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內容

特寫

返回

共生:AI時代的醫學技術騰飛與Medical Professionalism的傳統回歸

2019年1月10日

科技讓未來更美好?!融入科技的醫療技術讓未來更美好?!未知的世界讓我們充滿好奇的同時也充滿了迷茫,甚至恐慌……在面向未知的未來時,如果信任是已知的,互利是契約前提和值得堅守的,互助的美好將壹路溫暖著邁向未知未來的妳我。

3哈佛醫學院對外教育院長 David H. ROBERTS博士

這是壹個科技騰飛的時代,1月9日從Boston飛來的David Roberts院長帶來了來自哈佛醫學院的全新教育與醫學技術騰飛的響應能力,當下的時代,科技高度融入醫療各領域,遠程技術支持下的遠程醫療、遠程ICU,家庭醫療場景應用等等,高科技正在改變傳統醫療,改變未來,讓未來的醫療向著精準化、個體化、數字化發展,尤其是達芬奇這樣的手術機器人技術進來後,AI診斷技術的變革,Google、Amazon這類超級科技公司的加入,醫療的邊界將變得越來越寬泛,而醫療的場景也將變得越來越模糊。與之帶來的教育挑戰是,哪怕是像哈佛醫學院這樣的頂級學府都很可能無法快速傳授給學生最新的知識,而教授學生如何可持續獲得知識,掌握知識的能力,以及如何面對未來飛快變化而不掌握處理不確定性的能力將成為新型教育的挑戰。

在Roberts的講演中,科技更新深刻影響醫療技術的發展從而影響教育的創新成為壹種必然,而同樣的,在科技高速醫療技術發展的進程中,帶來更深遠的影響是醫療技術和服務邊界模糊,從醫院作為醫療技術的主要場景到家庭、多地;醫療主體從傳統的醫生和患者的直面溝通模式到機器人醫生或電子屏技術和患者的人機交互模式;醫療中的主體責任也隨之變得模糊而有了爭議余地。而這個爭議的余地更多的來自於對醫療倫理的爭論,對醫療專業精神的反思。如汽車行業的無人駕駛技術在面臨無人駕駛汽車撞死路人時,誰來負責的爭議壹樣。而基於倫理層面的討論,梁嘉傑院長切入的醫患信任危機的背景下,Social Contract成為構建Medical Professionalism的基礎。

 

3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副院长(教学) 梁嘉杰教授

梁嘉傑說,醫療專業精神是壹種信仰體系,而醫學院很難教授和評估,但他能傳導壹種正確的價值觀引導其行為,建立其在專業領域內的地位和核心競爭力。

醫療專業精神強調的是病人利益優先原則,而病人的疾病時利益優先的前提條件是醫生的日常利益得到有效的保障;而這裏的醫生的利益不只是經濟利益,還有社會地位,等等。為什麽必須成為信仰體系的Medical Professionalism是以Social Contract為基礎呢?Social Contract裏的契約,涵蓋著:契約自由、利益平衡、互利或多方權利義務關系、功利性和理性等要素;而利益平衡的基礎前提卻是從保障私利開始,為什麽重拾信任需要回歸傳統?重拾Social Contract呢?因為,Social Contract中的信任、互助基於的前提是互利,而互利的雙方契約的形成的前提條件是保障壹方的私利而建立的利益平衡,為了謀得更好的利益而建立的交易行為(經濟和倫理行為)。當然,自17、18世紀盛行的Social Contract構建了西方政治制度的基礎,其理論的演化和復雜程度、對法律、政治、社會的深遠影響遠不是我這樣三三兩兩說說就能以偏蓋全的。

3香港大學SPACE企業研究院醫療高管俱樂部秘書長 周嫘女

當梁嘉傑院長說出 belief systems時,我笑了,把Medical Professionalism當作壹種信仰,這樣的話也只有放在普通法背景下的香港,才會真的擲地有聲。而不是說說罷了的笑話,更不是以道德或正義的名義,飽含情緒而高喊的口號。

把Medical Professionalism放在以Social Contract為基礎條件時,醫療專業精神所要應對科技融入醫療技術後帶來的醫學騰飛的挑戰時,執著於醫療專業精神的信仰才能讓醫生群體在面對高技術背後可能衍生的高利益和高風險沖突時,更具有審慎精神,而融入契約精神的醫療專業化精神才能讓醫療服務其本身更富有理性的人文關懷。

科技讓未來更美好?!融入科技的醫療技術讓未來更美好?!未知的世界讓我們充滿好奇的同時也充滿了迷茫,甚至恐慌……在面向未知的未來時,如果信任是已知的,互利是契約前提和值得堅守的,互助的美好將壹路溫暖著邁向未知未來的妳我。

向左是医生对Medical Professionalism的信仰坚守,向右是飞速发展的来不及了解的先进医疗技术,这样的互利共生,才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

5

周嫘                                 

葆德醫管 創始人

HCM2班 校友

專註於中國公立醫院宏觀政策與微觀管理研究,國內著名公立醫院戰略管理和績效管理專家,原創“服務人次法”績效理論應用於近百家公立醫院,輔導醫院類別跨度自部級三甲醫院到縣級二甲醫院、鄉鎮衛生院,長期擔任三甲醫院院長顧問;擔任國家級和北京市財政類衛生經費使用效果評價專家。擔任多地市、縣政府、衛生主管部門衛生資源戰略規劃領域顧問;受邀於國內著名高校主辦的院長班當主講講師。兼任社會職務:中國中醫藥信息技術研究會中醫中藥原創技術研究分會副會長;北京市護理工作者協會副主任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