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專欄

返回

教學理念10C

2018年6月18日

各位同學:

非常歡迎所有來自北上深廣四地教學中心的朋友們。大家早上好!

這次是我們今年秋天的第二次開學典禮。今天當你們來到港大的時候,見到的第一個建築物就是一百多年前,我們剛開始建立港大時的建築物。這座建築物當年是靠兩位著名的海外人士捐助的:一位是印度人,一位是馬來西亞人。

大家來到我們百年港大確實是一種榮幸,因為香港大學是全球知名的大學。作為一所精英大學,她是以研究著稱。今天當世界所有的機構去看一所大學的排名的時候,他們總是習慣性地注重她的研究。所以當你們來到港大時,你們無疑獲得了進入一所一流大學的機會。但是一流大學的問題在於,很多老師只喜歡做研究,而不喜歡教書。所以你們很幸運,來到一所以教學著名的學院——香港大學SPACE學院。香港大學SPACE學院在1956年建立,她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改變精英大學的運作模式:只向少數人開放。所以港大不僅以研究和教學著稱,而且在全球為數不多的大學中將終身學習作為她發展的三大支柱之一。從這個意義而言,我希望從今天開始,你們的香港大學學習之旅將是一次與以往不同的學習之旅。

我相信,在座各位同學有些是剛剛從另一個學校學習完就來到這裡,有些可能是十幾年沒有進過校門了。那麼,學習或者回到大學,到底是為了什麼?今天大家來到港大開心嗎?(台下有同學回應:開心!)其實,School(學校)這個字的英文,大家知道是從哪裡來?它源自希臘文。是什麼意思呢?是Pleasure(開心);也就是說,學校本意應是一所娛樂之所,所以來到大學裡面,應該是一個快樂之旅。所以教育,第一個是什麼呢? Excitement。教育的第一個意義是讓你開心,但開心還不夠,開心之後呢?最重要是讓你獲得經驗(Experience),我們所有人做事的時候,都是根據過去的經驗,這個對我們發展非常重要,因為沒有過去的經驗,你們就無法向前走,但是,我們所有人都有個弊病,就是將所有的一切判斷建基於以往的經驗。所以回到學校,就是讓你再次獲得全新的經驗、獲得新的思考方式。第三點很重要,Exposure,讓你能夠面對不同的事物或觀點。這樣,你的視野就會變得更加開闊,因為你不再局限於你從前的小圈子。所以開拓視野對教育來說也是非常重要。

一、    大學的宗旨

今天我首先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大學的宗旨。對高等教育來說,我們總是在這兩個問題上思考:1)教育對我們的社會和經濟的貢獻到底在哪裡? 2) 教育對我們社會公義的貢獻到底在哪裡?這是我們一直思考的問題。這樣的問題由來已久,已不是今天的事。從中世紀開始,從十一世紀、十二世紀開始,這些爭論已經存在。那麼,爭論的原因出自哪裡?我們同學來到學校裡面,總有一個短期的需求,希望來這裡學成以後回去,馬上變得含金量很高,薪水馬上漲百分之百,最好是百分之五百!對此我們很理解,所以大學必須滿足這種短期要求,但同時大學又不能僅僅滿足這種短期要求。如果大學變成這樣功利性的話,那麼大學就再也不是真正的大學了。所以,大學如何在長期和短期的目標中做一個均衡?自古以來都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另外,到底大學是教育還是培訓?也是一個爭論不休的問題。大學是提供職業性的教育,還是提供通識性的教育?還有一個,教育到底是讓你磨練頭腦,還是讓你滋潤靈魂?這些都是我們一直討論不休的問題。以上是一位美國教育家Harlan Cleveland做的總結,是自古以來都爭論的問題。借用英國哲學家培根的話,他說:“教育和知識應該是Practical(實用的)。”但Newman這樣一位著名的牛津教育學者,他就持一個完全相反的觀念,他認為知識都是一堆垃圾。所以從經濟的層面來講,我們大學一定要提供你們發展所需要的知識,尤其是在現在這樣的世界裡面,知識的變更和變化是非常的快速。大學的老師和同學都必須要面對這樣快速變化時代裡面的這樣一個情形,不斷地更新知識,這就是終身學習的意義所在。同時,教育也在輸送你們需要的技能,而大學教育對於一個國家經濟貢獻的呈現,也在這個層面體現出來。但是如果大學的教育只是僅僅體現在一個經濟層面的時候,那就有問題了。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早在上世紀60年代就說過,一個國家不能物質富有而精神匱乏,就是說不能僅以GDP來衡量一個國家的國力。所以從這個意義來說,我們單純考慮經濟層面是不足夠的,同時也要考慮社會層面的需要。大學培養的人才必須要為我們社會的發展作出貢獻。例如,我們培養醫生是為了讓大家更加健康;我們培養律師,是為了確保所有人都可以公平地面對審判,這就是我們教育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教育的另一個目標是Promoting Social Mobility(促進社會流動)。在座的朋友,你們不見得都來自北上深廣這樣的大城市,你們有的可能來自遙遠的西部,有的可能來自偏遠的山村。只有教育,特別是大學教育,才能提供讓你們走向其他地區、其他國家的發展機會。因此,教育的一個重要意義就是要提供社會公平。

美國的一個歷史學家杜蘭特曾說:“雖然人類天賦不平等,但他們應擁有幾乎平等的機會和教育資源。”這是一個理想,直到今天,這樣的一個理想在全世界都還未實現,在中國更加沒有實現。南非前總統曼德拉曾說:“教育是你可以用來改變世界的最強大的武器。”所以,關於教育的重要性,我們可以從中深刻地體會到。

到底教育的核心價值在哪裡?是Independent thinking (獨立思考)。自由對知識的追求,以致對社會的承擔,具有重要意義,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十八世紀德國最著名的一位外交學家和教育家,就是1870年成立了柏林洪堡大學的洪堡。洪堡是現代大學教育一個重要人物。大家都知道,在中世紀大學成立的時候,它是受到教會、修道院的影響,它的目的是培養老師。但洪堡認為大學必須忠於研究,大學是教學和研究的總匯之地。而且他說大學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財富就是自由。而與自由相伴隨的是什麼?是寂寞。大學的老師必須要耐得住寂寞,如果耐不住寂寞的老師,就不應當老師,這是最基本的。當我看到現在躁動的中國,許老師不甘於寂寞。其實歷史上許多世界著名的學府都是在偏遠的地方,像牛津、像劍橋,她們都不在大城市,都在小地方。就算北大校園上的燕京、清華,當年都是建在離市中心很遠的地方。當時從城市要到燕京、清華都是很辛苦的,不過目前它們都已成為城市的一部份。大學要建在偏遠的地方,其實是要讓所有的老師都靜下心來做研究。但很不幸的是,這些大學的價值現在都陷入困境。這不單是中國的困境,也是全世界的困境。在這個困境中有兩個發展令人憂慮,一個是政治的干預,另一個是商品化。政治干預不管是在歐美的國家,還是在中國都出現,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它可以在你的研究預算上做干預,它希望你做這個,而不做那個。而教育出現的商品化的傾向,更是一個問題的所在。社會主義的中國在這方面比任何一個西方國家走得更快,走得更前。在目前中國社會裡面,教育都被標籤為商品化,包括我們港大ICB都曾經被誤會成為一個賺錢的工具。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港大ICB是一個非營利的教育機構,沒有一分錢是可以放到任何一個人的口袋裡。只有教育不被商品化,教育才能得到更好的發展。這並不意味教育不需要錢,教育一定需要錢,就如我剛才所說的,香港大學建立之初,我們需要兩位元來自海外的人來捐助。今天大家如果有機會來到我們新建的百年校園看看,百年校園有很多錢是香港本地的財團捐助的。

對中國而言,教育受到兩個國家的影響:一個是美國,另一個是德國,剛才說過的北大前校長蔡元培是哪裡畢業的?是德國。所以他受到洪堡教育理念的影響非常的大,這是北大的一個傳統。他宣導的相容並包、網羅百家、大學獨立、學術自由、教授治校、學生自治,到今天仍然是中國的一個夢想。其實中國現在的很多大學是受西方的影響,中國的第一所大學是哪一所大學?天津大學,它的前身是北洋大學。北洋大學是由一個外國人所創立的,最後成為公立學校。在1895年北洋大學作為中國第一所大學成立的時候,他們的創校者就意識到,中國要富強,就必須要走上西方科學、民主的道路,所以成立了北洋大學,這是中國的第一所大學。在中國的教育家裡面,除了蔡元培,另外一位南開的創辦人張伯苓,是我本人非常尊敬的一位教育家。張伯苓曾經任職北洋水師,他目睹了中國戰敗這段非常慘痛的歷史,所以他決定要教育救國,後來到了哥倫比亞大學非常著名的教師學院進修,他不但創辦了南開中學、南開小學、南開大學以及重慶的南開中學,都是非常著名的。但就是這麼一個教育家,在他去世的時候,他沒法再重返南開大學,也沒法重返南開中學,因為在1945年之後,他曾經短暫擔任了當時民國政府的考試院院長,屬於人民的敵人,所以他在南開的校史消失了很久。

中國歷史上除了這兩位教育家,還有一位非常著名的洋人教育家司徒雷登,他創辦了燕京大學。這三位人士,當張伯苓去世的時候,他希望將自己埋葬在南開大學,但到了今天,他的墓園仍沒有在南開大學出現。今天蔡元培的墓還在香港,也還沒返回北京大學。司徒雷登上世紀50年代在美國去世的時候,很希望將自己埋葬在燕京大學,但到了今天,他的墓還是無法埋在那裡。歷史就是這樣寫的。歷史不能改變,但是我們希望可以改變未來。

在中國歷史裡面還有很多知名教育家,好像陳嘉庚,大家知道他創辦廈門大學和集美大學,也是傾家蕩產去辦學。還有盧作孚,民生輪船的創辦者,他在抗戰時期,在重慶北碚辦了一所研究院,容納了當時三千多位中國大陸各地的學者。張謇是江蘇南通人,如果再看看他的歷史,大家可以看看他辦了多少個學校!張謇是中國近代著名的實業家,教育家,他一生創辦了370多所學校。1905年,張謇與馬相伯在吳淞創辦了復旦公學(復旦大學前身)。1907年創辦了農業學校和女子師範學校,1909年倡建通海五屬公立中學(南通中學前身),1912年創辦了醫學專門學校和紡織專門學校(揚州大學、南通大學前身)、河海工程專門學校(河海大學前身),江蘇省立水產學校(上海海洋大學前身),並陸續興辦一批小學和中學。1909年,張謇創辦吳淞商船專科學校(上海航務學院前身)。這些都是他作為一個實業家,傾注他所有家產來辦教育的成果清單。

所以今天我們要問一個問題:今天在中國所有的高等學校裡面,那麼多放錢投資教育的實業家他們到底是為了利潤?還是為了教育?幾年前,有一位從美國回來的朋友問我如何投資中國的教育,因為他看到港大ICB做得還可以,他問我有沒有一個成功的利潤模式?我問他想幹什麼?他回答說他想辦教育。我告訴他:“如果你想辦教育的話,而且想把學校辦得成為中國出名的學校的話,你不僅不能賺錢,而且還要準備傾家蕩產!”上述這些教育家就是在中國傾家蕩產辦教育的典範。可是這種情況在今天的中國幾乎己消失,這種消失除了是由社會變化而造成的,也是由中國社會的制度造成的。所以我希望我們今天仍能有更多實業家願意傾家蕩產來辦教育。只有出現這樣的一個變化,中國才能有一個更好的發展,才能得到世界的尊重。

目前中國教育的困境是“權力本位”“道德淪喪”,看看今天一查,多少院士、多少教授拿著科研基金來腐敗。還有“學術造假”,這更不用說,如果連有些教授都在學術造假的時候,如何要求學生不抄作業?所以在香港大學,千萬不要抄作業,因為抄作業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還有“腐敗蔓延、利益掛帥”,一切都為了錢!這些都是中國教育目前面臨的困境。

關於大學的未來,毫無疑問,我們必須求真。如果我們都不能求知求真,那麼大學就沒有存在價值了。還有一個就是獨立與寬容。這就是我希望看到這些,我想所有人都會同意的。但是有一方面可能不同意的就是如何去平衡大學傳統的功能與市場的觀點、以及大學是一個象牙塔與功利主義的關係。還有,如何平衡長期的或是短期的目標?以及如何看待研究與教學的關係?等等,這些都是大學教育需要思考的問題。在這裡我想引用幾句洪堡的名言,因為他是一個我非常尊重的教育學家。他曾說:“知識應該是普及的,有些鞏固思想和性格的教育應該是每個人都要獲得的。”他在一次演講中提到大學教育的目的,第一個是探索科學,第二個是培養一個人的道德修養。所以他說:“人的目的,不是他變換的興趣,而是他的理智不斷驅促他的永恆的願望,是彰顯其所有能力最高的和最完整的教育。而自由是這個教育首要的和必須的條件。一個國家、一個時期、整個人類要獲得我們的讚美的條件是什麼?其條件是教育、智慧和美德在這個社會中最大可能地普及和揮發,使其內在的價值得以極大地提高。”所以如果我們中國要得到世界尊重的話,不僅僅是GDP要超英趕美,英國已經超過了,現在準備要趕美國,而是要在這些方面也要超過她們,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世界強國。

在今年九月份開學典禮的時候,我跟同學們分享了西方的大學所走過的路。有幾本書跟大家分享,現在都列在這裡:

1) John Henry Newman (1801-1890): The Idea of a University;

2)Abraham Flexner (1866-1959): Universities;

3) Karl Jaspers (1883-1969): The Idea of the University;

4) Clark Kerr (1911-2003): The Uses of the University.

如果大家有時間可以看看。看過這幾本書之後,相信大家會對現代西方的大學教育有一個非常好的理解。

二、    學在ICB

到底ICB是幹什麼的呢?ICB的成立不僅僅是像我們所提倡的為中國培養專業的人才,這只是我們其中一個目標和願景。恰恰在過去的十幾、二十年裡面,我看到很多的中國管理教育總是注重技能的傳授,但忘記了在管理教育裡面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那就是人文主義。如果脫離了人文主義的管理教育,我們所培養出來的專才,就不可能是完整的人。人文教育所提倡的就是理性去看待、去觀察世界,讓我們充滿著愛心,希望世界是一個平和的世界。如果缺了這個,我覺得管理教育就缺少了重要的一環。

對我們而言,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不僅僅是一所創新的商管學院,這創新不只體現在我們所設置的專業,更體現在我們一個辦學的理念,體現在我們的教與學當中。所以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十個“C”,從這十個“C”當中,我們可以體會ICB的教學理念。

Clear Vision 願景

為什麼Clear Vision重要呢?如果一個人沒有願景的時候,即使他得到再多的錢,也不知道意義何在!所以一個人一定要有願景。大家來到港大學習,我希望大家不僅僅要學到最前沿的管理知識,還需要學習成為一個受人歡迎和尊重的,能夠對社會產生影響的一個管理者。對我們ICB來說,也要有願景,所以我們提出了一個非常清楚的口號,是要“建立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為什麼是沒有圍牆?今天大家會發現來到港大是沒有圍牆。全世界的大學裡面,中國的大學圍牆最多。要進去的時候,保安會問你去哪?有的學校甚至當作旅遊點收費!開放是自由最基本的前提,所以我們希望建立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我們ICB有一個非常清楚的目標,就是透過高品質的課程與所創造的價值,成為專業深造和終身學習領域的楷模。我們的使命是為中國內地提供優質的專業和高層管理課程,以推動中國內地的人才發展。我們有一個夢想,中國已經過了30年的快速發展,我們希望在中國未來的30年,我們能夠為重塑中國做出一些貢獻。我們是從這裡開始,我們希望我們為中國培養的人才是與眾不同,他們真的是能夠為引領未來中國的方向發揮作用。所以這個是我們的願景。正如Steve Jobs說:“如果是你關心的事情,而且讓你非常激動的事情,你不用別人去推你,因為你的願景已經在推動你前進。”所有你會走得很輕鬆,做得很快樂。很多人說我這五年頭髮變白了,可是我仍然走得很輕鬆,因為我很開心!做的事情能讓我開心,所以我就不需要用鬧鐘來吵醒你七點鐘起床上班去。這是非常重要的。

Critical Thinking 明辯性思維

人的思維裡面基本上有兩層。借用美國的心裡學家Paul及Elder 2012年的著作所說,人的第一個思維層次是突發性的,隨時隨地的,而且是沒有去反省的。所以在這裡面可能有支配性的東西,很多時候已有偏見在裡面。偏見在你底層的思維常會出現。所以它有真實的東西,也有錯誤的東西。而第二個層次的思維就不同了,Critical Thinking,明辯性思維,它需要分析,需要評估,然後重新去架構。我們如果再看社會的種種問題的時候、看我們學習的時候、看我們認知的時候,我們都要進入第二個層次。所以我們要多給自己一點時間,不要很快速作出一個判斷。愛因斯坦曾說:“一個人獨立思考和判斷能力的發展,應該永遠受到最大程度的關注。”

Curiosity 好奇心

好奇心是所有發明的一個開始。如果沒有好奇心,就沒有我們世界的變化。所以好奇心簡單來說包括四個方面,而前提是你想要獲得知識,你不應生活在一個非常穩定的環境,因為好奇心一定要活在不穩定的環境裡面,你才有好奇心,對不對?然後你一定在這基礎上,你要跟你的所在的環境發生關聯,然後從一個非常熟悉的事情看到不熟悉的東西。這是好奇心的一個最基本的前提。中國人講“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所以我們必須通過觀察來認識世界。很多人就是透過觀察事物然後找到很多機會。所以同樣一個事情,你看到了別人沒有看到的,你就可能成功。所以我總是跟我們的同事說,在他們做事情的時候,一定要感受別人的感覺。這是一個觀察,要有去瞭解別人的好奇心、瞭解別的事情的好奇心。我喜歡旅遊,因為旅遊就是通過觀察,能令你產生極大的好奇心,能夠找到你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好奇心其實可幫你找到生活中非常好的事情。好奇心能讓人變得更加健康、更加聰明,而且讓你建立一個更好的社會關係,讓你變得快樂,令生活也更加有意義。亞里斯多德曾說:“好奇心是我們人類的唯一清晰的資產。”所以好奇心是非常重要的。

Creativity 創意

有了好奇心,才可能會有創意。創意在我們生活中每一個時刻都可以出現。創意不僅僅是一個產品的創意、設計的創意、服務的創意、廣告的創意,我們生活當中,每天都需要創意。創意來自哪裡?創意來自好奇心,從你的發現裡面,再創造,才會有發明。創造、創意跟創新有什麼不同呢?我用這一句話與大家共勉:“Innovation is 1% inspiration and 99% perspiration.(創新是百分之一的靈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所以創意非常重要,但是創意只是創造的第一步,還有後面99步。這是愛迪生所講的。所以創意、創新跟創造之間的分別就是,沒有創意就沒有創造;但是創意只是創造的其中一部份,因為創意有時候可以是空想的,但創造才是積極的成果。

Collaboration 協作

那麼講到這裡的時候,我就要講到Collaboration。創意是可以由自己坐著想出來的,但是要變成社會上實用的一個產品,它需要的是Collaboration。Collaboration跟Cooperation之間有什麼的一個差別?Cooperation可翻譯成合作;Collaboration則應翻譯為協作。那麼協作與合作之間有什麼分別?大家有經常聽音樂會,是吧?樂隊中有的負責指揮、有的負責大提琴、有的負責小提琴,大家就是要協作。如果沒有協作,那麼交響樂就無法奏響。而Cooperation是什麼?給大家舉一個例子:大家以前都玩過擊鼓傳花,這是要大家合作起來才有意思。但是擊鼓傳花中每個人都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我傳給你,你傳給我,雖然都不希望花在自己手中停住,但是這也需要大家合作。所以Collaboration跟Cooperation之間是有區別的。那從這意義上來講,任何一個創意要變成一個好的東西的時候,是需要大家Collaboration。所以在我們ICB的理念裡面,我們非常重視協作,例如我們提倡的“3-3-3制學習模式”,即三分一從老師學;三分一向你的同學學習;三分之一從自己學習。這就是我們非常強調的一個學習方式。所以“Coming together is a beginning, staying together is progress, and working together is success.”這是福特的一句名言:“大家聚在一起只是個開始,當我們待在一起是個進步,當我們一起努力工作就是真的成功。”所以為了要有一個更好的合作,其實我們必須要有一個跨文化的溝通。

Cross Cultural Understanding 跨文化理解

我們在溝通裡面經常遇到的一個陷阱:Stereotype;標籤刻板化去看一個人。我剛從迪拜回來,在最後一天,我去了沙漠,我的車裡面剛好有來自香港的幾位女生,然後我們的車又接了兩位巴基斯坦男子。當兩位巴基斯坦男子一上車,後面的香港女生就開始緊張,用廣東話在議論,覺得這兩個巴基斯坦人是個威脅,感覺很危險。然後我再聽到她們的一句話說:“他們如果是白人,心裡好像就不會不安。”這讓我很震驚,因為大家總是習慣性地認為印度人(或巴基斯坦人)喜歡強姦女人。這就是Stereotype。我當時很火,但我沒有說話。當天我們結束了沙漠之旅,這位巴基斯坦男子竟然愛上了這個香港女孩!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你看看為什麼人有時候就是這麼喜歡標籤化地去看一個人,就是因為他是巴基斯坦或印度人?但是旅行結束的時候,居然是這位被標籤化的巴基斯坦人卻愛上了這位對他有看法的香港女子。所以在跨文化溝通裡面,千萬不要看一個人長得怎麼樣,就輕易下結論。這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從自身角度來講,我們應做些什麼來改變別人?今天大家一說到河南人,也會有標籤化效應。我不久前去拉薩的時候,碰到這樣的情況:有天我去布達拉宮,但沒票,我們就計畫先去另一個寺廟。到了那個寺廟剛下車,電話突然來說布達拉宮有票,結果我們就坐上了一輛由河南人開的計程車去了。結果走了一半路,電話又來說沒票了,讓我們下午才去布達拉宮,那我們只好跟司機說我們要回到剛才的寺廟去。結果司機馬上把計價表按下去,說前面一段路的錢要先付,現在的又要重新收費。我當時感覺莫名其妙!後來西藏的士司機說原來河南的司機就是這樣子。因此河南開計程車的要努力改變別人的看法,但同時我們也不應對河南人都抱有偏見。所以在跨文化的溝通裡面,我們要非常注意的是避免這樣的一些誤會。我們要首先瞭解不同文化,你要有Awareness(覺察力),你要瞭解不同文化的特點,同時也要有敏感度。我記得我在迪拜的時候,有天我去吃早餐,遇見一個印度人。其實我本身對印度菜很感興趣。當他看見我在吃印度菜時,就問我是否喜歡印度菜,我說是的,他馬上就很開心,然後我倆就開始愉快地聊天。所以從這意義上來說,你首先要對別人的文化感興趣,要有好奇心,有了這些,再加上你的溝通能力,你就能有基本條件成為Global Citizen(全球公民)。

Communication 溝通

跨文化當中涉及溝通,其實是很難的。我在念碩士的時候,也是念溝通的。今天我說了幾十分鐘的時間,如果你回去之後能記住五分鐘已是十分難得了。因為溝通實在是很難的。我們老是左耳進去,右耳出來。所以Peter Drucker曾說:“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communication is hearing what isn’t said.”(溝通中最重要的是聽懂別人沒有說出的話。)所以說“話中有話”,特別是我們中國人,語境是很豐富的。所以溝通一定要注意的是話中的話。Poor Communication(效果不佳的溝通)裡面最大的問題就是被人牽著走。

Compromise 妥協

很多人都將妥協作為一個失敗的象徵,我恰恰不這麼認為,因為人與人之間是需要妥協。一個社會需要妥協,一個社會如果沒有妥協的話,它經常就會發生革命。所以昂山素季堪稱這方面的典範,她被軍政府迫害而坐牢幾十年,但她獲釋以後對軍政府卻沒有仇恨,反而說:“如果你要結束一個非常長期的衝突的話, 你必須要準備妥協。”這個妥協不僅是用在政治方面,也應用在我們生活當中、管理當中,所以這是我非常強調的一點。

Caring 關愛

信任、尊重、責任、公正、關愛、公民權這六大因素,是我們基本需要的美德。而Caring是我特別看重的。只有我們關注、關心我們的社會、關心我們每一個朋友,我們的社會才能變得更加美好。所以紐約尼克斯籃球隊的教練Phil Jackson曾說:“一個團隊的強大在於每一個獨自的人;而每一個獨自人的強大在於一個團隊。”他本來是向籃球隊說的,但我認為更是因為這個精神,我們需要關愛別人。因為我們只有關愛別人,我們每一個人才能變得更加強大,如果我們身邊的人都不強大的話,我們自己也不會強大。

Change 變化

變化,是我們特別強調的。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通過我們學習來產生變化。George Bernard Shaw(蕭伯納)曾說:“Progress is impossible without change, and those who cannot change their minds cannot change anything.”(如果沒有變化,就不會有進步,如果一個人的心態不改變,那麼他將無法改變任何事物)。愛因斯坦也同樣說過:“It cannot be changed without changing our thinking.”(如果你的思想模式不改變的話,世界就不可能有變化。)所以在追求變化的過程裡,最重要是一個反思、學習與選擇。如果不反思、不學習,你就不可能發生變化。所以我們需要告別貪婪。如果我們把貪婪變成慷慨;將憤怒變成同情;將無知變成智慧,我們的世界將變得更加美好。因為我們知道貪婪、憤怒、無知跟我們每人都有關係,但我們都需要改變這一切。所以對ICB而言,我希望它成為一個全新的學習社區,但在這個學習社區裡面,我們需要的是“質疑而不是懷疑”,不要老是懷疑別人的動機,質疑的條件是建立在你對事物的一個判斷基礎上。我們需要“行動不需要衝動”。我們需要“溝通而不是通牒”,但溝通的前提是平等的,而不是說“你必須要這樣子,你明天要回答我。”這不是溝通,而是通牒。我們要“建議而不是抱怨”、“差異而不是偏見”我們之間可以有差異,但不要帶著偏見去看所有的問題。我們需要“有立場而不是責問”,但不要在有立場的時候老是質問別人。托爾斯泰曾說說:“每一個人都想改變世界,但是卻沒有人願意改變自己。”所以說:“改變社會,改變世界”。首先是要改變自己。在我們ICB的社區裡面,我希望傳揚一個理念,就是學習不是教學;學習不是培訓。今天在座的朋友,雖然在我們不同的教學中心裡面報名,而且經過多輪的諮詢電話,但絕大部份同學都是為了自己的發展找到一個學習機會,是一個自發性的學習Proactive。但是這個主動性不要只停在報名的階段,而要貫穿在整個學習過程當中。我這次很感動的是有一位來自北京的同學,因為她的父母不願意讓她去報考在中國不被承認的境外課程。但她看到我們的學校和課程之後,被感動了,她覺得這是她需要的。最後她借錢來讀。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主動!

當有這樣的一個強大驅動力量的時候,你的學習結果會很不一樣。學習不是培訓,我們這裡不是一個培訓機構,我們是要建立一所學校。所以學習不能簡簡單單只灌輸最基本的一些技能的東西。培訓是灌輸技能的,但學習不是。因為我們已經進入了“教育3.0的時代”,它跟“教育1.0、2.0”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老師的角色、同學的角色。老師的角色是Facilitator, Guider,Co-learner。就是說,老師是一個嚮導,幫你帶路,這是他的一個角色。而老師也是跟你一同在學習,他不僅僅是教你。而學生的角色也發生了一個最大的變化,他是知識的探索者,能把知識傳授給別人。學生也可以是老師,甚至可以是一個生產全新知識來教別人的老師。這就是我們希望我們ICB的社區裡面,你們不但看到專業的課程,還有許多其他方面,例如我們的很多活動,包括“分享日”,就是來自同學們的分享,等等。

因此,我們在學習的旅程中,千萬不要忘記了儒家提倡的“忠恕之道”。子貢曾問孔子:”如果有一個字可以一生受用的話,它是什麼字?”孔子回答說是“恕”。“忠恕之道”是儒家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何謂“忠”?就是“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而“恕”呢? 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兩個字,一個是主動,一個是被動,但都非常重要。

最後我還是要提一下在我們進入二十一世紀這樣一個終身學習的時代,到底學習的目的是什麼?早在上世紀70年代的時候,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就提出了終身學習的四個支柱。第一個是“Learning to know”就是要掌握知識;第二,“Learning to do”就是將你的知識轉化成行動,為社會的經濟有所貢獻; 第三,“Learning to be”就是將你的潛能發揮出來,為了有更好的發展。最後一個就是“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就是如何讓我們成為全球人,為社會和世界和平的發展有所貢獻。《周易》也在兩千多年前提出了相同的一個理念就是“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而港大的校訓“明德格物”的理念就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就必須努力做到“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境界。為此,我希望,未來各位同學的學習不僅僅是可以做到“學以致用”,而且可以做到“學以為仁”。衷心希望大家在香港大學有一個非凡的、與眾不同的學習體驗和感受,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