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專欄

返回

思考

2018年6月14日

香港大學成立於1911年,已經走過了壹百多年的歷史,香港大學SPACE學院也走過了六十壹年的旅程。香港大學在過去壹百多年間,經過不同的歲月發展,走到今天,成為全球知名大學,毫無疑問,跟我們秉承的開放、獨立、自由的辦學理念,有相當大的關聯。大家走進香港大學,就知道我們是壹所沒有圍墻的大學。

香港大學早在五十年代就在思考如何將大學向社會開放,讓更多的人受益。在五十年代,香港大學是壹所精英的學校,只有極少數人能夠進入港大。1956年香港大學將這所精英大學的課程帶到社區,所以我們開設了校外課程部,成為香港以及整個亞洲地區第壹家面向社會開放課程並開啟終身學習的壹所大學,成為今日的香港大學SPACE學院。

壹所大學的發展,非常重要的是倡導獨立的思想跟自由的意誌,缺乏這兩者,壹個大學很難發展得好,但不幸的是教育常常被人誤為壹種工具。昨天晚上我在思考,今天應該講什麽。最近有幾件事情,觸動了我。壹個是全球範圍內對威權主義的崇拜,壹個是臉書 (Facebook) 將五千萬數據賣給「劍橋分析」這家公司引起了個人私隱受損的擔憂,而這些數據分析在某種意義上幫助特朗普取得大選成功,這讓我震驚,畢竟這是壹家全球大公司。另外還有壹件事情是,無人駕駛汽車在亞利桑那州撞死壹名行人,數據革命最終會帶領我們走向何方呢?這些事情都在我的頭腦中閃現,我壹直在思考這些問題。

所以我今天的演講關鍵詞是兩個字——思考

思考的三個層面

思考無外乎三個層面。第壹個層面叫做反應式思考。就是當事情發生時自然的反應,而反應式思考基本上受限於我們的教育背景、價值體系、個人經歷。我們對事物的認知常常受限於自身的認知和知識。不管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內地人,還是香港人,對事情有不同的看法,都是因這種反應式的思考而造成的。

從這個層面往上走的話,我把它定位為範式思考。何為範式思考?是妳經過學習獲得某種理論。妳在看問題的時候會用不同的理論,不同的屬性去做判斷,所以妳會得出超出妳個人情感、好惡相對客觀的結論。所以它不僅僅只是限定於妳自己個人的經歷和經驗,可能限定於很多不同的知識體系或者是架構。

第三個層面,更加重要的,叫做明辨式思考。那就是不斷地從不同的角度,以質疑、批判的眼光去看問題、審視問題,而不會盲目地接受現成的答案,對別人和對自己進行挑戰,所以思考應該有這三個層面。

教育的目的

如我之前提到的,很不幸的是,教育很多時候被當作壹種工具。第壹,教育在某種意義上被視為洗腦的工具,因為它要將妳的思維限定在他所期望的控制範圍之內。舉例來說,同樣的事件,在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的解釋。

講到抗日戰爭,日本人不會用“抗日戰爭”,而是用“中日戰爭”或類似字眼。日本人不會說“入侵中國”,而中國人會說。中國在最新的中學教科書,刪改了對十年動亂的描述。而對抗戰這個史實,國共的作用也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講法。但到底哪些是客觀事實呢?日本人在講將二戰期間慰安婦的那段歷史時,總是閃爍其詞,在日本的右翼看來, 承認這段歷史就是“自虐”。在英國的教科書裏面,也看不到他們在大英帝國殖民時代的種種劣跡, 從中國的鴉片戰爭到印度次大陸再到非洲,上千萬人因英國殖民統治死於戰爭和饑餓。不過有位美國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倒寫了本《美國人民的歷史》壹書,與美國主流的歷史記錄完全不同,這本書在1980年還得了「全美圖書獎」,並且被越來越多的美國中學當作教科書。只有大膽地質疑被主流所接受的所謂歷史,才能夠實現“從歷史的進程中找到真相”的目標。因為尋找真相是獨立思考最基本的前提,所以教育不應該成為洗腦的工具。

教育還經常被當作另外壹種工具,就是只強調某種能力的培養, 即所謂功能性。當然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上都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壹份工作。但是如果教育只被當作工具去培訓壹個人做壹件事的能力,必然會使妳喪失思考的能力。所以我們經常可以聽到壹句話,就是要把壹個人培養成壹顆螺絲釘。這個螺絲釘是什麽?就是只強調某壹種職能,它不需要妳思考,這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教育最主要的目的,不應該只是傳授知識、訓練能力,而是要培養壹種思維的方式。

我們常常會看到從政府到組織,甚至還有個人會限制妳的空間使妳失去視野,這種限制的空間會發生在很多地方,它發生在現實的世界裏也發生在虛擬的世界裏。在我們的網絡世界裏面,有社會學家鮑曼所說的“同溫層”,相同喜好、相同立場的人聚集在壹起,都是同壹種思維,他們還常常將不同意見的人驅趕走,或者不同意見者被迫離開。而當妳跨過深圳河這條界限的時候,妳來到香港,妳會發現自己獲得了過去沒有獲得的很多信息,而在妳以往的那個巨大「空間」裏面妳是受限制的,但妳卻沒有太大的感覺。而且即便妳走過深圳河,妳的手機是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的,妳依舊可能沒有辦法上谷歌,所以妳被那樣壹個無形的空間限制了,這同時也就限制了妳的視野。

而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突破這樣壹個「空間」,給大家更寬廣的視野。這種“空間”就像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所說的,是壹種「洞穴」。當生活在洞穴的人們,有機會走出洞穴,感受陽光的時候,就會對自己過去的生活,以及他囚徒朋友們的生活感到震驚。當然他回到那個洞穴的時候又會感受到什麽?感到震驚,甚至被排斥,因為他看到了太陽,看到了陽光,獲得了新的視野,這就是蘇格拉底說的洞穴。

做教育的目標就是要讓每壹個人都走出這樣的壹種洞穴,所以我想回到前面所說的幾個大事件。為何土耳其、俄羅斯、波蘭、匈牙利等國家都走向了威權主義?普京雖然不敢修改憲法,但利用憲法的灰色地帶,做了總統又轉做總理再回來選總統,統治俄羅斯將長達24年。他們都是如此眷戀自己的權位。

因此大家會說21世紀又走進了壹個威權時代,如果從過去十多年的世界發展來看的話,好像我們真的走回了威權時代,但我們用更寬廣的視野去看全球民主發展的歷史的時候,妳就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魯道夫•拉梅爾是發展民主和平論的重要學者之壹,他的研究表明,在1800年全世界只有三個民主國家,美國、法國和瑞士,而後兩者都是民主不完善。到了1900年,世界上也只不過有13個民主國家。而到了2000年全世界120多個國家有了民主選舉,到了2015年更增加到130多個。當然,今天環視全球好像進入民主衰退期。這有很多原因,首先壹個是民主本身的有效性受到質疑,民主選舉的公正性也受到質疑。但是更重要的是,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在過去的幾十年當中,毫無異議的是全球化帶來的沖擊,結果是西方發達國家的「經濟主權」被削弱。所以在歐洲的不少國家,政府已經沒有辦法振興經濟,所以西方才會發生反全球化的運動,特朗普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上臺的。而且歐美所主張的自由與人權使得大量難民引入,這壹種沖擊連帶全球化帶來的經濟問題,使得西方民眾懷疑民主的有效性和正當性。所以去年在德國,有人組織了壹場非常重要的研討會,討論的其中壹個問題就是民主是否疲憊了。這些討論後來結集出版了壹本書《大倒退》, 分析有關自由民主政體和多元社會如何面臨解體的危機。但丘吉爾說過壹句非常好的話,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斷地被試驗過的政府形式之外。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覺得這種威權時代是壹個暫時現象。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壹本書叫《極端的年代》,是英國歷史學家霍布斯鮑姆寫的。這個作家還是英國共產黨黨員,他在蘇聯解體之後,都沒有退出英國共產黨,直到英國共產黨解體。他在《極端的年代》裏面就提及「民主疲憊」曾出現於兩次世界大戰,這就是當年法西斯納粹興起的其中壹個重要原因,而源頭就是經濟不景氣。而今日全球化和所謂「經濟主權」喪失在西方正引起焦慮與不安。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不應該因為暫時的威權主義的復活就懷疑民主本身的價值。我覺得盡管民主制度有許多問題,但總是比任何制度的改變沒有任何反對聲音要好。社會的發展需要自上而下的創新,頂層設計非常重要,但自下而上的創新更加重要。

所以獨立的思考非常重要。這使我想起了前蘇聯作家諾貝爾獎獲得者索爾仁尼琴說的壹句話,「他們在說謊,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但是他們仍然在撒謊。」特朗普就膽敢創造「另類事實」這樣的新名詞, 為自己的撒謊狡辯。所以獨立思考就要求自己必須具有質疑的能力,客觀判斷的能力,以及尋找真相的能力。

今天我們都在擁抱數碼革命,迎接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尤其是來自內地的朋友們,妳們已經進入了無紙幣的時代,妳們正毫無保留、毫無質疑地享受高科技帶來的生活變化。大家想想,如果臉書這樣全球的大公司,都能把妳的數據賣掉,更何況其他人了?所以現在支付很方便,拿個手機就付錢了,但是妳每用壹次,妳的隱私可能就消失壹些,今天妳可能已經沒有秘密可言了。妳們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當想到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就會認識到,壹場科技革命可能帶來的不只是正面的影響,同時還有負作用,這就要求我們需要思考,而不要只看見大數據革命所帶來的方便,毫無保留地接受。所以我每次在用手機的時候,當我被要求提供信息的時候,我會想壹想我是不是必須使用?如果不是必須的話我就不會使用它。如果隱私沒有的話,妳所有的信息都是被人監控的,有沒有想過《壹九八四》年裏面的場景。朱克伯格終於道歉了,但是他已經失去了不少人的信任,包括特斯拉的馬斯克都已經刪除了臉書的賬號。

壹個企業家必須要有最基本的社會道德底線,失去了這壹道德底線,企業家不管多麽成功,都會給社會帶來負面的影響。霍金在世時就在憂慮AI會給我們的世界帶來負面的影響。霍金早就說過,人工智能的發展是文明史中巨大的事件,但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還不能確定。馬斯特也在憂慮AI可能會影響人類的前景,而他還是高科技領域的創新者。所以獨立思考的壹個最基本要求就是,我們能不能透過碎片化的資料和信息,幫助我們從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和分析。

這兩天也發生了壹件事情,香港媒體報道,“中國壹個新時代的來臨,香港壹個舊時代的結束”。香港的舊時代是指李嘉誠退休了。李嘉誠的掘起毫無疑問和他個人智慧相關,但李嘉誠掘起也是歷史提供了契機。1989年在中國的外資紛紛撤走的時候,他看到了機會,他來到內地,獲取了信任,並因此收獲了巨大的經濟利益。現在他的看法改變了,所以他賣掉了內地的資產,也賣掉了香港的資產。有時我們只看到外部的和表面的現象,但沒有看到內在的原因。前幾年看到安邦的迅速擴張,看到中國華信的掘起,可能都很詫異,而現在可能了解多些了,但也是冰山壹角。裙帶資本主義是令人厭惡的,裙帶資本主義不僅在過去的美國出現,在亞洲出現,今天是不是在社會主義的國家也出現?我們不禁思考,這樣壹種發展可能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我也在問自己,未來到底需要壹個什麽樣的社會?這兩天剛好在讀壹本書,叫《運作健全的社會》。在這裏我想引德魯克在序言中的壹段話,他說:「不以社會基本信仰為基礎的權力,就是不具正當性的權力。」「不正當的權力不受控制,因其本質就是不可掌控的。」「限制權力的意思是,定出權力行使的界限。壹旦跨越這個界限,該權力即失去正當性,無法再實現基本的社會目標。」「任何人壹旦掌握了沒有限制、毋需負責、不被約束、無法用理性界定的權力,就算再賢能、再英明、再睿智,壹定也會很快變成剛愎自用、暴虐無道、咨意妄為的暴君——這是政治的金科玉律,自古羅馬時代以來,歷史壹再證明了這個道理。」

如果我們不能開闊自己的視野,學會獨立的思考,我們就會面對巨大的變化而無所適從,甚至進而失去方向。海明威說過,人們用兩年時間學會說話,卻用六十年時間學會沈默。我想套用這句話,其實我們只有十個月無憂無慮的生活,後來的壹百個月都在不停地思考。只有持續的獨立思考,不斷地擴大自己的眼界和視野,我們才可以成長、我們才可以變得優秀。我相信獨立的思考是這個時代每個人都需要的,也只有通過獨立的思考,我們的國家,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才會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