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觀點

返回

普林斯頓大學Harold James教授:東西結合,應對“逆全球化”

2017年11月30日

普林斯頓大學Harold James教授回顧全球化的發展歷史,分析全球化的脆弱性及新的逆全球化浪潮,歸納全球發展與應對這些挑戰的有效策略。
普林斯頓大學Harold James教授回顧全球化的發展歷史,分析全球化的脆弱性及新的逆全球化浪潮,歸納全球發展與應對這些挑戰的有效策略。

在這個全球化轉型的時代,各國紛紛開始探索新的全球化形式,世界面臨着急劇的變化和全新的挑戰。全球化發展有哪些不穩定因素?逆全球化浪潮在哪些領域最爲突出?如何有效應對全球化與逆全球化挑戰?對此,香港大學SPACE學院“2017:全球化vs. 逆全球化”國際論壇上海場,特別邀請普林斯頓大學Harold James教授回顧全球化的發展歷史,分析全球化的脆弱性及新的逆全球化浪潮,歸納全球發展與應對這些挑戰的有效策略。

貿易保護、經濟衰退、局部戰爭頻仍全球化的不穩定因

Harold James教授

Harold James教授

回顧全球化的歷史,19世紀末的全球化進程中,大量的歐洲人移民到北美和南美地區。初到美國的移民需要住房、設備,需要生存下去,這些都需要來自歐洲的資金籌備,由此帶動了新一撥的投資潮、施工潮,促進了資本、人口的流動。20世紀初的全球化進程,也有大量的貨物、人口、資本的流動,這些要素相互聯結。一戰之後迎來大蕭條時期,全球化的中斷意味着各方面的融合進程都中斷了。因此,貨物全球化、貿易全球化、資本全球化、金融全球化、人口流動全球化、思想全球化、通信全球化等各種不同的全球化進程都互相聯結在一起。

這些要素密切的聯結在一起,導致了全球化的一些問題。一是貿易保護主義。隨着國家之間的日益開放,一些國家的人通過移民、貨物輸送、尋求工作機會等各種途徑進入另一個國家,若這些人口的流動損害了當地工人的利益,那麼這些國家進口到當地的貨物就受到抵制。由此,貿易保護主義興起,這將影響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二是全球性的經濟衰退。爲了使商品順利出口,國家相互借貸。一旦金融市場出現變動導致借貸終止,出口國的投資、製造、貿易都將崩潰。在全球經濟緊密聯繫的背景下,金融行業的崩潰將帶來全面的、破壞力巨大的經濟衰退,如 1931年的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很有可能在將來重演,這個周而復始的過程是難以避免的。三是不穩定的地緣政治。一戰之前全球一體化秩序已建立,各國之間聯繫密切,經濟、政治互相依賴,但1914年戰爭仍然發生了。現在,同樣的挑戰依舊存在,中東地區、巴基斯坦、朝鮮等地衝突頻繁,這些小小的衝突很可能導致將來大範圍的戰爭。以上這些不穩定因素,都表明全球化有一定的脆弱性。

貿易、移民、金融三大逆全球化浪潮會否實現

基於全球化的不穩定要素,人們對逆全球化浪潮越發關注,逆全球化呼聲較高的三個領域爲:貿易、移民、金融,在這三個方面都出現了反全球化的聲音,究竟這三大逆全球化浪潮會否實現?

首先,貿易逆全球化,一般而言,這一浪潮不大可能實現。原因有三:一,大量學術證據和經濟數據表明,貿易開放後最大的受益者是窮人,若阻止國際貿易,可能會加劇貧富差距。二,全球價值鏈出現,這意味着某些國家重要的生產要素,它的出口將會變得更加困難、更加昂貴。三,一個國家要加快建設,仍然需要來自某些國家的廉價勞動力。當然,貿易具有波動性,在政府出面干預來維持貿易穩定的情況下,逆全球化也可能發生。

其次,移民逆全球化,強烈抵制移民是不太可能的。美國總統選舉重點關注移民問題,唐納德·川普提出要在墨西哥邊境建立隔離牆予以應對。英國脫歐中也有類似的聲音,英國擔心歐盟允許太多願意以低薪工作的合法移民以及非法的移民進入東歐,這樣本國工人將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失業率上升。歐洲也考慮到文化差異,擔心來自穆斯林國家的移民具有恐怖主義的企圖等。以上是非常實質性的擔憂,但因爲移民很多是非法的、不可控制的,他們願以低薪工作,也願意承擔當地工人所不願意做的工作。基於這些實際的原因,難以讓這些大國對移民採取行動。

最後,金融逆全球化,在金融領域可能逆全球化浪潮更容易產生。世界性的金融危機造成了對全球化的強烈反對,以美國爲發源地,分別於1907年、1929年、2008年產生了金融危機。金融體系是脆弱的,從美國發生的金融危機蔓延到全世界,各地都受到影響。20世紀早期,金融涵蓋了大量信息,軍事作戰也會利用銀行作爲戰略工具來收集信息。如今,全世界的技術、IT商業都集中於美國,各大信息公司、社交平臺產生大量的信息與數據,能夠展示出世界各地區的一些弱點。這使得反對全球化的批評更多。

有效應對全球化與逆全球化挑戰的策略

爲緩和反對全球化的緊張局勢,世界各國以及多邊貿易機構應當有所行動,以應對當前全球化與逆全球化面臨的挑戰,主要包括三方面:

第一,多邊貿易機構應提供海量、實時、互動的數據。數據顯示了一個國家的GDP、區域信息、貿易相關關係。在瞭解這些數據的基礎上,我們可以告知人們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而不是隻依賴簡單的宣傳。

第二,整合思維,如整合經濟、安全問題。經濟危機可能會導致一些社會安全問題,應當讓這兩者整合起來,並不是全球化,而是把很多事件、很多因素結合起來考慮。

第三,尊重文化多樣性。全球化的趨勢要求各國對世界文化擁有更多的認知、意識到文化多樣性,並承擔起與其他文化背景的人民溝通的責任。

第四,平衡競爭與熱情,結合東方與西方。競爭的目的是爲了創新,並且激發人們的熱情來應對衝擊,健康的競爭能夠促進創新,促進一個國家的穩定和發展。我們既需要競爭也需要熱情來建造一個國家,更需要平衡好這兩者來建造一個穩定的世界。把競爭和熱情結合起來是一種集成增效的做法,是東西方融合的一種勝利,因此應該把東方和西方結合起來應對全球化的挑戰。

全球化有其脆弱性,面對全球化與逆全球化的種種挑戰,多邊貿易機構應發揮作用,向各國提供實時互動數據;各國應整合思維並綜合考慮多種要素,尊重文化多樣性,理性對待國際挑戰,積極展開東西方合作。

Harold James

Harold James教授是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公共和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專長於歷史與國際政治。曾獲2004年Helmut Schmidt經濟史獎,2005年因經濟評論而獲得Ludwig Erhard獎。Harold James教授著有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Cooperation Since Bretton Woods、The Deutsche Bank and the Nazi Economic War Against the Jews 、The Deutsche Bank: 1870–1995(曾獲英國《金融時報》1996年全球商業書籍獎Global Business Book Award)等十餘部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