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觀點

返回

陸晨博士:華爾街金融創新與風險管理借鑒價值

2018年12月11日

對沖基金公司橋水創始人、華爾街頂級基金管理人雷·達利歐(Ray Dalio)的著作《原則》今年出了中文版,作者說:“我壹生中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是壹種以原則為基礎的生活方式,是它幫助我發現真相是什麽,並據此如何行動。”

所有的事情都有原則。支撐資本主義的原則就是人文主義,資本市場的運行原則就是從信任開始。交易靠的不是真錢,而是信用。信用的背後是信任,銀行給妳授予信用額度是因為相信妳。後面是神聖信仰的問題,三者之間是相互支持的。英國思想家,更確切地說是蘇格蘭思想家,資本主義的鼻祖、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的1773年創世巨著《國富論》家喻戶曉,但他早在1759年就撰寫了《道德情操論》的倫理學著作,把道德成本作為整個金融體系的基石和框架,他的思想理念影響了後續整個現代資本主義的發展和演變。

在美國華爾街交易大廳中奉行著KISS(keep it as simple as possible)的行事原則,它認為簡化和直接是最有效的溝通方式。我們不關心對方說了什麽,只關心對方做了什麽,關註的是行為和舉動,它們才是反應內心的真實動機,這也是《黑天鵝》作者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的2018年新書《Skin in the game》中的核心觀點。

 

華爾街的金融創新:全球衍生品市場

我們首先來看壹下美國金融創新的輝煌時期和所處的場景。

上個世紀40年代到5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世界新秩序逐步形成。美國稱霸全世界依靠的是軍事和貨幣。美國羅斯福總統推動建立了三個世界體系:政治體系——聯合國,貿易體系——關貿總協定(WTO),貨幣金融體系——布雷頓森林體系。整個世界的戰後經濟建立在美元體系之上。

從1944年到1971年,整整27年,卻並沒有真正讓美國人拿到霸權。什麽東西阻擋了美元的霸權?那就是黃金,金本位主義。但到了70年代,伴隨著美國對外的壹系列侵略戰爭,國內的通貨膨脹居高不下,美元貶值是大勢所趨。在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總統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宣布退出布雷頓森林體系,標誌著金本位主義的覆滅,美元進入了動蕩不安的浮動匯率時代。

為了給美元找到新的貨幣支撐,美國以沙特阿拉伯為突破口在1973年10月迫使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接受了美國人的條件:歐佩克(OPEC)宣布,必須用美元對全球的石油交易進行結算。在此之前,全球的石油交易可以用各種國際流通貨幣雙邊結算。

從這壹天之後,我們進入到壹個真正的“紙幣時代”,在美元的背後不再有貴金屬作為嚴格的限制,完全以政府的信用做支撐並從全世界獲利。美國可以隨意印刷美元,美元變成了壹個武器;隨著美元成為世界貨幣,它被輸出到各個國家,這就意味著全世界都在替美國消化通脹的壓力,為美國通脹買單。

20世紀70、80年代,受石油危機的影響,世界外匯市場動蕩,各國利率波動加劇,進而導致股票市場價格大幅波動,經濟發展十分不穩定。

在這樣的背景下,國際金融市場先後出現外匯期貨、利率期貨、商品期貨、權益和信用類金融衍生產品等。金融衍生品的初衷都是為了對沖風險,降低不確定性。但隨著市場的發展和過分的“金融創新”,初心不再,導致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

因為中國特殊的國情,我們還沒有外匯期貨和利率期貨,國債期貨是中國要對沖利率風險的利器。中國經過了上個世紀90年代的327國債期貨事件,蟄伏了將近20年,重新推出國債期貨,先有5年和10年的國債期貨、最近增加了短端2年的國債期貨,未來要發展多層次更加完備、完善的資本市場,對沖利率風險是至關重要的。

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創新始於1792年5月17日,當時24個證券經紀人在紐約華爾街68號外壹棵梧桐樹下簽署了梧桐樹協議,協議規定了經紀人的“聯盟與合作”規則,通過華爾街現代老板俱樂部會員制度交易股票和高級商品,這也是紐約交易所的誕生日。

1848年,在芝加哥83個谷物商人為了解決糧食貿易價格風險問題,建立了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於是有了農產品期貨。150多年來,期貨市場的創新與發展都同芝加哥緊密聯系在壹起,從農產品到畜產品,從工業品到金融衍生品,從期貨到期權,從交易所會員制到公司上市,作為世界期貨交易中心,芝加哥引領著世界期貨市場的發展。

80年代,外匯互換、利率互換、期貨期權、利率互換期權產生;以及信用衍生品、能源衍生品、天氣衍生品等產生於美國。這些創新有壹個共同的特點:產生於基層,自下而上,都源自投資者、期貨經營機構、期貨交易所的經營實踐。

1999年美國通過第壹個金融現代服務法案——《金融服務現代化法》。美國的金融集團現在基本上能夠涉足於金融服務業的所有領域,但美國的金融監管機制卻仍舊非常單壹及落後。對這些進行混業經營的金融集團進行監管的是處於分裂狀態的監管機構。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銀行業監管機構和保險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沒有壹個機構有權對混業經營的金融公司進行整體監管。

在2000年的時候,審批通過的《商品期貨現代化法》取消了對某些場外衍生品交易市場的監管規定,使得這些場外衍生品交易不再受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監管,這也為2008年金融風暴中肆虐美國市場的信用衍生品CDO在場外交易大行其道開了綠燈。

從整個現代資本市場的結構來看,現貨市場是壹層樓,期貨市場是二層樓,三層是期權市場,期權市場更加高級,控制風險更加精準細膩。期權在美國的飛速發展也是天時地利地契合了當時政府要為農產品再保險服務的政策。

 

風險是度量收益的標準和基礎

貨幣在現代金融中扮演著衡量資產價值的標準和單位的重要角色,但貨幣本身也是壹種資產,那麽什麽是衡量貨幣的度量單位呢?它兩個度量單位:在境內衡量貨幣的貴還是便宜就是代表貨幣供需關系的利率曲線,在境外壹種貨幣對於另外壹種貨幣的定價就是匯率。

利用同樣的思維方式,我給出壹個嶄新的關於風險的定義,風險是度量資產收益的定價單位。換句話說,收益是建立在風險之上的條件概率,是在風險控制在壹定的範圍之內才有意義的,當風險超出了容忍限度之外,再多的收益也無濟於事。收益是風險的函數,也是時間的函數。忘掉風險,直接看收益,是個人投資者萬劫不復的深淵。從價格和流動性來看,也有相類似的關系。價格是建立在流動性上的條件概率,當流動性降低到壹定程度,價格就成了空中樓閣、海市蜃樓,就沒有任何意義!

傳統的風險定義和計算方式都是基於理想的假設,在學院派的象牙塔裏完成的。學者們習慣於連續波動性的架構和用唯美的統計標準差來描述風險,但在實際中,我們都親身感受過切膚之痛:真正的風險是跳躍性風險,不是連續離散的。跳躍性風險的最大傷害就是,當風險爆發時整個風險管理過程實際上就結束了,沒有留給投資者任何補救的時間和機會。​

人們在經歷無數次的世界金融危機後,痛定思痛,重新審視和修正對於金融市場、金融創新的態度和風險意識——風險基本假設。隨著金融創新的不斷深入,更多嚴謹的自然科學的研究方式和手段都陸續被引入到現代金融學中。金融工程是數學和金融的有機結合,把金融建立在最嚴謹的數學公理體系之上。還有行為金融學,上個世紀80年代後,壹批心理學家開始深入研究人在市場中的表現和對於投資市場的心理影響,特別是在風險面前的選擇和決策和認知偏差,很多的情境下是無意識的。

人們在面對得失時的風險偏好行為大相徑庭,在面對“失”時變得風險追求,背水壹戰。而面對“得”時卻表現得風險規避,小心謹慎,步步為營。這叫前景理論 (Prospect Theory)。前景理論是描述和預測人們在面臨不確定性的環境下,風險決策過程中表現與傳統期望值理論和期望效用理論不壹致行為的理論。

風險管理要回答的哲學問題有兩個,第壹個是怎樣活著,二是在活著的基礎上最多能承受多大的損失。期權和信用風險,都屬於信息不對稱性跳躍風險,風險的爆發就是game is over——遊戲結束了,因為什麽都做不了。

特別是最近在中國的債券市場,各類債券的違約不斷攀升,違約機構範圍不斷擴大。投資機構踩雷的比比皆是。當壹個債券違約不能兌付時,壹般投資機構內部開始啟動應急風險管理流程,但這些都是表面工程,當投資機構派出浩浩蕩蕩的要債隊伍到了違約的公司討債時,會發現違約公司的門前已經人滿為患了。當妳懷疑壹個事情的時候,必須從基本假設開始。只要同意某些似乎非常有道理的基本假設,整個遊戲就結束了,這就是金融市場的反人性和殘酷性。

 

美國金融科技的發展與比特幣

我們回顧壹下金融科技在美國的發展。

二十世紀70年代早期,其標誌是紐約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紐交所)引入訂單轉送及成交回報系統(Designated Order Turnaround,DOT,及後來的Super DOT)以及開盤自動報告服務系統 (Opening Automated  Reporting System,OARS)。進入80年代,計算機已經被廣泛應用於股票與期貨的跨市場指數套利交易中。80年代後期及90年代,隨著電信網絡的發展,美國證券市場的全面電子化成交和電子撮合市場(ECN)開始發展。

金融科技(Fin-Tech)主要是指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人工智能、數字貨幣這些新興科技在金融 領域的融合運用所形成的壹些全新的技術、方法和應用。

某些專家們曾煞有介事地討論過,到底是“金融科技”還是“科技金融”?我認為,金融和科技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因為金融的內涵太豐富了,無論是上壹輪的互聯網,還是這壹輪的AI和Fin-tech,它們的內涵和金融比起來都捉襟見肘,完全不在壹個數量級水平上。

美國的互聯網金融(網絡泡沫)的代表性公司就是股票經紀商Charles Schwab、ETrade還有大家都非常熟悉的Paypal。Paypal有兩個主要合夥人,壹個是現在特斯拉(Tesla)的老板伊隆·馬斯克(ElonMusk),另壹個就是暢銷書《從0到1》的作者,矽谷的天使投資家彼得·蒂爾(Peter Thiel)。美國的互聯網金融泡沫在2000年見頂崩盤,從5400點壹直跌倒1100點,可以想見當時市場血流成河的慘景。不計其數的金融創新公司都葬身其中。

從2000年到2008年美國開始了高頻交易的遊戲,把交易速度推到極致,人的生理極限眨眼睛是1/10秒,他們做到1/100萬秒。邁克·路易斯在他最近壹本書中如此描述高頻交易的超級速度——“我們只能想象出來1/100萬秒是什麽樣,妳眨壹次眼他交易10萬次。”

金融科技發展走在了金融監管的前面,暗藏金融風險。2010年美股“閃電崩盤”敲響了高頻交易警鐘。2010年5月6日,美國股市閃崩,市值被迅速抹去近1萬億美元。美國監管部門稱有人通過巨額下單後取消並修改訂單從而獲利的運作來操縱市場,造成市場波動,導致紐約道瓊斯指數暴跌1000點。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巴塞爾委員會公布了巴塞爾協議Ⅲ框架。相比巴塞爾協議Ⅱ,巴塞爾協議Ⅲ要回答壹個問題:怎麽讓“大而不倒”(too big to fail)、有系統性風險的金融機構真正做到“大而不倒”。加強監管,加強風險資本的監控和管理,流動性風險的管理,交易對手信用風險的管理已經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戰略性高度。現在中國和美國管理方式要求每個銀行都必須做壓力測試,壓力測試的目的是要保證金融機構能夠活著。

起源於銀行的風險管理,巴塞爾協議的思想用到證券、資管、保險等金融機構,主要管三件事。首先是監管定義的風險資本:根據每個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的特點,計算能夠承擔風險的數量和種類,這就是風險準備金。其次就是要求業務和風險掛鉤,風險要用風險資本來覆蓋。另外,經過2008年金融風暴的深刻教訓,資產負債管理以及流動性是關系到企業生死存亡的第壹等大事。想活著就要先保證有充足的流動性,流動性風險總體上被分為融資流動性風險,就是中國經歷的2013年銀行間市場的620事件。另外壹種就是在2015年和後續中國資本市場多次出現的“千股跌停”,屬於交易流動性風險範疇。

風險就是信息不對稱性,傳統金融中,資產的定價來自於對風險的定價測算。在當前的經濟大環境下,銀行等金融機構面臨對公業務的質和量的下滑,隨著美聯儲的加息,中國也變相地加息,導致不良債權違約急劇上升,銀行等金融機構不約而同地轉向零售來尋求業務的轉型。

中國除政策風險外的最大風險就是交易對手的信用風險CCR。信用風險在傳統金融世界是無解的,盡管投資者監管者動用了各種金融風險模型和工具,也引進了數學統計概率等高深理論。但對於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這個難題還是壹籌莫展。​

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融合,為金融風控帶來了革命性的變革。大數據風控公司從網上收集用戶的海量數據,並快速分析預測,從微觀大數據的角度協助傳統的零售客戶信用風險分析,從而對其進行信用評級更準確的定位。人工智能從另外壹個嶄新的維度大大提高風險定價與管理的效率,但是人工智能最後也不能顛覆、取代金融。

2008年,傳統金融世界大廈將傾,統治整個金融世界的信用體系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顏面掃地。就在這壹年的10月31日,就在投資銀行雷曼 兄弟倒閉的不久後,當時還默默無名的中本聰在他劃時代的比特幣論文的總結中提到:比特幣的存在需要兩個前提條件:第壹,好人比壞人多;第二,作為比特幣基礎核心技術的橢圓曲線加密算法是牢不可破的。

由此可見,比特幣並不能完全解決金融中最核心的信用風險問題,它是以消耗大量資源和信息流量來減少信用風險中的信息不對稱性,即以科技解決方式來回答金融問題。從這個角度上來講,大部分壹般的信用風險根本不值得動用區塊鏈這樣浪費資源很多的技術,只有壹些特定的非常重要珍貴的信息需要花這樣的成本來維護,比如學歷信用信息的維護。

比特幣幾乎是唯壹真正實現了“全能”區塊鏈的落地實際應用的產品,成為第壹個世界範圍內流通的電子數字貨幣,不折不扣地執行了中本聰設計的初衷:去中心化,不受任何人和團體的操縱控制,不受任何個體主權國家的控制和監管。

人們都在追求永恒:風險是永恒存在的,金融市場永遠在不斷變化。控制風險,降低信息不對稱性的唯壹方式就是以動態對沖動態永恒的變化,不斷創新改革,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金融科技創新,結合當今世界最前沿的金融風險管理措施更好地為金融和企業服務,保駕護航,到達美好的勝利彼岸。

文章轉載自公眾號“陸博士下午茶”。文章內容根據陸晨博士在2018粵港澳大灣區金融創新峰會“房地產投資與金融創新分論壇”的主題演講整理。

 

7

 

陸晨 博士

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客席副教授
軒鴻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首席投資官、高級副總裁
亞洲投資者學會風險管理中心執行董事

陸博士在美國和香港金融市場擁有近20年的工作經驗,他曾多次成功地完成了行業標誌性工作:在2014年中國最大的並購交易中糧集團與來寶集團並購案中,他出色地領導了風險管理調查工作;2013年,由於在某東南亞大型銀行的巴塞爾協議II風險管理項目中成績卓著,他幫助普華永道贏得了象征亞洲風險管理最高榮譽的「最佳亞洲風險管理咨詢顧問大獎」;2013年光大證券ETF交易「烏龍指」事件後,他受邀作為三名海外顧問委員會成員, 參與對光大證券的指導工作。此外,他還曾代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協助東南亞多國強化與提高債券交易和風險管理實踐水平,並負責對監管者進行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