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特写

返回

校友故事 | 孙志学:中国儿童早期矫正的“引航者”

2020年5月29日

孙志学  先生

港大SEA医疗健康产业管理(HCM)6班校友

青苗口腔全国医疗院长、首席医疗官

芬兰罗慕矫正技术资深专家

罗慕矫正临床技术的国内主要推广人

芬兰罗慕北京技术中心罗慕矫正技术首席医学顾

 

孙志学,青苗儿童口腔联合创始人、芬兰罗慕矫正全国知名资深专家、青苗儿童口腔全国医疗院长首席医疗官,中国儿童早期矫正发展的推动者。拥有三十多年的牙齿正畸经验。这位斯文儒雅不太言辞的牙医,一旦站在早期矫正的讲坛上总是会娓娓道来滔滔不绝,每一次授课都会让在场的医生满载而归受益匪浅。在现场答疑中再难的病例和问题通常瞬间化解,难怪全国很多医生都会成为孙志学忠实的粉丝。

从医三十余年,孙志学一直致力于儿童、成人口腔的健康管理和各类牙齿错颌畸形的诊疗工作。他就像一位“笑容魔法师”,为了患者牙齿的整洁美观、为了让他们露出自信的笑脸而付出全部心力。

 拥有“创业精神”的医者

孙志学师从北大口腔全国知名正畸专家高柠教授,一心深耕正畸领域。在两年的进修时间里,他曾通宵达旦、不辞昼夜地完成了近5000份正畸病例的全程复盘模拟治疗、分析对比和总结,书写了大量读书笔记,相当于积累了10年的正畸临床经验。到了90年代中期,固定矫正技术在中国刚刚起步不久,孙志学就已经能够很好地将高柠教授亲传的固定矫正技术独立应用于临床正畸诊治工作,带领着他的医生团队运用固定矫正技术接诊大量青少年和成年正畸患者。

1998年,原本在北京一家公立医院有着稳定工作的孙志学,毅然打破了自己的铁饭碗选择了 “下海”,这在讲究求稳的年代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他出人意料地加入到了正在创业筹备中的瑞尔齿科。对此,孙志学坦言:“我不甘心在公立医院里每天做着一成不变的工作,我渴望有创造力和激情的事业。”

作为瑞尔齿科唯一的一线专业员工,孙志学每天都倾注了大量心血在公司的各项事务中。没过多久,公司从工体西路一家宾馆的地下室搬到了北京国际大厦,建在大厦里的新门诊也成了瑞尔齿科在全国范围内的第一家门诊:从一开始的门可罗雀,到后来月营业收入达到70多万。现在回想起来,孙志学还不无骄傲地说:“对于一家刚开业不久的民营新门诊来说,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

如果说第一次加入创业公司的孙志学追求的是一份有创造力的事业;那么,当2017年孙志学第二次选择创业公司——成立于2012年的青苗儿童口腔时,“就是一种有准备、有意识、带有使命感的选择。”

一直以来,孙志学特别关注正畸领域的发展,尤其是儿童错颌畸形的早期矫正。早些年中国并没有多少人重视儿童早期矫正,学术界对于儿童早期矫正也是否定多余肯定。孙志学却是儿童早期矫正的坚定倡导者和践行者,他总是为没有进行早期矫正而导致面部畸形变得严重的患者而惋惜和心痛,更让他揪心的是,有很多家长发现孩子有错颌畸形的问题后也多次找到医生询问是否应该进行早期干预,但往往得到的答复都是等孩子牙齿都换完后再做矫正,正是这种等待使得很多孩子的牙齿错颌畸形越来越严重,孩子的容貌越来越丑。这时的家长往往即无奈又痛苦又着急。这种情况在2017年以前还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孙志学为广大孩子们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而感到揪心的痛。他希望找到某种前沿的矫正技术和矫正工具,能够对孩子们的早期错颌畸形进行持续性的治疗,让每一个孩子都拥有自信满满的笑容。更希望有更多的医生接受早期矫正的理念!

正因如此,当孙志学了解到青苗儿童口腔是当时国内唯一拥有芬兰罗慕儿童早期矫正技术的民营口腔门诊时,便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青苗儿童口腔创始人岳江博士向他抛出的橄榄枝,朝着自己渴望已久的目标进发。

与“金子”的深入碰撞

罗慕矫正是专为5-12岁儿童替牙期错颌畸形矫治而设计早期矫治专业产品,在全球被多个国家应用。但是,罗慕矫正技术虽然进入中国已经5年了,仍然没有得到普及。孙志学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块被埋没的金子,是推动儿童早期矫正理念转变中国正畸从治疗走向预防的绝佳技术和产品。

“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机会,而我的专业经验不仅能够帮助青苗儿童口腔快速成长,还能实现推动国内从正畸治疗理念向正畸预防性治疗理念转化的机会,只要能很好地推广罗慕矫治器在国内的使用,就一定能推动国内儿牙早期矫正的发展,为中国儿童颜面发育做出更大的贡献!”孙志学如是说。

1111 3

刻骨铭心的“七个月”

刚加入青苗儿童口腔,来自6家门诊的问题病例、困难病例就纷至沓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必须要“飞”遍全国,跑遍出现问题的各个门诊。每次到达门诊打开办公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满桌子的病历和满地的牙齿模型,中间还摆放着一台存放所有病例信息的电脑。

 “我需要把所有资料都翻出来,逐一地重新研究。我不仅要解决单个病例的问题,还要找到它们背后的普遍原因,将各种病例分门别类进行统计和找到具有执行意义的治疗方案。”在病例研究过程中,孙志学发现,因矫正器加力点的问题,对于部分特殊的患者,罗慕矫正并不能起到明显的治疗效果。如何才能让这些患者也能实现矫正?一直痴迷科研与学术的孙志学,又一头钻进了实验室。

就像许多醉心于研究的学者一样,孙志学以惊人的耐力反反复复做试验,最终利用其丰富的正畸临床经验和跨学科的知识得出了最佳解决方案。七个月后,孙志学完成了近1000份问题病例及237份罗慕完成病例的研究分析和总结。通过大量临床问题病例的解决和各类完成病例的深入研究。使得孙志学完全掌握了罗慕矫正原理和罗慕矫正的技术核心。后来在芬兰罗慕北京技术中心成立时,孙志学被邀请去给罗慕技术中心的治疗方案医生团队进行方案设计培训和指导。

星星之火,燃遍神州大地

这段被孙志学形容为“刻骨铭心”的七个月时间,为他后来在全国推广芬兰罗慕矫正临床技术、理论和专业技术人才培养打下了坚实基础。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作为青苗口腔全国医疗院长、 芬兰罗慕矫正技术资深专家、罗慕矫正临床技术的国内主要推广人、芬兰罗慕北京技术中心罗慕矫正技术首席医学顾问,在全国先后开展了128场罗慕矫正临床技术的讲座,受训的全国各地医生达4000多人。

转变一个人的思维难,要改变“一大群”人的思维习惯就更难了,记得刚开始在国内推广儿童早期矫正—芬兰罗慕儿童早期矫正技术时,在每场的培训会现场答疑时总是要面对医生们充满各种疑问的目光和刁钻疑难问题,孙志学总是谦逊的说,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正畸医生,以一名正畸人的思维给大家讲解儿童早期矫正的重要性和罗慕儿童早期矫正的有效性。通过大量的实际案例深入浅出的讲解,每次现场答疑总是能够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记得有一次在我的早期矫正技术培训会上,曾经有一位民营大型医院的正畸院长,原三甲医院正畸科主任医师、正教授,特意专程前来听课,在我演讲时不断提出各种质询的具体问题, 很多都是很尖锐很难回答的问题。如果不能给教授一个满意的回答,会场里100多位医生就不会再认可我讲的罗慕矫正技术了。所以,我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一五一十的对每一个问题都给与了详实的解答。教授对我的答复很是满意,频频点头表示赞同并带头给我鼓掌,最终质疑的目光也转化为赞同的眼神。会后直到所有医生都退场时教授还意犹未尽的跟我探讨早期矫正与传统正畸的学术问题。

就是这样一场一场的培训会不断改变着医生们的思维,现在回想起这段惊心动魄的艰难历程,还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现在罗慕矫正技术已经被国内以和睦家和瑞尔齿科为代表的6000多家中高档民营口腔所广泛使用,越来越多的国内正畸界大咖、学者、正畸专家站出来开始宣讲儿童早期矫正,更可喜的是去年底,广州光华医院(公立)儿童早期矫正专科门诊成立并正式对外营业,公立医院也加入到儿童早期矫正的行列,公立医院的加入必将推动中国儿童早期矫正发展更快。“每次遇到医生们对于儿童早期矫正和罗慕矫正技术提出质疑和疑难问题,我都能给出令他们满意的解答,这还真要感谢当初1000份问题病例和237份罗慕结束病例总结研究的艰苦磨练”孙志学说。

“我不是箍牙匠,而是雕塑师”

2018年,青苗儿童口腔已经覆盖8个城市,共计11家直营门诊,为近10万儿童提供了口腔服务。孙志学作为医疗院长,经常全国巡诊,在一次广州巡诊时,遇到了一个11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的牙齿非常拥挤,之前咨询过的医生没有一位愿意尝试非拔牙矫正。“但根据我的经验,这个孩子如果拔牙,在25岁以后很可能出现面部塌陷,对容貌产生不好的影响,”孙志学说:“我不是箍牙匠,而是一个雕塑师,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治疗,给孩子塑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因为技术难度极高,孙志学的“不拔牙矫治方案”遭到了几乎所有医生的反对,但他依然基于自己的扎实的技术和经验,在另一位正畸的医生支持配合下成功完成了非拔牙的正畸治疗。“整个治疗结束时,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张标准英俊的面孔,孩子妈妈简直乐开了花!”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曾经有个少年因为只有一颗大门牙长在中间,被同学起外号叫“独头蒜”经常遭到周围同学的嘲笑,到处求医也没有什么效果。这让孩子变得闷闷不乐,性格孤僻了很多。每次说到这些,家长都是非常痛苦。看到家长和孩子四处求医无果痛苦表情,孙志学几经思考,最终决定给孩子进行美容修复+ 正畸联合治疗,通过正畸把孩子的上下牙咬合关系尽量调整好后将侧切牙贴面改成大门牙,再将边上的尖牙调磨成侧切牙的形态,最后将第一双尖牙再调磨成近似尖牙。

这个方法理论上可行,但实际操作的难度比想象大得多。每当孩子垂头丧气想要放弃的时候,孙志学都坚定地鼓励他:必须相信每一次的努力!终于,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孩子居然真的“长”出了另一颗门牙。结束治疗时,孩子的妈妈激动的当着整个门诊医生的面,给孙志学深深地鞠了一躬。“看到家长开心的笑脸、孩子因自信带来的性格阳光和学习成绩提高,我深刻感受到正畸医生手里不仅掌握着一个家庭的快乐和幸福,更是掌握着一个孩子一生的幸福。容不得我们有丝毫的不努力”孙志学总是说。

经年累月的研究、观察、打磨,让孙志学逐渐成为了患者心目中医治儿牙疑难杂症的首选医生。每次他巡诊时,门口总会排起长长的队伍,都是慕名而来的家长带着孩子一同前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期待:希望这位久负盛名的口腔医生,能够以他的“魔术”帮助孩子们建立自信,迎来人生更美好的可能。

转变思维,构建更科学的管理体系

在治疗一线,孙志学有时候一个人在门诊团队的配合下一天就能创造三四十万的营业收入,这样的大咖自然是每个医院都想拥有的。但在孙志学看来,这种“个人英雄主义”是不存在的,一切的成功一定离不开团队的合作。为使青苗儿童口腔在儿童早期矫正领域和运营方面继续保持领先,他践行了一套相对低成本的医疗团队、病案诊断治疗、风险把控管理体系:

在这个体系中,青苗儿童口腔全职医疗团队里没有一位重量级的医生专家,而是建立起以孙志学为核心的中央厨房式的病案诊断、治疗和风险把控管理体系,以团队作战的模式为患者服务。

“港大SEA课程中的数字化医疗管理就非常贴合我搭建起来的医疗管理模式,给我带来了很重要的启发。”

2019年,孙志学成为香港大学SPACE企业研究院医疗健康产业管理的研究生,他坦言,当初就是因为看中了港大SEA项目的课程既有前沿的理论知识又有适用临床的实践指导,才毫不犹豫地选择来到这里学习。

对于孙志学来说,港大SEA项目带给他最大的变化、也是他最难的一个改变就是“思维”。在青苗儿童口腔,他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就是让医疗管理体系实现完全数字化远程管理。对于“远程问诊”,孙志学自己也经历了从“不认同”到“接受”的过程,而这正得益于港大SEA的一次座谈活动。

在座谈会上,嘉宾分享的“浸入式剧场”概念让孙志学耳目一新。“剧场都能打破演员与观众的距离,那为何我不能打破地域的限制,实现医生和患者线上远程医疗呢。”这让孙志学一下子调整了思维,开始主动推行线上医疗并将2020年的工作重心调整到打造线上医疗。线上医疗的模式很快就建立了起来,这让青苗儿童口腔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每月线上营业收入,每月都达到以前线下营收的月平均值。线上医疗的成功,这也确立了公司全新的盈利模式:线上线下双轨制医疗服务。“这只是港大SEA学习给我工作带来改变的一个小例子,”孙志学感激地表示,“未来数字化远程的医疗管理将是我推进的重点工作,在港大SEA的收获也将都会被我学以致用。”

 

从公立医院口腔科主任到民营口腔门诊主任,从创建大型口腔门诊到成为大型口腔医疗机构的联合创始人,孙志学的成长经历充满了远见与魄力,也遍布踏实的足迹。“未来,我将做一个布道者,坚持向社会普及口腔健康知识、矫正技能和理念,改变中国人对于口腔医疗的传统观念,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拥有一口漂亮的好牙和美丽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