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往主要内容

专栏

返回

人才

2018年6月15日

对于任何大学来讲,传承是非常重要的。有了历史的传承,香港大学才能成为知名的学府。传承是大学品牌的重要元素。第二个重要的元素就是创新。进入2016年,香港大学订下了未来十年的发展战略,国际化(Internationalisation)、创新(Innovation)、跨学科(Interdisciplinary)。在此基础上,产生影响力(Impact)。

香港大学走过了一百多年的旅程,而香港大学SPACE学院今年恰好成立60周年。传承以及创新是香港大学品牌的重要元素。还有一个元素,就是通过SPACE把香港大学的课程带到社区中,打破大学这个象牙塔的边界,服务于社区,因此服务是大学品牌的另一个重要元素。而企业研究院就是香港大学SPACE的传承与延续。任何一个个人、任何一个企业、或任何一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必须有愿景。我们的愿景,希望在重塑中国未来的进程中,为中国培养其发展所需要的企业家人才。

什么叫人才?不同字典对人才的诠释都不一样。人才英文叫Talent。 Talent可以翻译成天才,也可以翻译成人才。我对Talent的理解是,确实有少部分人生来就是天才,但绝大部分人需通过后天的努力才能成为人才。既然人才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实现,那么如何去实现呢?我想从三个层面来谈这个问题。

 

国家层面

国家的竞争力体现在人才的竞争力。全球人才排行榜中,在参与评选的61个国家里,中国名列第40位。排名是根据公共财政对教育的投入、中小学师资比例、企业的员工培训,学徒制度等指标来评估的。在员工的培训上中国相当重视,进入前20名。

国家的竞争力当然还要看一个国家吸引人才的能力。这可以从几方面来看。第一看经济实力。中国的GDP去年已经超过了11万亿,在全球仅次于美国,是美国总量的60%。但按照联合国的“国家资产总量”的概念,从制造资本、人力资本、再加自然资本去评估,美国的经济总量达到40万亿,是中国的4.5倍。这说明美国的人力资源储备非常强大。而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两大对外人才输送地。印度向美国输送的人才,占全球人才移民总量的40.4%。而中国除了向美国输送人才之外,也向日本和新加坡输送人才,移民三地加起来的总量与印度相当。中国与印度这两个国家差不多占全球人才移民的88%,而最主要的接收者就是美国。可见,硬实力是吸引人才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要看软实力。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离开中国、印度,都去美国、日本和新加坡了?这是因为这些国家自身的吸引力所在。大家知道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多少吗?去年有97万国际学生在美国上学,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最多,已达到了30多万。他们为美国贡献了100亿美元的收入,占美国外国留学生收入的三分之一。这就是美国的软实力。

其次,人才的移动,也是增强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因素。美国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强大?就是依靠人才的移动。人才的移动包括刚才提到的由外到内的移动,例如美国接收来自中国、印度的人才。另一个,就是由下向上的移动。在由下向上的移动中,教育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因为教育能够帮助底层群体向上移动。为什么从隋朝开始,中国的科举制度有那么强大的生命力?因为中国的科举制度曾经创造了一个唯一公平的制度,让社会底层人士能向上移动。而为什么高考制度有这么多弊病依旧存在?因为现阶段它仍然是帮助底层群体向上移动的最公平的制度。所以,人才的发展有自外到内的移动,还有自下而上的移动。这两个移动,只要其中一个移动做得好,都能增强国家的竞争力。

 

企业层面

过去我们常常喜欢从企业战略的层面看问题。现在我认为,如果一个企业没有良好的企业文化,没有一批人才,企业战略毫无意义。为什么郎平在里约奥运上倍受欢呼?正是因为人才使得中国女排在逆境中,克服重重困难,在最后关头翻身获胜。除了郎平这样的人才,为什么傅园慧的一句“洪荒之力”能引起那么大的轰动?这也是人才呀。虽然傅园慧不是金牌得主,但香港市民非常希望见到这位奥运选手,力邀她加入奥运金牌选手访港团。

人才有三个很重要的特质。第一个特质是这个人有没有雄心,即有没有抱负、目标。有了雄心还不够,还要具备第二个特质信心。因为真正的人才是能够在逆境中不断的修正自己。除此之外,还应具备关心的特质。真正的人才应该体会到他人,包括合作伙伴、老板、员工等不同身份者的处境。从这个意义上,我特别想强调的是很多人在做事情的时候,往往喜欢只看大的战略,却在细节上功败垂成。细节常常决定着胜败,所以我非常佩服的一个人就是现在大家手上使用最多的产品的苹果前执行长乔布斯。他有雄心要改变这个世界。同时,他也有信心。而他也很细心,每一次新品上市,都是由他自己亲力亲为作介绍。所以,在我看来macro and micro management都是人才需要具备的能力。

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国家,我们如何让这个国家能更好地融入这个世界,成为世界的领导者,而且能被人接受和尊敬,而不是被视为破坏者。一个后起之秀如何融入到已有的国际秩序里,成为一个领航者,这是非常难的。因为每个人都觉得你是威胁者,你在改变着现有的制度。那么如何被人更好地接受?作为一个教育者,我们希望在重塑中国的过程中,作出我们的贡献。因为这个使命感,我们感动了很多的老师。在全中国以及香港的商业学院里面,我们老师的薪水可能是最低的。很多校友说,你们的课程真的很值,性价比特别高。与此同时,我们的课程每年都在改进,都在创新。一个企业除了有愿景之外,还要愿意变革,愿意去创新。愿景、变革、创新都很重要,而透明、公平、诚信也非常重要。所以从一个企业层面来讲,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人才,第二才是文化,第三才是战略。

 

个人层面

我喜欢把个人的人才发展用PAKE四个英文字母来诠释。

P即Personality,性格,是天生的,很难改变。什么样的Personality可以造就人才?我觉得首先你要有Passion。如果没有热情去做事情,就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很多人20多岁的时候觉得life is a long journey. 其实It is a short journey,是很短暂的。所以用热情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次,要坚持Persistence。如果认为是一件对的事情一定要坚持去做,而且要把它做好。千万不要认为事情很难,做不了。大家有没听过“一万小时定律”?一个人每周花10个小时做同一样事情,坚持10年,可以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另外,你的心态Mindset和适应能力Adaptability,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是否通过后天的个人发展成为人才。我认识一位高管,他在自己同学的公司打过工,在李嘉诚这样的家族企业打过工,在知名的英国企业太古打过工,最后他去了深圳的国企打工。在以上不同文化与环境的企业,他都获得了成功。他到任何一个企业的时候,首先是了解企业的需求,问自己是否能适应这个企业的文化。所以,适应能力非常重要。

A, 即Action,行动力,是能够在后天加强的能力。表达能力很重要,但行动力更重要。我在面试员工的时候不会考虑只会夸夸其谈,而没有行动力的人。

K和E分别指Knowledge知识和Experience经验,二者能够帮助我们提高个人能力。所以大家回到学校是获取知识和经验的捷径。知识和经验是别人或前人已经具备的,所以一个人可以靠自己的经验获得发展,也可以从别人的经验获得发展。而来到学校,其中上课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从别人的成功与失败的经验里面获得一些启示。

在获取knowledge的过程中,第一,Consistency一致性很重要。这是对自己应有的期待,对同学和对老师都一样。不少同学在学习的过程中经常陷入一个误区,只懂得被动地接收信息,若出现问题则都是老师的问题,别人的问题,这就是对自己的要求,与对别人的要求不一致。其次,在整个学习过程中,需要考虑怎样扮演一个Contributor贡献者的角色,而不只是Receiver接收者的角色。第三,Communication,要擅于与同学和老师沟通。除此之外,要擅于跟大家合作,即Cooperation。还有一个就是Creation,把知识变成自己的东西。学习想要有好的收获不能离开这五个层面。

那么什么样的知识是最高层次呢?Knowledge有四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获得知识,是最简单的层次。第二个层次是应用,把别人被动获得的知识通过实践应用变成自己的东西。第三个就是你把知识传授给别人。最后一个层次,就是借助知识实现创新。我希望我们的同学在完成我们的课程之后,其能力达到第四个层次Innovate,青出于蓝胜于蓝。以上就是如何从个人发展层面,通过后天的努力成为人才。

传授专业知识只是商管学院的功能之一。如果只是传授商管知识,培养出来的人缺乏诚信与道德,那更可能会成为社会的负资产。华尔街人才济济,但就是这样一批人才,毁坏了全球的国际金融秩序。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前几年的安然事件。安然的员工都是美国、英国最优秀的MBA毕业生,但就是这些最优秀的毕业生将这间公司毁掉。他们并不缺乏专业知识,他们缺的是Integrity诚信。

今天谈到中国每年向美国输送30多万留学生,当我们为美国的大学的财政作出这么大贡献的时候,美国的报纸却指责中国的孩子正在败坏美国的教育制度。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根据一项调查,中国留学生的推荐信90%是假的,入学申请提交的文章70%是别人代写的,50%的中学成绩是假的。甚至越来越多去美国读书的中国留学生找枪手代考,这成了美国校园里的一门生意,毁了我们的声誉。所以诚信非常重要。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希望培养的是有良知的,具备全球思维、中国智慧的企业家人才。如古人所言,“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我希望各位企业家、企业高管人才来到港大SEA后,用不同的心态,不同的视角去经历一段或许不同的学习之旅,也希望大家有更好的收获。最后祝愿大家有一段美好的学习之旅。