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特寫

返回

念及吾師 感其恩重 —— 學在港大SEA

2019年1月11日

引 言

春天的香港,暖陽和煦,穿過百年大樹的綠葉,似斑駁的時光,靜靜地灑落在偉人的銅像上。

這裏是薄扶林路,香港大學。

荷花池,曾是港大莘莘學子最愛逗留之地,接天蓮葉無窮碧,暗香浮送幾多裏。而如今,荷花池已是個雅致不造作的小園地,新壹代的學子在銅像之旁,草地之上,思索人生藍圖,聆聽歷史足音。

我最喜歡悄悄地來到在這裏,不驚動壹樹壹木,不打擾壹花壹鳥,只是讓思緒隨著天上的雲朵飄移,思接千裏……

1887年,孫中山先生進入香港西醫書院就讀,而香港西醫書院即香港大學前身,於1912年正式創建辦學,是香港第壹所高等教育機構。

1892年秋天,26歲的孫中山以最優秀成績獲得了醫學學士學位,成為香港西醫書院第壹屆畢業生。

背景

2019年1月9日,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醫療高管俱樂部(以下稱港大SEA Healthcare Senior Executive Club, 簡稱HCM)在眾多醫療健康產業管理校友的期待和呼喚中正式成立。

2

4

初 心

兩年前,醫療健康產業管理專業的老師與校友們便有了成立壹個旨在“服務校友,終身學習,學以致用,回報師恩,回饋社會,為中國的醫療健康事業貢獻壹己之力,造福中國千千萬萬家庭與個人“的信息交流與資源共享平臺。

去年9月,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寧榮教授帶領同學們前往哈佛醫學院遊學,在哈佛醫學院Waterhouse樓內的課堂還記憶猶新。遊學歸來後,校友們收益良多,激動萬分。經過與HCM老師及校友們的多番討論,我們終於向學院提出搭平臺的構思與願望,竟馬上獲得學院高度認可。

出人意料,細想之下,卻也在意料之中,這正與學校的辦學理念不謀而合、高度壹致。

香港大學成立之初,便提出“為中國而立”的校綱。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專註於大中華區高層管理人員的終身學習,是踐行“為中國而立”創校校綱的踏實舉措與重要壹步。

感 悟

責任

香港醫療改革之初,參考了全世界發達國家的醫療改革,包括美國、新加坡、日本,經過壹系列探索與實踐,最終形成了壹套非常完善的醫療制度體系,獲得亞洲乃至全球高度評價。

港大SEA老師

羅誌強老師總說:“中國的醫療體制變革,以後就靠妳們年輕壹代了,有變革才會有創新,祖國的未來壹定越來越好,我們壹起努力,加油!”

廖錫堯老師多次提起:“內地與香港要加強交流、頻繁互動,全民健康問題的解決,需要我們響應國家醫療改革政策的號召,我會盡力配合妳們,為後代打好堅實基礎。”

猶記得開學第壹個模塊課程——《醫療變革及創新》。

那是2016年的夏天,香港滿城開滿鳳凰木,滿樹的花朵,火紅壹片,如烈焰般綻放枝頭之上,如祥雲壹般頭頂耳畔。

同學們靜坐在香港大學的課室,用心聆聽臺上老師的授課。主講老師已是花甲之年,灰白發絲,中等身材,西褲襯衫,整潔精神,舉止紳士,用標準的粵式普通話(課間邀請同學做粵語和普通話間的翻譯),努力向同學們教授國際醫療變革資訊、創新案例等。

他,就是我們尊敬的廖錫堯教授,他是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客席講師、香港醫療政策研究學院創辦人及榮譽主席、前香港醫院管理局總監、美國醫療管理學院終身院士。廖教授在國際上享有非常高的學術地位,為香港的醫改事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廖教授就壹直站在那裏,熱情不停地講授,水都來不及喝壹口,壹直從早上9點到傍晚6點,中午僅有1個小時的午餐時間,晚上還有課後交流。整整連續兩天。這對於壹位年逾花甲的人,其強度之高,可想而知。

盡管廖教授當時講授的內容已有些許模糊,但他在課堂上勤勉敬業、諄諄教誨的形象,卻歷歷在目。

這樣壹位享譽國際醫療管理領域的知名學者,不辭辛苦、敬業執著、盡心盡職,這源於那壹顆“把香港,甚至全球醫療變革與創新的知識傳授學生,為祖國健康醫療事業貢獻自己畢生學識”的赤子之心與崇高使命!

羅誌強老師與廖教授是不同的風格。他總是充滿活力,課堂上激情澎湃。滿是歡聲笑語,只要聽他的課,就可以立馬滿血復活,他用熱情點燃我們信心與希望,亦師亦友,讓我們又敬又愛。

念及吾師,感其恩重,他們是香港醫療健康界的巨匠泰鬥和中流砥柱,他們造福了萬千人的福祉。

師長們不辭辛勞,將數十年經驗傾囊相授,令學養薪火相傳。他們是真的熱切盼望祖國的醫療健康事業能越來越好,日趨完善,少走國際上其他國家在醫療變革上的彎路,多完善當年未能及時修補的遺憾。

老驥伏櫪,誌在千裏。老師們盡管已經功成身退,但使命未完,壹直在等待著那個再次報效祖國的契機。

終於,迎來了這個時機,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在內地開設“醫療健康產業管理”高管課程,匯聚醫療機構的高層管理精英。老師們手執教鞭,在三尺講臺上為祖國醫療事業添磚加瓦,發揮余熱,報效祖國!

2廖錫堯教授

3羅誌強老師

目標

劉寧榮教授在文章裏,曾多次提及香港大學SPACE學院在內地的發展歷程。節選壹篇《簡單》(2017年10月10日)以饗讀者諸君:

我想到另壹個詞是“目標”,如果每個人都有個清晰的目標,那我們的生活就會變得“簡單”。

在過去的十多年中,港大ICB可以說走過了壹段千辛萬苦的路,中文授課獲批的艱難、內地政策的限制、以及兩地體制的不同所引發的同學的懷疑,等等,其中的艱辛在座的各位同學可能無法想象。

但是我始終有個非常清晰的目標,那就是:壹定要在中國的發展進程中,為重塑中國貢獻自己的壹點力量。正因為有這樣堅定不移的目標,我們多年來矢誌不余,排除萬難。

2010年,我們開始了全新的嘗試,決定獨立運營,開設自己的教學中心,以確保我們可以去完成我們的使命。然而根據內地的政策,我們的教學中心只能以公司的形式設立並進行運營,於是我們又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很多誤解,認為我們夜以繼日地忙,原來是不過為了掙錢,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利。

但是,請不要忘記,這個社會上,確確實實還是有壹部分人願意為自己的目標而辛勤耕耘的。

 

是啊,老師的付出,讓我深刻感受到:“在這個社會上,確確實實還是有壹部分人願意為自己的目標而辛勤耕耘。”

傳承

中國經過40年改革開放,已躍居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面對的國際競爭也日趨激烈,但與此同時,這也是壹個機遇與挑戰並存的全新時代。

如遊子歸家

在香港大學歷史性聚會中,孫中山先生在香港大學發表公開演講裏有言:“我有如遊子歸家,因為香港與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

就是這壹句話,印記著九十多年來的滄海桑田,把國父孫中山、香港與香港大學壹並拉進了歷史,激勵著幾代人的奮鬥精神。

前輩們懷著滿腔熱情報效祖國,慶幸在自己的生命中,能親歷祖國的快速發展,為社會進步,為人民健康,歷盡千辛,百折不撓,砥礪前行!

他們不求璀璨奪目,不求豐功偉績,不求前呼後擁,只希望能通過自己的身體力行,孜孜不倦地教導,把這壹份濃厚的民族情懷傳承下去。

期待它能在歷史長河裏綿延不斷,繼續承載香港大學百年校訓的叮嚀與囑托,伴隨著祖國的健康教育事業,壹起共創美好的未來!

 

傳承是壹種繼承、壹種自信、壹種認同,承載著壹份責任,延續著壹份情懷,彰顯著壹種精神。

傳承是壹種使命,而大學是文化傳承的守望者。

 

正如劉寧榮教授在寄語裏所說:

【明德親民,止於至善】,我們期盼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及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的學員,在終身學習的道路上追求極致,回饋社會。

 

與校友共勉:

當我們不能再為生命增添日子

那我們就嘗試為日子增添生命

後 記

偉人的榜樣壹直引領著莘莘學子,愛國之情未曾淡忘。

1923 年春天壹個晴朗的早上,國父孫中山先生訪問香港大學……2003年11月12日,孫中山紀念銅像的鑄造竣工,銅像豎立於校園中心的荷花池畔。

孫中山紀念銅像揭幕禮,饒宗頤教授題:“扶林薿薿,上庠奕奕,我之有知,根基是植。”

 

 

本文作者的求學之旅~

▶ 2016年,報讀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醫療健康產業管理”高管課程

▶ 2019年,報讀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企業財務與投資管理”課程

期待新的學習旅程……

3

林少華

香港大學SPACE 企業研究院【醫療健康產業管理】3班校友

婦產科醫生,從事民營醫院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