,有不断的金融危机和政治动乱。21世纪早期,全球化有一种爆发式经济增长,从纯粹的政治角度来说,美国的富有阶层更偏向于支持自由贸易,而贫穷的美国人反对自由贸易。

从历史和学术理论角度,全球化的经济带来增长、稳定、和平。若要实现世界大国间顺畅合作,使国际经济进一步融合,各国政府首先要得到国内民众对开放经济、自由贸易等全球化的支持。Jeffry Frieden教授认为,全球化在将来依然会是个问题,因为它对于政治和经济发展来说都是未知数。现在很多国家已经意识到全球化发展荆棘重重。很多人因此不相信双边或多边机构比如WTO,他们更愿意相信邻近的盟友,与邻近国家组成联盟,而不会选择多边联盟。

Harold James教授:东西结合,应对“逆全球化”

618

Harold James教授

普林斯顿大学Harold James教授在论坛上提出,不妨将全球新局势及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看作是全球化的全新可能——全球化2.0。他分别从贸易、移民、金融、信息4个维度对全球化面临的挑战进行分析并指出:由于对于全球价值链的依存、对于移民补充岗位缺口的需求,全球贸易与人口的流动仍将继续;而各国对金融稳定性、信息和数据的战略安全性的忧虑,将是全球化进程面临的较大挑战。“逆全球化”浪潮涌现的大背景下,各国应更多考虑合作而非孤立,应将东西方优势互融,共谋发展。

Harold James 教授认为,反对全球化其实质是在反对技术及技术进步。应该把二者结合起来,说我们现在正受到技术全球化的挑战。他在2001年出版的著述《全球化的终结——大萧条给我们的启示》中谈到,全球化改善了很多人的生活,但同时也有其脆弱性。回顾全球化进程,都有正面和负面因素。全球化将会周而复始地出现高潮和低潮期。他指出,现在的世界已经互联互通,互相依赖,不可分割。要把这种互联互通隔离已经不可能,商业已经使得世界上获得某种和平。虽然不少失业者声称没有受益于全球化,但是更多数据显示,贸易开放实际上最大的受益者是低收入人群。如果关闭全球化贸易,会加剧贫富差距。美国现在所发出的反对全球化的声音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美国经济很大程度依赖移民工人。他认为强烈的反全球化还会来自金融领域。金融系统是一个获得信息的好渠道,控制金融业就可以控制国家经济,甚至安全。全球化金融体系会使国家暴露战略上的弱点,从而被敌国利用。他认为德国和中国暂时还无法取代美国在世界前沿的地位,所以美国依然应该作为全球化的主导角色。Harold James教授也对多边合作给出了很多建议,认为应将东西方观点结合,寻求发展。

 

上海场,福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先生,研华科技总经理何春盛先生作为主讲嘉宾。作为汽车玻璃领域的“世界冠军”,福耀玻璃在发展壮大过程中征战全球,而研华科技是全球智能产业的领导厂商,它们是传统制造与智能制造的代表。两位“掌门人”深度分享各自的全球化经验。

曹德旺:本土发展对全球化至关重要

61812

曹德旺先生

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先生以“福耀玻璃的全球故事”为主题,分享中国实业制造与产业全球化发展的体会与经验。他深刻分析工业制造与品牌全球化的经营之道;从产品、企业文化、业者品质等角度总结企业全球化发展经验;分析智能制造、智能管理与传统经验结合的重要性。曹德旺提倡企业“走出去”,但他特别叮嘱,“出海”要在企业景气健康时,而且它并非解决现有困境的救命稻草。要想企业全球领先,基业常青,企业家必须以“国家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因为有你而富足”的标准要求自己。

何春盛:以智能制造全面提高竞争力

61813

何春盛先生

自2009年起的“后全球化时代”,政治、科技、社会领域的全球变局深刻影响着制造业前途。研华科技总经理何春盛认为,在由数字化引领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中国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对华人企业家提出三点建议:第一,要发展以智能制造全面提升竞争力;第二,透过全球并购,全面提升整体竞争力;第三是全球布局,成为一个全球化企业。

 

香港及中国大陆在全球化VS.逆全球化角力中的作用

618

香港场圆桌讨论

此外,两场论坛也分别邀请了很多本地商业领袖加入圆桌讨论。

在香港场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恒隆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启宗先生及南丰集团主席梁锦松先生亦加入对谈,与现场600多位来宾及SPACE校友分享他们对未来全球政经关系的走向及香港的角色等议题的意见,讨论了包括“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在今后几十年里还会不会保持”,“香港的地产霸权会否让社会问题更加激化”等热点问题。

创新进取、兼收并蓄助力出海弄

61814

上海场圆桌讨论

在上海场的圆桌论坛中,由《财新国际》董事总经理李昕女士主持,四位讲者与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怡安奔福大中华区CEO兼怡安风险咨询中国CEO陆勤一起,就中国创新能否成为新一波全球化浪潮旗手各抒己见,观点激昂。

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指出,中国企业灵活创新的业务模式、企业家的雄心壮志使其具有先天优势,企业发展壮大中,机制建立与人才储备至关重要。怡安奔福大中华区CEO兼怡安风险咨询中国CEO陆勤直言,中国的技术创新具有本土化与碎片化特征,在此基础上更加全球化才能有全新的机遇,企业海外扩张的核心挑战在于“人”;研华科技总经理何春盛则认为,中国物联网的创新,给市场发展与技术输出提供更多可能,实现企业文化层面的全球化思维、相互尊重、兼容并包是走出去的先决条件。Harold James教授认为企业要保持创新与透明度并行,实现创新的跨国界,才能促使经济与技术进一步发展。与此同时,Jeffry Frieden教授指出,技术创新并不意味着技术主导,重要技术可以实现快速的全球化传播。

刘宁荣教授:在动荡环境下独立思考

ning

刘宁荣教授

“创新”在这场产学界深入探讨中屡被提及,如何在不确定性中创新?香港大学SPACE学院常务副院长(商学及中国发展)、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执行院长、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宁荣教授在闭幕致辞中给出答案:“不断学习,不断追求新知,在动荡的大环境下保持独立思考与清醒的认知,这是我们面对全球化挑战里面重要的方式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