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专栏

返回

一个新时代 一个旧时代——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宁荣教授发表新年寄语

2018年1月3日

一个新时代,一个旧时代——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宁荣教授新年寄语
一个新时代,一个旧时代——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宁荣教授新年寄语

2017年似乎是历史的一个终结,它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这个新时代是人工智能的时代,它彰显人类的创造力可能创造出比人类更加聪明的替代物。然而在这个新时代,我们同样看到人类又是多么无知地重复逝去的历史,它排斥开放的社会,却建造心灵的城墙;它扼杀多元的思维,却推崇一元的世界;它抛弃民主的真谛,却一味赞美专制的魅力。

所以这是一个让我们陌生的新时代,又是令我们感到如此熟悉的旧时代。

逝去的不仅仅是希望、理想和梦想。曾经憧憬的自由与公平的社会非但没有出现,贫富分化在全球财富急速增长的同时却日趋两极化,且让位于矛盾、冲突、厮杀的世界。不同文化和宗教的纷争此起彼伏,甚至平和的缅甸也不能幸免,牵动一贯被视为和平的佛教徒和穆斯林罗兴亚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世仇。而走出苏联专制统治的俄罗斯人最终迎来的却是一位将会统治这个国度长达四分之一世纪的克里姆林宫主人,甚至被标榜为民主样板的美国竟然也会感叹其民主机制的失灵并选出了一位重拾孤立主义的白宫新主。

2017年恰好是社交媒体诞生20周年,社交媒体堪称过去20年中最颠覆我们生活的科技创新。第一个社交媒体网站SixDegrees 1997年面世之后,我们曾经有过不少美丽的幻想。但社交媒体的出现并没能如我们所愿推进我们交流的深度和高度,反而事与愿违,大量虚假消息不但误导了民众,而且将我们锁在自己喜爱的信息编织的网中作茧自缚,加深了误会甚至制造了仇恨。社会学家齐格蒙·鲍曼在2017年初辞世前就悲叹,“多数人利用社交媒体不是用来拓展他们的视野,而是把自己锁进同温层,听自己的回音,看自己的倒影。社交媒体非常有用,也提供了娱乐,但那是一个陷阱。” 就连Facebook的前高层 Chamath Palihapitiya在离开公司六年之后也带着沉重的负罪感,悔恨自己所建立的社交媒体工具摧毁了社会运作的社会组织和结构;而依靠社交媒体获取年轻人支持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在2017年警告,不负责任地使用社交媒体正误导民众对复杂议题的理解并导致错误信息的传播。

2017年是人工智能新时代的重要分水岭。当我们拥抱这一变化时,我们已经感受到这一波以数据为主导的科技创新正开始改变我们的生活,人工智能可以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的情绪、需求、喜好。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微软的盖茨都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充满了乐观的期待。2017年我们都在忙于预测这个不可知的未来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冲击,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就曾公开警告人工智能“构成对人类文明存在的巨大威胁”,在此之前,科学大师霍金早在2014年就警告机器人将可能毁灭人类。剑桥大学两位学者Michael Osborne 和 Carl Frey预测未来10到20年内有近一半的工作将被机器人替代,不复存在。《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的作者赫拉利则担忧,大部分人在人工智能的新时代会成为没有价值的无用阶层,而人类在数据时代将会交出自己的决定权,这甚至敲响了人类自由意志的丧钟。在数据威权之下我们或许会进入一个大数据时代版本的奥威尔《1984》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杞人忧天。

我们真的无法预测未来,我们曾错误地预测社交媒体时代可能带来的乐观前景,我们今时也无从预测人工智能时代可能的悲观结局。但最令我忧虑的是,当科技创新正在改写人类文明的这一刻,我们人类依旧无法寻找到新的治理方式、新的合作方式、新的共存方式。卢梭早在18世纪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与基础》中就指出,“自然界中很少有不平等的现象,当今流行的不平等现象是人类在求生存和进步的过程中,人为逐渐衍生成的。”而时至21世纪的今天,我们依旧在进步和发展的过程中制造更多的不平等。

2018年来临之际,我,一个内心是悲观的浪漫主义者,外表是死硬的乐观主义者,在淡淡的忧愁中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依旧愿意乐观地相信在这个巨变的新时代,我们终能找到新的路径告别旧时代。而这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我们需要不停地思考人类的文明将如何更好地得以延续。因此在新旧交替之际,我们需要一起思考以下的三个问题:

  • 如何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更好地改变世界,并在变化的关键时刻努力把握向上和向善之力;
  • 如何以积极的心态面对变化的世界,学会包容不同的意见,理解事物不同的视角;
  • 如何以合作的精神应对变化的挑战,从人类文明的进程中学会做一个真正负责任的人,确保生态系统的永续。

因此,不要低估我们每一个个体的行动力和影响力,并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扩展自己的视野,加强我们的学习力和思考力。最后,祝大家有个快乐顺心的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