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專欄

返回

學習的目的:理解

2018年6月19日

各位同學:

非常歡迎大家來到香港大學出席今天的開學典禮。

今天大家走進香港大學校園,想必印象最深的是港大本部大樓。上個星期,即3月16日是香港大學的奠基日。1910年3月16日,香港大學本部大樓正式奠基。香港大學在設立之時,一個重要宗旨就是“為中國而立”。大家如果去看香港大學的百年歷史,就會發現早期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大約占大學學生總數的三分之一。至於香港大學與內地的關係,大家都很熟悉的張愛玲就曾在香港大學讀了兩年多的書;許地山也在香港大學教過書。所以香港大學與內地的關係是非常久遠的,但這一關係在1949年之後斷裂了,直到1979年,香港大學才再次與中國內地恢復聯繫。1999年我到香港大學時,基本聽不到普通話,但現在走在校園四處都能聽到普通話,因為港大的學生不少都來自中國內地。

在香港大學的發展過程中,我不得不提香港大學SPACE學院,因為這是亞洲第一所面對在職人員進修的學院。它早在1956年就成立,明年我們就要慶祝60周年,成立的宗旨就是希望高等教育可以為社會更多的人服務。大家在香港如果有機會,可以到市區學院的10來個教學中心去看看,大多建在香港地鐵沿線以方便在職人士進修深造。

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ICB)則在2010年成立,我們的宗旨是為中國內地培養人才,並據此加強香港大學在終身教育上的地位。我們的願景是要建立一所沒有圍牆的大學,來到港大,大家可以發現,學校沒有圍牆,但最重要的是辦學的教育理念要開放。ICB的目標是通過高質素課程以及所創造的價值,成為專業深造和終身學習領域的楷模。我們立志提供不同的課程,以滿足中國內地專業人士的需求,所以我們的定位是創新型專業商管學院。我們的使命是為中國內地提供優質的專業高管課程,以推動中國內地人才的發展。

今天我想演講的主題是:學習的目的,學習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想學習的目的是為了促進彼此的理解。

學習的目的:理解

為何我會選擇這個題目呢?

在最近半年多時間裡,我相信在座的不少朋友都會談論一個題目:為何中國內地和香港的矛盾越來越深?兩地之間的誤解為什麼越來越多? 1949年因人為的斷裂,兩地之間的來往不再方便。但那時兩地的人心是相通的,即便兩地處在不同的政治環境中。1997年香港回歸後,兩地的融合應該更加方便,因為地理上的界限已被打破,可是人心的隔閡反而越來越大。這究竟是為什麼?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到底兩地之間為何無法相互理解?所以我今天的演講主題就是要談談學習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想學習目的應該是為了更好的理解。

理解應該包括以下五個方面:資訊、知識、觀點、同理心、和反省。這五點是建立相互理解的重要內容。過去一年多,不少香港人認為香港問題的根源在於大陸人來香港搶奪了資源;同時在內地又有許多媒體報導,特別是社交媒體上的資訊,給人的印象是香港這個富兄弟總要靠別人支持,要賺錢了就開門讓我們來,嫌人多了又怪我們,香港人如此反大陸,香港好像有許多暴民。這些是否都是事實?某種程度上這些都只是問題的一個側面,而非全部。這樣的判斷是建基於部分資訊,所以,資訊的完整是相互理解的重要前提。

我小時候看過一部美國電視劇叫做Dynasty,但當我第一次跨入美國時,我現實中看到的美國與我在那部電視劇中看到的美國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美國不像電視劇中描述的那般豪華、富裕、奢侈。我在美國矽谷當記者時,開始時住在美國同事家裡,我們一起出外吃晚飯,看見他們把桌上剩下的三塊雞肉打包回家,我當時都傻眼了,很感歎!原來我在中國所瞭解到的美國,與美國實際的情形很不一樣。在來香港之前,許多朋友可能已從香港電視劇中瞭解到香港的生活。我在北京有個學生,她有個香港男朋友,她以前在電視劇上看到香港人的房子特別寬敞,客廳很大。但她到男友的香港家裡頓時傻眼了,她三十多歲的男友竟然和弟弟睡上下床。所以,我們在電視劇、傳媒裡看到的東西都未必是完全真實的情況,資訊的收集是我們理解一個事物的重要手段。而資訊收集是無限的,但我們往往只能通過有限的管道獲得資訊,並可能據此做出錯誤判斷。

理解的第二步就是知識。我小時候讀書,教科書上會說,我們是從北京猿人進化過來的。但現在有了基因技術,證明北京猿人其實跟我們沒有半點關係,我們人類的祖先都是從非洲過來的,所以知識也是隨著時間發生變化。因為新的資訊,我們對歷史的認知也會發生變化。今年將迎接二戰結束70周年,以前談到九一八事變時,就說蔣介石手令張學良不抵抗,但現在證實蔣介石從未發出這樣的手令。

獲取資訊的過程還常常體現個人的觀感與好惡。早前發生的香港“占中”運動、臺灣“太陽花”學運,不同的人,看法就會不一樣。在臺灣,支援“太陽花”學運的人認為,我們不需要與中國大陸建立如此緊密的貿易關係,過分依賴大陸,這會犧牲臺灣的利益,臺灣也不需要這麼多的大陸客;另一部分人則認為,你這是在反大陸,是斷送臺灣的經濟,是孤島心態,對臺灣的未來沒有好處。對於香港的“占中”同樣如此, “占中”人士覺得自己的行為是為了香港的民主,而反“占中”人士則認為,他們的行為搞亂了香港。所以從不同的觀點和角度,對同一件事情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重要的是我們在看待事情的時候,有沒有同理心。何謂同理心?能夠去分享別人的感受與看法。今天香港反水貨客的人是否意識到,水貨客中其實60%都是香港人,而且這些香港人都是社會底層人士,每天來往於香港和內地,靠運送藥品食品謀生;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理解普通香港人的心態,突然來了這麼多水貨客和遊客,他們的生活被打亂了,變得很擁擠。我們如何通過獲取資訊、知識,在觀點的碰撞之中,最終反省我們自己的行為。而在這個過程中,同理心是非常重要的,它有助於增進相互的理解。

但理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尋求相互理解的過程中,也存在五個非常大的阻礙。

第一個障礙是誤會。前段時間我看到網上流傳的一個故事(不過現在網上的東西不要隨便相信,常常打著“是中國人就傳”、“是中國人就送”這樣的煽動性文字)。這個故事講的是,有一家人旅行時發生沉船,女兒上了救生艇,這時救生艇只剩下一個位置,結果父親跳上船,拋下母親,許多人看到這個故事會覺得這個父親無情無義。一直等到父親去世,女兒翻開遺物才發現,原來在那一刻,她的母親已是癌症晚期,換句話說,他父親的行為是不希望他自己死後,不久太太也離世,女兒成為孤兒,所以他才有這樣被人看作自私的行為。很多時候我們誤會別人,是因為我們並不瞭解事情發生的真正緣由。

第二個障礙是預設立場。香港有些有預設立場的報紙我是不看的,《蘋果日報》也有其預設立場,但我一直在看,因為我想瞭解不同的觀點和聲音,直到去年的一天我也不想看了。過去幾年裡《蘋果日報》將大陸人叫“強國人”,因為中國內地越來越強大,但內地有些人舉止不文明,所以《蘋果日報》就經常有這樣的歧視性字眼。有一次我看到這份報紙又有文章對大陸人做出非理性的攻擊,並以做中國人為恥,我看完後實在想發言,便第一次嘗試在《蘋果日報》網頁上留下我的評論,可我的留言剛上載就立即被刪除,當時我都不相信,平時喜歡挖苦別人沒有自信、不敢公開面對真相的這份報紙,你的自信到底在哪裡?你竟然不敢讓讀者表達不同的意見?所以一個人不可以有預設立場,這讓你看問題時會有偏頗。而有了預設立場,你就會變得偏見。一個人要儘量放下自己的預設立場,這樣看問題才能全面。

去年潘石屹向哈佛大學捐獻了一筆錢,是給中國內地無法支付學費的優秀學生,但在內地就有人說他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將來入讀哈佛。我就非常替潘石屹抱不平。我們在做出這一指控或評判時到底有何證據?他為什麼要把錢捐給哈佛?你瞭解嗎?香港也有人願意把錢捐給美國而非中國內地的大學,因為捐了款,管理不透明,不知錢怎麼花了。還有,現在有香港人看到有人推著行李箱子,就認定他是大陸水貨客,因此才會發生反水客人士錯將拿著箱子的香港普通百姓當水貨客。同樣,在國內也時不時流傳香港名人到大陸賺大錢又攻擊中國內地人的言論,但常常並非事實。不久前內地的社交傳媒就瘋傳,香港導演彭浩翔攻擊內地人的言論,實際上他根本沒有講過這樣的話,是有人編造,但內地人不少人輕信,甚至引發上百萬人瘋傳,誤解也越來越深。

第三個障礙是模式化。我們常常聽到這樣評價不同的民族,法國人浪漫,義大利人奔放,德國人死板,中國人勤勞,完全把人模式化(Stereotyping)。大家現在來到香港可能會遇到一些人不友善,但絕大多數香港人是友善的。另一方面,儘管有些內地人不文明、沒禮貌,但絕大多數是文明禮貌的。一講到中國男人,都覺得北方的男人都是大男人,不打女人的男人不叫北京男人,而不圍圍裙的男人不叫上海男人,這都是模式化的看法。

第四個障礙是歧視。去年發生《查理週刊》的遇襲事件,電視臺要請我去做節目。他們以為我是新聞記者出身,一定會以新聞自由支持《查理週刊》。但我認為這在這件事情上,它已經跨越了新聞自由的界限。悲劇其實源于《查理週刊》沒有同理心,你不理解穆斯林對自己真主的敬畏之情,卻要拿它開玩笑。雖然《查理週刊》可能會說,我們也會拿上帝開玩笑。但問題是,你可以拿上帝開玩笑,不代表穆斯林可以用真主開玩笑啊!所以我們經常看到因信仰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觀點不同而排擠別人、歧視別人,這就註定你一開始就不想理解他人,這就是為何我們強調跨文化溝通的重要性。

第五個障礙是恐懼,很多時候造成不理解的根源就在於恐懼。今天在香港發生的許多事情亦來自一部分人的恐懼:恐懼來自中國內地的不同政治模式和生活方式會改變香港,恐懼隨著內地經濟的快速發展而令香港失去昔日的地位。同樣,內地也恐懼香港會有離心傾向,擔心港獨。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今天中國與日本之間的衝突,美國與中國的矛盾都是與恐懼分不開,歷史上也曾因這種恐懼釀成戰爭悲劇。恐懼的另一個可怕後果就是引發仇恨,今天在香港的反水貨客行為已可以稱得上“仇恨犯罪”,所幸香港是法治社會,一些過激的反水貨客行為已受到譴責。

所以學習的目的就是要敞開心扉、放棄成見、和克服恐懼。學習的目的是要理解多元、彼此尊重,超越分歧。只有相互包容(Inclusiveness)才能真正縮短心與心之間的距離。

這就是為何我特別喜歡奧地利作家茨威格(Stefan Zweig)說的一句話:“理解別人遠比審判別人更快樂。”所以不要急於對別人做出判斷。老子也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意思是:瞭解別人是種智慧,瞭解自己才是個明白人。“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意思是:能夠戰勝別人說明你很有力量,但能夠戰勝自己才說明你真的強大。所以理解的基礎是對自己有充分的認知。愛因斯坦曾說,智慧不是上學的結果而是靠終身的努力獲取。也因為如此,美國演員Eartha Kitt就說過:“我一直在學習,墓碑就是我的證書。”所以學習不是單一的事件,今天大家來到這,不是說學習一年多,拿到香港大學的證書—這證書不是墓碑(笑),是真的證書—然後學習就結束了。這只是學習歷程中的一個事件而已,學習是需要終身持續的。莊子說:“吾生有涯,而知也無涯。”也就是說,生命有限,知識無限。

教育與學習的區別

那到底教育與學習究竟有怎樣的區別呢?教育其實是在某個階段要完成的事情,而學習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學習可以是非正式的,今天大家來到香港,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也是學習,看到新的東西、獲取新的資訊,也都是學習。如果你在街上與香港人交談,你對香港也可能有新的認識。而教育是正式的過程,小學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是強制性的。但學習是非正式的,在咖啡店也可以學習,所以學習不一定在教室中發生。現在有一個新名詞,叫“知識的遊牧者”(knowmad),指的就是一群隨時隨地可以與任何人一起學習的人。

學習是人人都擁有的本能,而教育是人們需要去獲取的東西。嬰兒學爬,學走路,都是出自本能,不是外界強加給你的。教育卻有一定的強迫性,通常孩子上幼稚園,第一天往往都會大哭,因為是家長逼迫他去的。教育是個人從外部獲取的東西,學習是從內部生成的東西。學習是拉,是吸收和擴大知識和技能的行動;而教育是推,是擴展知識和技能的嘗試。教育是傳授知識價值技能的過程,而學習是獲取知識價值技能的過程。學習是透過經驗獲取的知識,而教育是通過傳授獲取的知識。所以老師講課只是教育,而真正的學習必須運用到實踐中。

在《論語》這本書裡,“學”這個字遠遠超過“教”這個字,一共有56個。《學記》裡有48個“學”字。今天分享幾段:

“發慮憲,求善良,足以謏聞,不足以動眾;就賢體遠,足以動眾,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學乎!”

這就是說,講話和考慮問題都要合乎禮儀,而尋找賢者幫助自己去做事情,這只能變成小小的新聞,難以令百姓感動。禮賢下士,會讓人覺得這個皇帝確實不錯,但難以教化百姓。要教化百姓並改變他們,必須從學習開始。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兌命》曰:“念終始典於學”,其此之謂乎!”

“雖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是故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知不足,然後能自反也;知困,然後能自強也。故曰:教學相長也。《兌命》曰:“學學半。”其此之謂乎?”

大概的意思是:有好的食品,如果不吃,不知道好不好。有好的儒家之道不學習,不知它的好處在哪。因此,學了以後知道自己的不足,教了之後知道自己的局限。學習之後知道不足就會反省,教了之後知道不夠通達就能自強。所以教學相長。通過教與學才能知道自己只有半桶水。教學之中有這樣一個教學相長的過程。

ICB 學習社區

那我們港大ICB到底提倡什麼樣的學習理念?

第一,學習不是教育,也不是培訓。許多人來這裡學習,是自發的,說明你們想學習,想改變。但很多人往往帶有過時的想法,上課一定要點名才會認真,仿佛都是被迫的。還有人誤以為到這裡來學習就是培訓,老師必須給我解決問題的答案。今天你來到港大ICB求學,如果只是想尋找成功的方程式,那你應該離開。因為我們希望與你分享思維的模式,而非成功的模式。

我有個朋友去年向我推薦了一本談Facebook管理的書,看看對ICB的管理是否有幫助。我讀完後感覺幫不上大忙,但這不等於Facebook的管理有問題,只不過兩者不同而已。幾年前我請中原地產老闆施永青去北京講課,他談無為而治,大家聽了都很激動。我自己也反思,覺得怎樣才可以避免“有為而治”呢?後來我也請教施先生,你這個無為而治能用在我們這嗎?但我覺得兩者也不同,兩者的管理模式(Business Model)太不一樣。中原地產的任何一個地產經紀(Agent),都是遵循三三三制,即每賺100塊錢,三分之一是Agent拿走,三分之一要上交公司,三分之一留作運營的費用,這根本不需要“有為而治”,因為你要生存,你就要工作,公司要有好的規章制度就行了,不用管其它細節。但我們不一樣,是個教育機構,我們所做的事無法全部都用錢來衡量、也無法全部用錢來解決。2010年我們成立港大ICB的時候,我曾經被人誤會,因為我很賣命,不少同學甚至我的同事都誤以為我這麼努力,肯定是因為ICB是我自己的生意,我會有很多回報,可以拿很多獎金,後來發現根本不是這樣,都感到很吃驚。

日本有兩家店,優衣庫和無印良品,都很出名,他們的管理就有為而治,在管理商品陳列時,店鋪都必須按統一格式佈置,以確保品質。所以大家聽完老師的課之後要學會反省,他教的東西是否適合自己的企業。我們千萬不能因他講的東西不適合自己,就覺得他不是個好老師,也不能因為Steve Jobs的管理方法不適合自己的企業就覺得他只不過如此。所以大家來ICB學習,要學習思維方式,而非複製別人成功的方式。

因此我們提倡開放的學習、主動的學習。佛教有一句話,叫初學者的心態。擁有初學者的心態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所謂初學者的心態就是不要無端猜測、不要期望、不要武斷、也不要偏見。初學者的心態正如一個新生兒面對這個世界一樣,永遠充滿好奇和求知欲。所以來到這裡,大家要有放下的心態。正如未來學家托夫勒 (Alvin Toffler) 所講的那樣,21世紀的文盲不是那些不能讀寫的人,而是那些不能學習、掏空、再學習的人。這就是開放(Open)的心態。除了開放的心態,還需要有主動(Proactive)的心態來學習,正如《禮記》所言:

“善學者,師逸而功倍,又從而庸之。不善學者,師勤而功半,又從而怨之。善問者如攻堅木,先其易者,後其節目,及其久也,相說以解。不善問者反此。善待問者如撞鐘,叩之以小者則小鳴,叩之以大者則大鳴,待其從容,然後盡其聲。不善答問者反此。此皆進學之道也。”

大意是:善於學習的人,老師很輕鬆,但他獲得的效果事半功倍,而且對老師很尊重。不善於學習的人,老師很累,效果卻只有一半,學生還總在抱怨。善問的人從簡單開始,然後循序漸進,不善問的則相反。善於答問的老師,就如撞鐘,小鐘小鳴,大鐘大鳴。這就是正確的學習方法。

第二,我們提倡整全的學習(holistic learning)。這裡我要與大家分享幾位學者的觀點。芝加哥大學教育學家布魯姆早在1956年就提出布魯姆教學分類法,包括認知範疇(Cognitive Domain)、技巧範疇(Psychomotor Domain)和態度範疇(Affective Domain)。在態度範疇中他提及學習的五個方面:接受、反應、評價、組織、和內化,既通過思考和反省,將知識“消化”成自己的東西。而認知範疇則包括:知識,理解,應用,綜合,分析到評鑒這一過程。1999年,他的弟子在他的理論的基礎上作了修正,提出學習的六個過程,包括記憶、理解、應用、分析、評估到延伸。所以,知識的延伸才是學習的真正目的。

1998年,美國教育家Wiggins 和McTighe在《Understanding by Design》這本書中提出理解的六個層面,包括:解釋、闡釋、應用、觀點、同理心、和自知,強調在認知問題時要理解別人的不同觀點,並且要認識自己的不足。

1999年Wells發表了一篇論文《對話式的探詢》,提出了學與教的“路線圖”。任何一個學習的過程其實都始於自己的經驗,哪怕是一個簡單對某個地方、某個人群的看法。我有個大學同學在美國工作很久了,由於在香港的經歷,講普通話沒人理會,講英文卻受到完全不同的待遇,他就認為香港人就是這樣,這是香港人被殖民教育的結果,香港人以說英文為驕傲,以說普通話為恥。他的觀感、他的看法都來自於他的特定的經歷,但其實香港並非人人如此,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資訊,通過資訊達到最終的理解,修正以前的經歷和經驗所形成的看法,從而產生新的知識與看法。

所以學習的過程就是這樣不斷迴圈的過程,通過理解之後產生新的體驗。老師能做的,就是去支持你,通過你們的發問,通過探討去完成這個過程。所以我們力求對話式的詢問,通過這樣的詢問找到問題的答案(見圖)。這就是我們所強調的學習方式,即學習是雙向的,老師只不過是個嚮導、提供説明、並組織大家完成學習的旅程。

第三,我們提倡學習的4個E。第一個,Enable,要幫助每個人掌握學習的最佳方法。第二個,Engage,與學員平等互動並更好地瞭解你們不同的學習需求。第三個,Empower,賦予你自主的權利,因為學習是自己的事,這樣才能讓你自己可以有更好的發展。最後一個,Enhance,幫助你們提升自我能力,最大程度地發揮你們的潛能。

教育在1.0時代是要死記硬背的,到3.0時代,教育的重點是建立新的知識。如今隨著線上教育課程的發展,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進入4.0時代,全新的教學和學習方式已經誕生,可能以後就是坐在家裡自學,然後到咖啡店或任何公眾的地方與人交流。在這樣的時代裡,學習就更要體現ICB提倡的“三三三”模式,即老師教給你們三分之一的知識,同學給你三分之一的知識,通過自學獲得另外三分之一的知識,同時,老師也在向你們學習。

第四,港大ICB學習社區鼓勵參與。我們提倡ownership的文化,你們在座的每個人都是港大ICB的主人,對自己的學習負責,對這個社區負責,並要對ICB這個學習社區有所貢獻。港大ICB有許多的活動,開放日、講座日、分享日、參訪日、遊學日、港大日,都是希望大家積極地參與進來。我們五周年的活動就鼓勵許多校友分享他們在ICB的學習旅程,他們的生活和他們的事業。不少畢業的校友都很熱情地回來分享他們的創業經歷,他們的管理感悟,這些都是參與。

第五,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在這裡不僅僅學到知識,學以致用,還要學以為仁。就像昂山素季所講的那樣,“學習的最高境界是將我們變成關心別人和富責任感的世界公民,以知識裝備自己,把關心變成具體的行動。”有些人會說,我們的力量是微小的,我們無法改變自己所生活的環境,其實並非如此。何謂“心境”?很多時候“境”可以由“心”改變,而不是“心”受“境”的影響。所以你首先要有理想,要有熱情,這樣你才有可能改變。

故此,我希望,大家未來一年在港大ICB的學習,是一次與過去不同的學習經歷,也希望大家在ICB的學習旅程中,真正尋找到生命的意義。人應該尋找快樂,但僅有快樂是不夠的。而我又不太喜歡“常樂”這個詞,因為提到常樂,就會聯想到知足,但人不能太過知足。那麼人的幸福究竟如何尋找呢?我認為,最重要的就在於尋找生命的意義這一過程。事實上,我們學院許多同事都在創辦ICB的過程中獲得回報,這不是物質上的回報,而是感覺做了一件對社會有意義的事情,雖然辛苦,但這是一種給予,正是這種給予才會有幸福感,也令生活變得更加有意義。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在ICB這個社區中不僅吸收知識,而且學會奉獻,尋找到生命的意義,我相信我們大家的人生也會因此變得更加精彩。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