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專欄

返回

學習的力量:求知求真求變

2018年6月19日

各位同學:大家早上好!

非常歡迎所有來自北京、上海、深圳以及廣州教學中心的新生同學,來參加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的開學典禮。秋天的香港雖然還有些炎熱,但你們的到來,為我們帶來了一絲非常清爽的涼風。

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香港大學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與全球名校相比,它的歷史並不算悠久。全球的大學,起源於中世紀的哈佛、劍橋等,都是歷史非常久遠的大學。雖然香港大學歷史不是很長,但是在短短的一百年間,它一舉成為全球著名的學府之一。究其原因,我想基本上有幾點非常重要。第一,學術的獨立與自由。任何一所先進的大學如果缺少了基本的獨立空間的話,那麼它就不可能成為一所好的大學,因為學術研究的基本前提就是賦予所有人自由的權利,而這就是香港大學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

第二,香港大學是一所開放式的大學。來到香港大學,大家可以看到,這裡沒有圍牆,香港大學是開放給所有的人,開放決定了香港大學的成功。香港大學的教師裡有一半來自境外地區,這也說明了香港大學的包容性。香港大學能成為全球著名學府,首先當然是因為它的研究水準,另外一個則是教學。沒有好的教學,一所大學便無法成為優秀的大學。全球所有的大學都必須注重這兩點。

第三,香港大學具有很多大學、尤其是亞洲很多大學缺乏的一點,就是香港大學從很早就開始重視終身教育。早在1956年,香港大學SPACE學院的前身香港大學校外課程部就成立了,它基本的宗旨就是打破當時大學精英教育的限制。現在全球已經進入了高等教育大眾化的時代,可是在1956年,香港大學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上,所以為了服務社會,香港大學在1956年成立了校外課程部。到了20世紀90年代,香港大學就在香港的市區金鐘,建立了最大的市區教學中心,這也是港大最基本的想法——香港大學如何能提供教育以幫助全社會。因此,在香港轉型成為知識型經濟的過程中,香港大學SPACE學院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在短短的六十年間,我們在香港培養了兩百多萬人。要知道,香港的人口總共才七百多萬。

在香港大學最年輕的學院就是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它於2010年才成立。在成立這所學院的時候,我們在思考,我們應該在中國創立一所什麼樣的學院才能滿足內地專業人士的發展需求。因此,我們的定位非常清楚,就是要建立創新型的中國商業學院。我們在觀察中國內地所需要的人才的時候,發現內地缺乏專業的人才。從這個角度出發,中國商業學院希望借此能夠為中國人才發展服務,這也是建立商業學院最基本的前提。

商業學院教育經常會出現的問題是,過度強調專業的教育,而忘卻了人本教育,而人本是很重要的。在做管理的時候,我們不要忘了愛。愛是人本裡面最重要的成分。除了愛,我們要寬厚,要接受不同的看法,讓我們的身心有自由。這些都是在專業以及管理教育裡面很缺乏的。《易經》裡有這樣一句話叫“上善若水”,何謂上善若水?我們追求的至善,就像大地、像水一樣,能滋潤我們的人類,所以我覺得在我們的商業教育裡面,我們必須強調人本教育。而且當我們強調這是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的時候,所謂沒有圍牆,不僅僅只是一個概念,而是希望透過這個沒有圍牆的形式,能夠帶動大家開放性的思考。所以,在一個沒有圍牆大學裡面,我們希望所有同學都有開放性的思維,這個是我們的一個願景。同時,我們有個很清楚的目標,就是能夠為內地人才發展培養所需要的人才。

如果我們看中國的發展,在過去三十多年當中,中國經濟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今天中國人走到哪裡,都可以感受中國的強大,那麼到了今天,我問大家,當你們走到哪裡都能夠感受到中國強勁的經濟力量,以及背後所代表的財富的時候,我們到底缺乏什麼呢?其實,我們缺乏的是被人的尊重。為什麼我們缺乏被人尊重?因為我們缺乏的是可以讓人尊重的行為,讓人尊重的管治,讓人尊重的道德楷模……正因為我們缺乏這些東西,所以我們在思考,如何在未來三十多年發展中,我們能夠重塑中國,這是我的一個非常大的使命感。以我們學院今年夏天組織的日本遊學為例,當時我們有三位同學在分享的時候哭了,我很感動。有位成績比較好的同學跟我說:“你們所招的有些同學水準不怎麼強,為什麼要招這些人來?我很牛的,為什麼你們招的一些人根本達不到我的水準,卻跟我一起上課?”我回答說,終身學習最基本的前提就是提供學習的機會,從一個廣義角度而言,教育要讓所有人都能夠獲得一個學習的機會。而且我想說的是,在座很多朋友來自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有的卻來自偏遠的鄉村,你們可能在很早的時候已經失去了平等教育的機會,而我們終身學習的基本前提就是給所有人提供一個好的學習機會。當你們進來時,我們的門是敞開的,但是當你們要畢業的時候,這個門檻卻很高。為什麼?因為我們要對得起你們是香港大學畢業生這個身份。所以我跟同學講,如果當同學們一年半學成後走出校門時,他們的行為能夠有些許變化,並得到大家尊敬的話,那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所以在過去的五年中,我不停地跟我們的同事和老師講,我們所做的事情是,“How can we help to reshape China?”,(在重塑中國的進程當中,我們能做些什麼?)這就是我們的一個使命,也是我們的一個願景。所以為什麼我們來學習?學習的力量就在於求知、求真和求變,我相信這也是在座的、來到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學習的同學們的一個基本的出發點。

首先是求知(Seek Knowledge),談到Knowledge,來自內地的同學,一定聽過一句話,並且肯定從小就朗朗上口,那就是培根的名言,“知識就是力量”。但是如何獲取知識?有四個層面我們必須考慮到。第一個層面,非常簡單,Recall(瞭解),要瞭解最基本的概念是什麼,什麼是行銷,什麼是管理。第二個層次是Concept(概念),如何將這些概念運用到你的生活和工作當中。第三個層次是Strategic Thinking(戰略性思維),可以幫你將所學的東西在特定的環境下進行發揮。很多時候我們同學在學習當中有一個基本傾向,就是很喜歡第一個或第二個層次的概念,要求老師能不能給我一個成功的方程式,通過1+1就能夠賺一百萬。所以我總是跟同學說,如果你們來到這裡是尋找成功的方程式的話,今天應該趕緊退學,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成功方程式。我經常聽到內地有句話叫,“放之四海而皆準”,對於這句話我很恐懼,因為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真理,所以也沒有一成不變的成功方程式。第四個層次是Extended Thinking(擴展性思維),需要一個創新性的思維,將所學的東西應用在不同的環境中。很多人問我,你在歐洲、美國都生活那麼長時間,到底什麼樣的制度是最好的制度?我還是喜歡清朝末年,中華志士在尋找變革的時候所提出的八個字,“中學為體,西學中用”。為什麼我還強調這點?我不認為中國人能在一個幾千年的歷史背景中完完全全換新,成為美國人,用美國的方式去行事,那不是正確的;當然,也不能因為我們血液裡流淌著兩千年的血液,所以一切都不能改變。因此,我非常贊同這八個字。也因為這八個字,我相信,我們的教育必須紮根在中國的大地裡面,並且借助歐美的先進的管理經驗。這就是我的基本的看法。

在我們尋找知識的過程當中,有七個方面需要注意。第一,自信。很多人在尋找知識的過程中缺乏自信。缺乏自信會讓你變得很自負,因為你害怕、恐懼,所以你會拒絕。當你到任何一個地方求學的時候,要對自己自信,自信的結果就是你要面對事實。第二,一致。如何要求自己和要求別人應該一致,很多時候我們同學只是單方面地要求老師如何如何,而忘記了對自己有什麼要求,當你對別人有要求時,別人也會是同樣如此。這次讓我記憶深刻的是,在日本遊學時,我們帶隊的老師非常嚴格,甚至當著全體同學的面批評一些不守規矩的同學,因為他們在提問過程中,顯得非常混亂。但是他依然能夠受到同學們的尊重,因為他自始至終對自己也非常嚴格,他除了帶隊,還為了感謝日本的接待方,自己帶了幾十盒香港的餅乾作為禮物,最終促成了完美愉快的行程。所以一致性很重要,就是說如果要要求別人,就先得要求自己。在此過程當中必須敞開你的胸懷,才能跟別人溝通,讓別人瞭解你的需求,所以追求一致性很重要。第三,“三三三”的學習原則制度很重要。什麼叫“三三三”?我們老師所教的只能占三分之一,你自己的學習,以及從同學中的學習,各占三分之一。第四,在學習過程中如何創新地運用,做出你應有的貢獻,這個是另外很重要的一點。第五,爭論,並善於提出問題。我們不希望同學們完全接受老師的看法和意見,你們可以敞開心扉,提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這個很重要。第六,要有同理心,有理解別人的寬大胸懷。如果你有這樣的寬度,你的收穫就會很大。愛因斯坦曾說,“Education is not the learning of facts,but the training of the mind to think”(教育的目的不是給你一個簡單的資料、一個事實而已,而是去培養你的思維和思考能力)。這個是教育最重要的方面。

如果求知是我們學習的第一步的話,那麼求真(Seek Truth)應該是我們學習的目的。法國作家、諾貝爾獎獲得者安德列·紀德說過:“要相信那些不斷在尋找事實的人,可是對那些剛剛發現事實的人,均要產生懷疑。”這不是懷疑論,而是我們要不停地去思考。在日本遊學的最後一天,我看到一份《日本時報》。它對我們慶祝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及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儀式的報導是這樣的:美國的一個民意調查顯示,日本人在全球的受歡迎程度超過中國,但是它的導語又是什麼呢?導語是“中國慶祝對日本的‘勝利’”,勝利被用了引號。由此可見,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他們從來沒認為是被中國人打敗,而是被美國人所打敗,這是日本人的觀感,無論你同意或不同意,這是他的感受。當然,中國人有不同的看法。那麼,今天以這件事作為切入口的話,整個抗戰七十周年大慶的過程,事實上,給全球輸出了不同的資訊。在抗日戰爭裡,多少東西是事實,多少不是?有次我碰到一個國內的同學,他說來香港的時候,忽然發現小時候看電視劇,裡面的八路軍的帽徽是兩粒扣,但是八路軍當年的帽徽真的是兩粒扣嗎?不是,而是中華民國的國徽。但是長期以來他所瞭解的八路軍的帽徽卻是這樣的,後來到香港後才發現並不是這樣的。可是為什麼長期以來這個事實不為人所知呢?所以日本人說,你們中國人說你們對日本的勝利是歷史事實,但同時,很多所說的歷史都不是真的歷史。

對歷史可以有不同的解釋,但我們所有人在追求歷史的過程中,應該盡可能還原歷史真相,這是我們需要做的。好多時候,當我們在追求歷史真相的時候,可能你是一個少數派,就像甘地說的一樣,有時候事實就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今天,在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的時候,我覺得有一樣東西我是非常肯定的。就像習近平在閱兵慶典所講的一樣,這是中國人民的勝利。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抗戰勝利將黨派的重要性放於人民之下,而這才是正確的史實,這才是正確的歷史取向。又例如,對南京大屠殺,日本人表示懷疑。但是從1937年直到現在,我們中國人有多少人可以像猶太人一樣充滿激情地一個又一個地去遍訪南京城,把死去的30萬同胞的名字一個一個找回?如果今天我們有這樣一串一串的名字,那麼也許南京大屠殺就能成為一個歷史的真相,所有人都無法否認它的真相。而今天日本人說沒有啊,沒有死那麼多人啊,你們用什麼樣的證據證明南京當年死了30萬人?但我們拿不出太多的證據來。所以我們缺乏的是那樣一群具有激情的人。但是很遺憾的是,儘管有時候我們有這樣有激情的人,可是這些有激情的人卻很難被社會所容忍。例如汶川大地震,就有一些努力尋找死去小孩名單的人,但這些人卻引火焚身。所以我們要問自己,我們有沒有這樣的激情去尋找真相?

而我們能不能持有開放的心態,也就是,當我們發現新的事實的時候,我們能不能用開放性的心態去面對所見到的事實。當我們討論中港兩地矛盾的時候,在過去幾年裡,作為中國人的我感到悲哀。為什麼會悲哀?因為在香港回歸這麼長時間之後,香港年輕人對祖國的認同卻越來越差,這是一個事實。當一個內地的同學來看這個問題的時候,會問為什麼會這樣?當我們找到事實真相時,我們願不願意接受它。香港不少年輕人對祖國沒有認同感,他們所代表的是另一種思維和傾向,是一種道德的優勢——無法認同中國的制度。在過去的三十五年當中,中國已經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而且你願不願意接受這種變化,願不願意看到中國的進步?如果沒有這樣的心態,香港年輕人也很難改變。當我們面對很多事實與真相的時候,我們願不願意去思辨,願不願意在思辨的過程中去尋找答案,並且接受它,這個是我覺得在追求真相中很重要的一點。

第三,我要強調的是,Seek Change,求變。98%的人的心態都習慣停在“Comfort Zone”(舒適區)很舒服。為什麼呢?因為不願意有任何變化。可是變化在任何社會發展階段中都很重要,所以只有2%的人有勇氣,有夢想,有自信。他們願意去尋找新的東西,這樣才會產生新的變化。所以我要講的是 ,一個社會裡最大的動力就是這2%的人。我希望,在座的朋友都是屬於這2%的人。因為只有你們有這樣的心態,才能帶動社會的變化。

那麼,如何去改變,也有四點非常重要。一是Mindset,心態。講到心態,我特別喜歡舉一個非常經典的例子,在座的朋友一定經常吃土豆片,你們知道土豆片是怎麼產生的嗎?以前在一個教堂的活動當中,有位廚師把土豆切成了片,結果在座的人都抱怨,為什麼今天的土豆切那麼厚,真難吃!廚師知道後很生氣,但生氣後,他的心態卻發生了變化,接著他把土豆片切得非常薄,再端出給大家,結果土豆片大受歡迎,被全部吃淨。創新就是這麼來的,創新就是在那一刻心態的轉變。我看過一篇報導,來自浙江的一群商人,在非常保守的穆斯林國家埃及,賣情趣內衣,竟然大獲成功,你能想像嗎?在一個極為保守的穆斯林國家,來自浙江的沒有受過什麼教育的商人,竟然可以通過賣情趣內衣而獲得成功。這是什麼樣的心態?所以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心態真的重要。

接著是Attitude,態度也一樣非常重要。當心態改變的時候,你的態度也要接受這樣的變化。第三個就是Habit,習慣,很多時候你的習慣決定了你的做事方式,習慣往往也能改變人。尤其這次從日本回來,我發現我們習慣是可以改變的。第一天我們到日本,說話的聲音非常大。可在日本我們都知道,大家說話聲音都非常小。第一天當我們發問的時候,大家很亂,但到最後一天發問時,大家一個一個,非常有秩序,非常好。而且我們都知道,中國同學發問的時候希望先來一串非常長的評論,先非常長的介紹自己,然後再發問,這就把翻譯弄傻了。以致翻譯抱怨說,你們能不能問問題啊?漸漸到最後一天,所有同學表現都很好,直接發問題而少些滔滔不絕的評論。在日本,還有一個非常好的的習慣,每到一個活動結束以後,人們都把桌子附近的所有垃圾帶走,把椅子放回原位。我真的希望在座的朋友從今天起,到我們教學中心學習時,就學會培養這些習慣。所以我剛才講,尋找真實就是每一次我們去海外遊學的時候,同學不僅感受到中國的強大,也感受到巨大差距。當我們遇上日本人的時候,我們要問問自己,日本人是我們所妖魔化的日本人嗎?不是,這個國家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學習的。我真的不願意看到1895年甲午戰爭的重複,當時全球沒有人預測中國海軍會敗於日本,但最後卻失敗了,而且有了馬關條約,割讓臺灣。所以尋找最真實的過程就是要open,開放,明白並瞭解別人,瞭解你的競爭對手。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某些習慣,而這些習慣的改變將會使我們成為不同的人。

最後一點,變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Action,行動的能力。我在講行動能力的時候,會想到我非常喜歡的網球球員李娜,一個長期在中國體制內成長的人,能夠下決心跟這個體制決裂,並且面對種種是非,這是非常非常難的。但同時我也看到,另外一個例子,美國的斯諾登,也是讓人非常尊重的人。在美國這個非常強大的體制裡面,他敢於冒險來到香港,將中情局的所有醜聞曝光,他所做的事情對人類貢獻巨大。我們要確保我們的自由不能被政府奪走,而這就是他的信心。當他看到美國人的自由正被政府一步一步所蠶食,挺身而出,當然這代價是巨大的。可是,對於美國這一國家,斯諾登的事情卻可以被拍出電影,而且還能在奧斯卡獲獎。這是中國人難以想像的一件事情。所以這是美國的偉大之處。正因如此,即便是像喬姆斯基這樣的左派,一方面不停地在批判美國,但同時他也認為美國是他居住的最偉大的國家,因為它有言論的自由。所以言論自由,獨立思想,是一個民主國家強大的最基本的前提,缺乏這一點,所有的強大都是短暫的,是不可能延續的。從這一點來講,行動、力量是非常重要的。

愛爾蘭著名的劇作家、英國政經學院的創辦人之一蕭伯納說,進步如果缺乏變化是不可能發生的,那些不願意改變的心態、思維是不能改變任何東西的。所以我們希望大家通過學習實現這四個目標,這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世紀70年代提出的學習的四大支柱的目標。第一,Learning to know,我們希望,我們同學能夠用最基本的知識去瞭解這個社會和世界,然後使你們有技巧和能力去做些事情。第二,Learning to be,要讓你們成為一個能夠改變世界的人。在這過程當中,第三,Learning to do,將知識轉化為行動力,最後是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我們要去瞭解人類最基本的普世價值,普世價值所代表的就是平等、博愛、寬容。我們只有透過這些大家認可的價值,才能與不同文化的人在一起生活。如果我們中國大陸人、臺灣人、香港人都不能生活在一起,去和平相處,更何況跟其他人呢?

所以這與《易經》中所提的「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異曲同工。學習的目的就是不斷獲取資訊和知識,並且通過不斷地詢問和辯論,找到一些答案,以寬容和仁愛的態度待人處事。這其實也體現了香港大學的校訓,“明德格物”。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所以在ICB的社區學習過程中,我們希望能做到Engage,Empower,Enhance,Enable。第一,能夠跟同學在一起學習,我們提供不同的學習環境。第二,我們最基本的方向就是授權,讓你們理解學習的責任,再不像小學、幼稚園,是被迫學習,而是主動學習,成為學習的主人。第三,加強你們的能力。第四,使你們能夠發揮才能,為社會做貢獻,這就是我們的ICB社區。

最後,我衷心希望,你們能夠學以致用,也能夠學以為仁!我相信ICB將給你們帶來一段全新的、與眾不同的旅程,但我不希望這是你們最後一次學習旅程。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